乙未戰爭日本進軍路線


乙未戰爭,是指1895年(農曆乙未年)台灣人民反抗日本帝國統治的戰爭,同時也是台灣史上最大一次戰爭。於2008年11月7日上映電影《一八九五乙未》正是描述這起戰役。


乙未戰爭 或稱乙未之役、乙未日軍征台之役,或稱為台日戰爭。日本稱為台灣討伐或征台之役。是台灣軍民為捍衛「台灣民主國」,而日軍依馬關條約為取得台灣所爆發的戰爭。其中「乙未」是指爆發戰事的1895年,適逢農曆乙未年。


1894年,原本統治台灣的清帝國於甲午戰爭中敗於日本,翌年4月簽訂馬關條約議和,其一條件為割讓台灣與澎湖。日本隨即派兵到台灣進行接管,但遭遇台灣住民的武力抵抗。乙未戰爭戰事集中於台灣島,日本投入包含近衛師團等正規軍隊的三萬餘名兵力,而台灣抵抗力量主要有台灣人民等自發性組成的抗日義軍 及劉永福的黑旗軍 和唐景崧的廣勇等;合計正規軍約有三萬三千餘名,及民兵十萬名。


在傷亡部份,日軍計有515人負傷,164人戰死,惟死者中包含領軍的近衛師團陸軍中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及近衛師團第二旅團長山根信成少將,而台方死傷人數難以估算。依照《台灣治績誌》論述,「各戰場遺留的屍體在七、八千人以上」; 因為乙未戰事陣亡的兵士,至少有14,000人。


乙未戰爭是發生在台灣上,戰鬥地域最廣、時間最長、參與人數最多、死傷嚴重、規模最大的一次戰爭。自5月29日日軍登陸澳底、6月14日轉進台北、10月21日攻入台南到10月23日日軍控制全台灣為止,戰事持續總時間約5個月。惟直至同年11月18日,台灣總督樺山資紀向京都大本營報告:「全島悉予平定」 之後,台灣各地方的武裝小衝突仍此起彼落。




 戰爭簡介
甲午戰爭(1894年),清廷戰敗,簽下了馬關條約,將台灣、澎湖永久割讓給日本。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的夏初,日軍在台灣北部的澳底登陸。同年秋末攻下台南。此戰爭,從1895年5月29日日軍登陸到10月22日控制全台灣,約持續了5個月,並共造成台灣14000名士兵戰死。而在戰役雖僅擊斃164名的日本遠征軍,卻也因為台灣的瘴癘陣亡了4700名兵士。其中還包括在日本頗有盛名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與山根信成少將。


 



被日軍攻佔的媽宮古城



戰爭序曲:登陸澎湖
主條目:澎湖之役(1895年)
1895年年初,緣由為朝鮮宗主權之爭的清日甲午戰爭,因清接近敗象與積極謀和而近尾聲。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與其日本內閣早已研議,不論是戰還是和,都要以拿取遼東半島與台灣作為此戰爭成果的打算。同年1月,薩摩藩為主的日本軍隊,約4000名陸軍正規軍所組成的5500名遠征軍,積極為登陸澎湖為目標而備戰。1895年3月15日,該軍隊從廣島佐世保港秘密出港,並在3月23日清晨沒遭到任何抵抗的登陸澎湖群島最大島:馬公市所在的澎湖本島的裡正角。


另一方面,人數有步兵12營,砲兵2營,海軍1營的駐澎湖清兵,因為裝備老舊與甲午戰爭失利帶來的士氣低迷,並沒有多少抵抗。期間駐澎湖廳最高主管,台南府糧捕海防通判陳步梯於戰役發起不久後,也逃往大陸。因此,1895年3月24日,日軍就以不到兩天的時間佔領澎湖首府,馬公市。澎湖一役,日軍死傷雖少,這段時間,日軍水土不服,罹患霍亂的士兵,總數約一千七百名,死亡則達一千名。


