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屬我國固有領土的外蒙古是如何從祖國的懷抱中分離出去,要從清初講起。清朝初期,是我國領土比較完整的時期,清初的中央政府把全蒙古分為三大部分:分別為漠南、漠北、漠西蒙古,其中漠南蒙古習慣上稱為內蒙古,漠西和漠北蒙古則為外蒙古,外蒙古有較大的自主權。
為防止外蒙的割據,清庭在庫倫(今烏蘭巴托)設定大臣,定期舉行軍事演習,保障疆域的穩定。清初,沙俄就不斷侵擾蒙古地區,康熙年間,居於天山以北的蒙古一部勾結沙俄叛亂,在康熙的親征下,1697年平叛。但沙俄仍在邊境制造事端。1727年中俄簽定的《恰克圖界約》肯定了蒙古屬於中國,但沙俄的勢力也越過了西伯利亞,伸展到貝加爾湖一帶,為後來的外蒙獨立留下了隱患。清朝開始只想“分而治之”,並未想到今後會分裂出一個蒙古國。


  沙俄在強佔中國東北、西北領土的同時,處心積慮地謀求霸佔我蒙古地區,以實作品其“黃俄羅斯”迷夢,其先後制定了“米勒爾排程”、“穆拉維耶夫排程”、“巴達馬耶夫排程”,狂妄地提出要佔領從西伯利亞到長城腳下的大片中國領土,為達到這一目的,採用了一系列的卑劣手法,但1870年以前的中俄條約中,盡管嚴重損害中國主權,也沒改變蒙古屬於中國這一鐵的事實。但沙俄仍野心不死!


  1911年,中國爆發了辛亥革命,隨著政權更替和中央政府的解體與混亂,蒙古便效仿當時各省紛紛宣布獨立的時機隨即宣布“獨立”。沙俄認為分裂蒙古的時機已到,開始培植親俄勢力,並大批發放武器,準備制造事實上的外蒙獨立。年底,在沙俄總領事的授意和指揮下,驅逐中國官員,宣布脫離中國版圖獨立,一年後,沙俄政府與蒙古偽政府簽定了《俄蒙協定》《商務專約》,這兩個條約確立了沙俄實際統治了蒙古。消息傳出,舉國大譁,從政府到民間群情激憤,內蒙也發表了嚴正申明,不承認庫倫偽政府違法締結的一切條約。


  1913年,袁世凱賣國最高峰時期,沙俄利用袁政府的內外交困,與袁訂立《中俄宣告檔案》,確認中國是蒙古的“宗主國”,改“獨立”為“自治”。但中國政府不能駐軍、移民外蒙,而沙俄可以,蒙古事務需兩國協定解決。該條約使中國徒有宗主虛名,而仍由沙俄控制外蒙。1915年再訂《中俄蒙協約》,確認1913年的檔案,沙俄對此十分滿意。


  1917年,俄國革命,“自治”的外蒙失去靠山,外蒙部分親中國的王公和政要發起回歸祖國運動,外蒙順利的重回祖國的懷抱。1918年中國政府以防止蘇維埃主義擴散和西伯利亞局勢動蕩為由,正式駐軍庫倫。1919年,中國駐軍與外蒙上層達成《改善蒙古未來地位的64條》檔案,要求取消自治,然未獲外蒙“議會”通過,11月中國政府強行通過政令,取消自治和廢除1915年前的條約,並在庫倫設定行政公署。然而俄國革命的勝利影響到外蒙,外蒙的民族分離先驅蘇黑巴托爾和喬巴山積極尋求蘇共幫助,謀求建立獨立的蒙古國。蘇共在中國問題上出爾反爾,轉而支持外蒙的分離運動。


  1921年3月,蘇和喬領導成立了傀儡的蒙古人民軍和蒙古臨時政府,6月蘇聯派駐紅軍,7月人民軍與蘇聯紅軍入侵庫倫城,蘇黑巴托爾與喬巴山主持成立了君主立憲的“蒙古人民革命政府”,由王族勢力的博克多格根任國君。為維持分裂政府,蘇、喬要求蘇聯勢力庇護,同意蘇聯駐軍並協助圍剿白俄匪軍與敵對力量。1922年蘇蒙簽定一份協約,蘇聯率先承認外蒙“獨立”。1923年,蘇黑巴托爾去世,1924年6月,喬巴山推出“蒙古人民共和國”,最高權利屬於大呼拉爾,不設總統,平時由政府處理國務。11月第一屆大呼拉爾會議在庫倫召開,確立親蘇聯為不可變更的國策,允許蘇聯駐軍,制定仿蘇“憲法”,以1911年作獨立紀元,改庫倫為烏蘭巴托(紅色勇士城)。北洋政府及民間人士感到不能容忍,希望出兵或借助英、美、日出面乾涉,以曹琨和吳佩孚為首的北洋政府對事件十分惱火,但鑑於國力不張,形勢不利,只發表了措辭嚴厲但無實效的政府宣告,對外蒙獨立不予承認。


