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七十三年,三峽海山一坑煤礦災變,九十四名礦工遭活埋,僅一人生還。二十三年後,當地驚傳亡魂作祟,嚇壞登山遊客,連吃人肉的生還者也被托夢,要求賠償。


  走過人煙荒蕪的羊腸小徑,過了小橋,才能到達台北縣三峽鎮溪南裡礦場所在的本斜坑(海山煤礦一坑),礦場外的鐵門上了鎖,看得出來是新設的。當地居民說,因為之前發生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情,地主才把荒廢的土地封閉,避免事端再生。


  老一輩的居民說,當年近百人死於非命後,超渡亡魂的法事就沒停過,所以災變現場一直相安無事,偶爾有罹難者家屬來祭拜,也是司空見慣的情形。但自從電視台來現場製作靈異節目後,學生、遊客不斷,他們感覺到冤死的亡魂也跟著「復活」了起來。


  當地居民繪聲繪影地指出,煤礦前的老榕樹,每到夜晚,依稀可以看見一群人,頭戴礦工帽,在樹下泡茶、聊天的身影,彷彿時光倒回二十三年前;登山客也說,位在礦坑旁的通風口,總會有不定向的陰風,但該通道早已用水泥封死。


  日前,一群大學生晚上來此夜遊,就在工寮內聽到自來水的水聲,與忽閃忽熄的光影,但因為礦坑區早已斷水斷電,嚇得奪門而出;之後還有一名女學生,因為驚嚇過度而精神異常,勞動當地警方到現場關切。


  遊民所為,不可能!


  三峽警方指出,當地靈異的傳聞無法證實,可能是當礦場廢棄後,常有遊民因為無家可歸,把舊宿舍當做棲身避雨之處;靈異之說,可能是遊民所為。


  但住在海一煤礦附近的居民告訴記者,在多年前的確有遊民聚集在此,晚上會聚集吸食強力膠或是喝酒;但後來不知什麼原因,都紛紛離去,最後只剩一名年約六十歲的流浪漢與幾隻流浪狗在此居住。


  沒想到接下來,流浪狗全部死光,流浪漢被發現時眼神呆滯、口中喃喃自語,遭強行帶走安置,因此近幾年根本就沒有人在此居住,所以遊民嚇到人之說,絕對是不可能的事。


  當地風水師說,亡靈之所以會起來驚嚇別人,完全是因為活人侵犯了生死界線,打擾了死者的安寧;加上近年來,災變之事漸被遺忘,法會超渡之事也沒人再做了。


  風水師指出,當年礦坑內發生爆炸,不少人被炸得粉身碎骨,部分遺骸尚未挖出,即使完整的,很多皮膚也被高溫燒毀,附著在礦坑內,才會造成亡靈在此遲遲不肯離去;甚至有些因為吸入一氧化碳而亡的,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死去,因此就在聚陰的榕樹下,等待復工挖礦。


  當地溪東裡的老裡長周國欽說,當年礦災現場一下死了近百人,悲慘悽涼的情形,很難用言語形容;礦坑口當時擠滿了數百名等待親人的家屬,沒人知道惡耗何時會傳來。


  爆炸災變,太悽慘!


  有一位婦人帶著小孩,每次有屍體從礦坑口被抬出時,她就帶著兒子上前痛哭;但高溫造成屍體變形、面目全非,當時又沒有先進的DNA技術,最後也不知道有沒有找到心愛的丈夫。後來礦坑封了,那名婦人時常穿著白衣跪在災變處,附近居民怕她想不開,每次都來苦勸安撫。


  周國欽嘆了口氣說,以前海一煤礦興盛時,一名礦工的薪水是別人的兩倍,想要當礦工還要走點後門;而且礦坑周邊商店林立、鎮上熱鬧繁榮,沒想到一夕之間全變了樣。加上靈異情形不斷,現在住在礦坑旁的,只有寥寥可數的幾戶民宅。


  當年被活埋的九十四名礦工,事後證實死亡九十三人,僅有一人在高溫四十度、布滿一氧化碳的坑道內,等待了九十六個小時存活,他是今年八十歲的外省老兵周宗魯,也是海一煤礦災變惟一的見證者。


  十二月九日,也就是周宗魯重生二十三年的日子,他帶著記者重回災變現場,滿是感傷;不過,他至今仍然無法解釋多年來不可思議的謎團。


  「沒有人知道當初為什麼會爆炸,而且九十四名死者中,不是全部都在下面工作的,有些是爆炸後下去救同伴的,最後也一起陪葬。有人說是冤魂在抓『交替』,也有人說是挖煤觸怒了神,引發大災難。」


  已經信奉基督教的周宗魯不願證實神鬼之說,只說能活下來,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但當他一到已塵封多年的坑道時,卻突然跪了下來,口中唸唸有詞,濃厚的鄉音聽得出來,他悲傷痛苦的心情。


  生還過程,很詭異!


  「一切都是那麼地傳奇,當初我在地下近兩千公尺的坑道七片處,焦急地驚問怎麼回事?但我是外省人,不會說閩南語,沒人要理我,才跑到六片處風管口等待救援。那時多數人都聚集在七片處互相依靠,他們卻都死了。」在七片處的死者,後來證實應該是吸入致命的一氧化碳,立即失去知覺,在三十秒內身亡。


  周宗魯回憶形容,接連的爆炸後,坑道下已經是連蟑螂都無法爬行的狀況,在伸手不見五指漆黑環境中,他只能用礦工帽接自己的尿喝,再用泡棉口罩沾尿來當防毒面具;這點,事後證明可能是周宗魯存活的最大原因。


  兩天後,不知何處傳的聲音驚醒了他,流下的水滴恰好落在周宗魯身旁,原本身旁無人的他,也莫名躺了具屍體,周宗魯決定要為妻小活下去,割死去同伴的生肉來吃。


篤信基督教的周宗魯說,對於吃人肉的爭議與賠償,外界爭論多年,他已經看得很開,也能體諒對方家屬的誤解。雖然他不相信靈異傳說,但幾十年來他魂牽夢縈的,就是對這名陳姓同事深深的虧欠。只是,曾有多次他在夢中被鞭炮聲驚醒,卻一直沒有夢見過他,最近他卻彷彿與他在夢裡相見,只是無法辨識兩人談話的內容。


  令人驚訝的是,周宗魯夢見亡魂的時間,剛好與海一煤礦鬧鬼的時間相近,讓當地居民毛骨悚然。有人說,亡魂將大鬧三峽古城;也有人說,亡魂回來索取吃人肉的賠償,種種巧合,更增添台灣煤礦災變的鄉野傳奇。


   民國73年6月、7月、12月短短半年間,台北縣海山、煤山、海山一坑煤礦,分別發生3次空前絕後的重大災變,也是台灣煤礦史上最嚴重的3次大災變,死亡人數將近300人,震驚全國。



 



礦區內工寮廢棄多年,傳出鬼影靈異之說。



居民指出,每到夜晚依稀可以看見有人頭戴礦工帽,在樹下泡茶、聊天。



礦區內工寮廢棄多年,傳出鬼影靈異之說。



海一煤礦一夕之間全變了樣,昔日繁華凋零。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