3月26日,已經拿到台灣海峽戰略位置,確定可輕易拿取台灣的日本,在日本下關接受清朝的和議要求。



清廷議和代表李鴻章



簽下馬關條約的春帆樓會場



位於「春帆樓」左前方的「日清講和紀念館」



戰爭過程
1895年4月17日,百般努力謀和,卻仍奉命以遼東半島與台灣換取和平的李鴻章,簽下了割讓台灣的馬關條約。在此之前,得知澎湖被佔領消息的台灣士紳已人心惶惶,在得知被「勒佔領土」消息之後,部分清國台灣官員與一些台灣士紳共同合作,於1895年5月23日宣佈成立「台灣民主國」,年號「永清」。原清國派駐台灣的巡撫唐景崧被推為台灣民主國的總統。丘逢甲則為副總統兼義勇軍統領、劉永福被推為大將軍。



任命為第一任台灣總督的樺山資紀



戰爭第一階段
1895年5月10日,薩摩藩所屬海軍中將樺山資紀被擢昇為大將,並受命為台灣首任總督,負責台灣交接軍政大權。同年5月24日,樺山自廣島宇品港啟程,準備前往台灣與清朝處理「交接台灣」事宜。從伊藤博文親擬的《該島接收事宜》訓令信件顯示,日本的原本接收台灣態度為:令清朝兵員儘速離台並於撤離之前全數繳械,並要求清朝官員和平移交公務文件。不過於啟程前的5月21日,樺山得知台灣部分官民積極備戰後,心知和平接收台灣已不可能,於是隨即派常備艦隊赴沖繩監視台灣敵情。另一方面,他更指派駐於旅順大連,本預計攻擊北京的近衛軍團轉進台灣。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戰役中於澳底就地紮營



澳底登陸紀念碑


近衛師團是日本天皇親衛軍,團長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近衛軍團其中的7000餘名兵力在1895年5月27日與樺山總督於沖繩會合後,5月29日遵照樺山「登澳底,攻基隆,佔台北城」指示,登陸澳底並在遭到小幅度抵抗中,(今臺北縣貢寮鄉境內),澳底守軍約1000人(守將曾喜熙)尚未見到日軍就潰散。


5月31日,日軍攻三貂嶺,守軍約300至500人(守將徐邦德)也一樣尚未見到日軍就潰散。日軍迅速攻佔三貂嶺。於6月3日下午攻取基隆制高點獅球嶺砲台,6月11日因鹿港商人辜顯榮之助進駐台北。另外,6月初起,近衛兵團則將沒參加任何戰鬥而自行聚集於淡水的數千名清兵,分數批遣返回中國。


 



1895年6月,日軍攻下基隆砲台



辜顯榮



日軍進台北城的想像圖(今台北市北門內博愛路),第二匹馬背人物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約略在同時間的6月2日,清朝全權代表李經芳與台灣總督樺山在日艦橫濱號完成台灣交接。不久,基隆被日軍攻陷的台灣民主國,內部發生紛亂。華兵廣勇多不能戰,而該國總統唐景崧與統領丘逢甲分別喬裝與捲款脫逃(台灣)前往廈門(部分文獻稱丘氏挾帶軍餉10萬兩),至此,乙未戰爭勝敗之勢漸趨明朗。


6月3日
日軍近衛師團攻基隆,守將李文魁未發一槍一砲不戰自潰,日軍迅速戰領基隆。


台灣民主國總統唐景崧逃至滬尾(淡水)的德商忌利士洋行(Douglas),並喬裝成老婦乘德國籍運煤輪船鴨打號(Arthur)棄職逃亡至廈門。


但在中國聲望因此甚差,未再獲任何任用。而其老母也在後來的廣勇搶掠中遭搶,下場不明。



當時最後一任台灣巡撫唐景崧



丘逢甲


1895年5月29日至1895年6月18日止,此戰爭的兩方正規軍交戰告一段落。此階段,清兵及台灣民主國轄下兵勇,共約3000名餘名正規軍參與戰役,戰死者不下200人。日軍因為裝備新穎,實際傷亡並不多,其中,實際參加戰役的4000餘名近衛軍團中,死亡大約只有7名,受傷者25名。不過這段時間,日軍水土不服,因為霍亂瘧疾死亡者,遠比這陣亡的這數字還要多。



