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男子走到酒吧,向酒保說:


「你要打賭嗎?五十美元,打賭我能咬我的眼睛!」


酒保認為不可能,就接受了打賭。那男子把假眼球拿出來,放在嘴裡咬。


酒保只得乖乖賠了五十美元。


 


不一會,男子又說:


「要不要翻本?五十美元,打賭我能咬我另一個眼睛!」


酒保看那人沒用導盲犬,也沒拿拐杖,不可能兩眼都是假的,於是就接受了。


那男子把假牙拿出來,咬另一個眼睛。


酒保只得又乖乖賠了五十美元。


 


男子喝完啤酒,走出酒吧。


不久又回來了,他對酒保說:


「好了,這次讓你有機會翻本,一百美元,打賭我能灑尿進廿呎外的啤酒杯,一滴也不漏!」


酒保心想:這怎麼可能?於是就接受了。


那男人拉開褲頭就灑起尿來,但灑的滿地都是,一滴也沒進酒杯。


酒保高興極了,拿回一百元,吹起口哨清理殘局。


 


此時,他看見那男子笑咪咪地在一旁抽煙,很驚訝,於是就問:


「老弟,我不明白為什麼你那麼開心,你不是已經把贏來的一百元輸回給我嗎?」


 


那人笑咪咪答道:


「老兄,看到那邊的三個人嗎?我和他們打賭五百美元,說我能在你的酒吧裡撤尿,而你會笑咪咪、吹著口哨清理殘局!」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