 戰爭第二階段
主條目:桃竹苗客家抗日戰役
1895年6月14日台灣總督樺山資紀自基隆乘火車入台北大稻埕(但事實上鐵路因戰亂已近不堪使用,行駛數里後即遣夫在後推行)。6月17日,樺山總督於台北城內原「台灣布政使司衙門」的總督府舉行台灣「始政式」。


始政式後,6月19日近衛師團派出擁有數千名的「混成支隊」下攻桃園、新竹,本以為會如之前平穩順利,但是在6月22日前鋒部隊佔領新竹城前後,卻意外遭到此北台灣客家人的游擊式的「壯烈反抗」。(《瀛海偕亡記》。)



抗日將領吳湯興


1895年6月24日至6月26日,以胡嘉猷、吳湯興、姜紹祖、徐驤為首的客籍民勇首先在今桃園縣的平鎮、湖口、龍潭間伏擊日軍,獲得進展。隨後於7月9日,並在新竹城外的制高點十八尖山與近衛師團展開激戰。因為兵力裝備懸殊及軍士素質參差不齊,在姜紹祖戰死後,吳湯興領導的客籍民兵於7月23日退居苗栗。


1895年6月26日,劉永福繼任台灣民主國總統,為台灣民主國第二任總統,僅自稱「幫辦」。全台防務仍由李秉瑞主辦。


1895年8月8日,從日本獲得增援兵力的近衛師團,由北白川宮能久親自領軍,直指北台灣與中台灣的孔道城鎮—苗栗。在猛烈砲擊苗栗尖筆山,200名台灣民主國兵士光榮戰死後,該師團於8月14日進佔苗栗。台灣民主國完全以客家人為主的北台灣反抗,終告一段落。


這階段,台灣民主國除了台籍客家人主要游擊力量之外,亦有以蘇力、蘇俊、林久遠、陳小埤為主的三角湧民勇,他們主要戰場,乃是在台北附近對日軍的後勤與軍伕部隊展開一連串襲擊。7月12日,近衛師團特務曹長櫻井茂夫率領運糧船隊在三角湧隆恩埔附近,遭到三角湧義勇軍的攻擊,39員全軍覆沒(一說4人逃逸),史稱隆恩埔戰役。


7月13日,日軍坊城後章少佐率軍894名沿土地公坑溪谷欲前往大嵙崁(大溪)支援時,在分水崙附近遭到三角湧義勇軍包圍伏擊。經兩晝夜血戰後,有四名日軍士兵化裝成乞丐逃出求援。7月16日,支隊本隊山根信成少將率援軍趕到解圍。此役日軍死傷數百人,而義軍僅傷亡數十人,史稱分水崙戰役[1]。


也因這些反抗,日軍於7月下旬開始在桃園,中壢,甚至大漢溪流域,實施所謂無差別掃蕩式的焚村與殺害客家平民事件。(野口勝一,《風俗畫報之台灣征討圖繪》,1895,東陽堂)



八卦山抗日烈士紀念公園



戰爭第三階段
主條目:八卦山之役
1895年8月23日日軍的近衛師團進佔台中地區的大肚鄉市街。另一方面,北台灣民勇吳湯興、徐驤、黎景嵩南下至八卦山與南台灣義勇吳彭年、嚴雲龍率領的「黑旗軍」會合,共數千名南北聯軍合力鎮守彰化城。此外,台灣民主國方面,有400名官兵架設彰化八卦山砲台,首度使用重武器的大砲砲擊進駐於大肚溪對岸的近衛師團。


8月27日日軍開始零星砲擊八卦山。於29日半夜發動進攻,歷經八小時,29日上午八時日軍宣告勝利。這是乙未戰爭最大的正面會戰。此戰役台灣民主國將領,吳湯興、徐驤、吳彭年、嚴雲龍皆力戰陣亡。


因為瘴癘造成的死傷,加上坐鎮台南鳳山間台灣民主國新任總統劉永福的穩健,日軍再增派混成第四旅團及第二師團分別於嘉義布袋與台灣最南端屏東枋寮登陸。經過稍作歇息,上列兩支援軍加上近衛師團,於10月3日開始分別於三方向進佔台灣南部各城。其中近衛師團在濁水溪遭到簡義率領的民兵攻擊,混成第四旅團在布袋、鹽水遭到義勇軍的襲擊,攻佔鹽水後伏見宮貞愛親王駐紮於鹽水八角樓(今仍立碑於此樓庭院),另外,乃木希典統率的第二師團於進攻南部據點打狗、鳳山時,也在佳冬及該兩城巷戰中,遇到民兵抗拒且造成百名兵士傷亡;在此階段,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台南、與山根信成少將在彰化也接連病死。


在此階段戰事中,以六堆地區的客家民兵活動最具規模。1895年10月11日,六堆附近佳冬地區共湧進乃木希典大將率領台灣遠征軍第二師團約7930人,從枋寮登陸的該軍團,沿途本僅有民主共和國所屬正統軍零星抵抗,直到六堆客家軍才真正受到劇烈抗爭,此衝突也是該軍團首遇激烈戰役。以佳冬鄉的蕭家古宅步月樓展開的街巷戰,因客家軍建立的防禦工事,遠征軍部隊侵進受阻,惟客家軍兵器落伍,不日仍敗退至火燒庄(今長治鄉),研擬更大規模的抵抗。


之後,日軍繼續追擊客家軍,果然於火燒庄遇到更大規模抵抗,雙方展開殊死巷戰。除了客家軍於庄外架起的簡單防禦工事外,亦有槍眼、石牆及壕溝的軍事防禦措施。經一番激戰後,雙方死傷慘重,戰局僵持不下。攻擊方的日軍見久戰不下,採無差別放火燒庄突擊,至此,幾近廢墟的防禦戰區,讓客家軍再度受挫,並停止防衛反擊,惟時至已翌日深夜。據統計六堆客家軍傷亡泰半,而光此巷戰也讓擁有現代化武器日軍遭受67人傷亡的人力軍損。


六堆客家軍保衛戰失利後,駐台南城的劉永福得知台南被三面夾攻,已知大勢已去。10月19日當日軍會合於台南城週邊,準備以兩師團之兵力圍攻台南城之際,劉永福棄台南城內渡廈門。10月23日日軍進佔台南,至此,台灣民主國與日本帝國的乙未戰爭,終告落幕。


劉永福陣前潛逃


10月8日
劉永福透過台南英國領事歐思納致函先在十月八日透過台南英國領事歐思納致函樺山資紀 ,提出投降二條件。樺山(台灣首任總督)將信交與高島鞆之助(台灣首任副總督,時任南進軍司令官)處理。高島回信表示「汝若發自內心悔悟,有誠意投降,必須赴軍門哀求,否則日後再送來這種書信,本司令官絕不接閱」拒絕了他的投降要求。


10月12日
劉永福又透過住在台南的一名英國人致函近衛師團司令北白川宮「欲想抗戰唯有台灣人耳」,希望北白川宮放他一條生路讓他內渡唐山,也被北白川宮加以拒絕。


10月18日
本近衛師團、第二師團與混成第四旅團皆抵達台南城近郊,形成三方包抄形勢,台灣民主國第二任總統劉永福在得知台南城被三面夾攻,已知大勢已去。


10月20日
當日軍準備以兩師團之兵力圍攻台南城之際,劉永福棄台南城軍民內渡中國廈門,劉永福棄職逃亡後,台南當地士紳便循台北模式推舉英國牧師巴克禮請求日本軍隊和平進城協助維持秩序。


而同一天劉永福搭乘的英國輪船也被日本截獲但因不符合國際公法(在廈門近海屬於中國領海),經過英國外交施壓後,日本被迫放走劉永福,史稱1895年台海登船臨檢事件。


10月21日日軍順利進入台南城,日方認定台灣民主國已經滅亡。同時,日方稱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因瘧疾在送回日本治療十一月初在自宅暴斃。


10月23日,歷經千辛萬苦的日軍總算得以武力控制台灣。
而被劉永福放棄的8000多名清軍和黑旗軍(約3000名)在群龍無首下慌亂的投降,並被日軍虐待(屠殺1000多人俘虜並繳械後到遣返一直都沒有給予水跟食物,又餓死160多人)。


 



劉永福



巴克禮牧師


第三階段尾聲


樺山總督接獲南進軍司令高島中將的報告後,於10月26日經海路進入台南。當時日軍認為除蕃地之外,僅有恆春及台東地方尚未歸屬,而濁水溪以南雖仍有殘餘敵軍,但已無大型反抗力量,未來的勘勦行動以第二師團及後備兵即以足夠,遂由總督下令近衛師團凱旋歸國。11月13日至22日間,近衛師團分批由打狗港出發返回日本。在此期間,日本首任台灣總督樺山資紀於11月18日向京都大本營報告:「全島悉予平定」。


餘波


火燒庄戰役
雖然樺山總督宣布已平定台灣,但台灣各地方的日軍與台民的武裝小衝突仍此起彼落。先前第二師團主力由枋寮往台南前進時,雖然曾在茄苳腳、頭溝水庄的左堆義軍有過步月樓戰役,但當時急於進攻台南,並未特別注意到下淡水溪左岸平原的六堆客家(這時候只剩五堆稱六堆是為了方便)抗日勢力。


台南陷落後,六堆(剩下五堆)客家軍分別在十月底及十一月初於潮洲寮庄(今屏東縣潮州鎮潮州)、頂子林庄(今屏東縣萬丹鄉頂子林)襲擊日軍偵察隊。其後鳳山地方守備隊偵察得知抗日軍動向,第二師團長遂下令以鳳凰山守備隊(東北抽調來接替精銳部隊禁衛師團防務的普通部隊)為主幹,編成一支隊以追勦六堆抗日軍,由山口素臣少將擔任隊長。


11月26日正午,山口少將下令全力攻擊位於火燒庄(今屏東縣長治鄉長興村)的六堆客家軍大本營。日軍以較為優勢的武器及火力擊退六堆客家軍,並放火燒毀鄰近各聚落,至傍晚返回阿猴街,至此火燒庄戰役結束,此既為乙未戰爭最後一場戰役火燒庄戰役。經該役後,日軍完全摧毀六堆地區抗日力量。


根據攻台戰紀,此戰日軍出動步兵兩大隊(1020人)騎兵一小隊(70人)砲兵兩中隊(222人)工兵兩小隊(140人)共1432人,而六堆去掉左堆兩千人還有一萬人的兵力,但是畢竟未受過軍事訓練且缺乏重武器最後仍戰敗。


在台灣南部發生火燒庄戰役之時,台灣北部亦同時發生抗日武裝衝突,11月25日台北附近民勇便分別在三角湧(三峽)、宜蘭、瑞芳、景尾(景美)、八芝蘭(士林)及桃仔園(桃園)等地起義。特別是早期抵抗日軍最激烈的大嵙崁(今桃園大溪)風雲再起,由江國輝、呂建邦及李家充領所率之抗日義軍最令日軍疲於奔命。


第二次反攻台北城
而1896年元旦當天胡阿錦、陳秋菊、簡大獅等人集眾合攻台北城,但仍以失敗告終。


簡義軍繼續奮戰
簡義苦戰而亡,但手下軍隊並未氣餒,共推柯鐵虎為首領繼續抗戰,繼承鐵國山的軍號跟日本長期周旋。


林少貓興起
林少貓雖然組織民兵兩千人(含七百布農族兵)準備抗日,但在1895並未出動。形成一股割據勢力,並在日後發動了大規模的屏東反攻戰。


原住民仍不受管轄
原住民剽悍又熟悉地形,但此時日本人仍無法控制原住民所在地區,並在日後發動了長達十九年針對的布農族的武裝衝突。



 後續及其影響
有關乙未戰爭記載,因為台灣的資料匱乏,史料通常來自日清兩方的相關文獻。在此文獻,兩者資料常有所出入或欠缺客觀性。不過總體來說,這場台灣史上最大的戰役,其規模與影響是難以忽略的。


不算1895年3月底登陸澎湖的混成支隊,光是進攻台灣本土,從登陸澳底開始到同年10月完全佔領台南城止,日本軍就共出動了近衛師團與第二師團兩大師團合計3萬7千餘人,馬匹7千頭,其中還不包括軍伕與後勤預備部隊。另一方面,台灣民主國正規軍也前後出動約3萬3千人,民間鄉勇與反抗軍數量,則無所從估算。戰爭結果,日軍不含軍伕戰死160名,病死達4600人,其中還包含領軍的一親王及一少將。而台灣方面,在這場戰爭中不但折損不少將領,包含被日軍「無差別掃蕩」波及的客籍平民、傷亡的民與兵更是難以估算。經草估,約至少有在14000人以上。


由於無法和平接收台灣,台灣總督府將其原本民政導向的治台政策,導向高壓的軍政。這現象遲至大正年間才有所改善。另一方面,台灣自主與反日勢力並沒有因為戰爭落敗後,完全平息。以「保家」重於「衛國」的台灣民間反抗,不但出現在1895年的反撲台北城動亂,更在後續的二十年間的日人統治下,陸續出現。



 乙未戰爭略表
1894年7月:因朝鮮問題引起的甲午戰爭爆發。


1895年2月:大清北洋艦隊全軍覆沒,台灣海防失去屏障。


3月13日:日本大本營下令攻佔澎湖。


3月24日:比志島支隊兩天內登陸並佔領澎湖。


4月17日:簽訂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澎湖和遼東半島予日本。6日後因俄、德、法三國干涉,而由清廷贖回遼東半島。


5月25日:台灣民主國正式授印於民主國總統唐景崧,台灣民主國正式成立,年號永清。


5月29日:日軍定錨三貂角,近衛師團登陸澳底。


5月30日:唐景崧下令民主國部隊(包含部分廣勇)扼守瑞芳龍潭堵及基隆獅球嶺砲台。


6月3日:獅球嶺砲台與基隆相繼陷落,民主國正規軍瓦解,戰死者在200人以上。


6月4日:唐景崧與丘逢甲棄職前往淡水,6日渡海內渡大陸。帶有台灣民主國的軍餉銀數十萬兩(台灣通史)。


6月11日:辜顯榮等人開台北城門。


6月-7月:台灣民主國吳湯興與三角湧義民營,相繼突襲日軍。


6月22日:日軍攻陷新竹


6月26日:劉永福繼任台灣民主國總統。將台灣民主國中部以北防務委由台灣知府黎景嵩指揮,派遣統領楊戴雲、提督李惟義、督辦吳澎年扼守苗栗尖筆山與彰化八卦山。


7月11日:台灣民主國義軍於新竹城敗被圍,將領姜紹祖自殺成仁。


7月29日:為殲滅民主國軍隊,日本實行「無差別掃蕩」


8月8日:日軍進攻苗栗。


8月14日:日軍攻佔苗栗。


8月28日:彰化八卦山之役。民主國將領吳湯興及吳澎年陣亡,台灣知府黎景嵩募集之新楚軍全滅。民間或謠言日軍將領北白川宮能久戰死於此役,但未經考證。


8月29日:日軍攻陷彰化,日軍第二師團五分之四兵力染熱病。


9月1日:雲林知縣羅汝澤招募雲林兵勇。哨官簡義駐防斗六斗南。


9月1日:日軍佔領雲林,羅汝澤敗逃大陸,簡義持續與日軍游擊。


9月7日:日軍以「不宜孤軍深入」為由,退守彰化。


10月7日:日軍重新攻佔雲林斗六。簡義敗逃雲嘉山區,自立「鐵國山」。


10月10日:日軍第四旅團數千援兵於台灣南部的嘉義布袋港登陸,將領為伏見宮貞愛親王。


10月11日:日本援軍第二師團一萬餘兵士登陸台灣南部的枋寮,將領為乃木希典。


10月11日:佳冬巷戰,晚,日軍佔領佳冬。


10月12日:民主國駐東港管帶吳光忠未戰先逃。


10月12日:東石,布袋,日第四旅團與黑旗軍巷戰。


10月15日:日軍再度於雲嘉一帶實施無差別掃蕩。日軍佔領嘉義。


10月16日:日軍第二師團佔領鳳山。


10月18日:日軍三方包抄台灣民主國最後據點台南市。


10月19日:台灣民主國總統劉永福內渡。


10月21日:日軍攻陷台南,台灣民主國亡。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