  外蒙地區在蘇聯的扶持下非法獨立,嚴重侵犯了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遭到中國朝野的一致抗議,鑑於此,蘇聯一方面派重兵保護“獨立”,並與外蒙簽定互助協定,大規模駐軍外蒙,另一方面,1924年簽定的《中蘇協定》承認外蒙是中國的一部分。1927年,蔣介石主持中央政府時,蘇聯要求中國承認外蒙的獨立,蔣介石回電拒絕,並責令外蒙執政者放棄“獨立”,回歸中國。


  1928年,外蒙古發生大規模反對獨立並要求回歸祖國的統一進步運動,蘇聯以“平叛”為由進軍外蒙進行血腥鎮壓,整個蒙古血流成河,蒙古統一人士要求民國政府出兵外蒙,中蘇軍隊在外蒙東部邊界發生小規模戰鬥。蘇軍不願擴大事端,宣布撤出外蒙,中國軍隊也沒再進入外蒙。此後,蔣政府忙於在南方“剿匪”,之後的中日戰爭,使南京政府無力於外蒙事務。親蘇的喬巴山趁機又得到發展,加上日本也制造滿蒙獨立事端,外蒙甚至與偽滿洲國簽訂“邊界”協定,從事分裂國家的勾當。至此,外蒙古在抗戰期間成為事實上的獨立國。



1945年8月14日,經過與蘇聯兩個多月的談判,中華民國政府最終做出妥協。宋子文、王世傑等在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的授權下與蘇聯政府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同意“蘇聯出兵擊敗日本後,在蘇聯尊重東北的主權、領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內部事務;不援助中共”等條件下,允許將依公正之公民投票的結果決定是否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宋子文拒絕簽字,並辭掉外交部長一職,最後該條約由王世傑簽字。國民黨承認外蒙古獨立。



1949年1月,毛澤東曾非正式地試圖通過米高揚向蘇聯提出要求,希望外蒙古回歸中國,但遭到拒絕。


1950年蘇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而廢除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


1953年中華民國政府援引蘇聯並未做到「不援助中共」等條件,而廢除在《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中關於外蒙古的換文,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並下令把外蒙古重新納入中華民國的版圖之內。1955年,中華民國在安理會上否決蒙古加入聯合國,認為蒙古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因此其能否加入聯合國尚有待討論。完全証明中華民國由始至終都不承認外蒙獨立.


1953年斯大林去世赫魯曉夫上台後,蘇聯歸還了旅大軍港(旅順、大連)和東北鐵路的管理權,但拒絕討論外蒙古問題。蒙古人民共和國於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交換地圖,劃定邊界。20世紀60年代中蘇決裂初期,蒙古人民共和國試圖保持中立。後來倒向蘇聯一邊,把大約7000名中國的援建人員驅逐回國。


後來鄧小平曾對美國總統喬治·赫伯特·沃克·布什說過,國民黨雅爾塔協議把外蒙古從中國分割出去,……陷我們於極其不利的戰略位置。鄧又在1989 年5月16日對戈巴契夫說:“六十年代,在整個中蘇、中蒙邊界上蘇聯加強軍事設施,導彈不斷增加,相當於蘇聯全部導彈的三分之一,軍隊不斷增加,包括派軍隊到蒙古,總數達到了一百萬人。……真正的實質問題是不平等,中國人感到受屈辱。


另外,雖然蔣介石在外蒙獨立上擁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蔣介石亦曾經向國民承認自己的錯誤,稱在這件事上自己是"中華民族的罪人". 但是國民黨的中華民國一直不承認外蒙主權,其憲法一直還寫著蒙古是中國的一部分。一直到陳水扁政府時期,扁政府為了達到逐步台獨的目地,才承認外蒙地位,廢止蒙古旗部.


共產黨反而一開始就承認外蒙的國家地位. 當年聯合國不承認外蒙獨立公投結果。中蘇友好條約廢除、外蒙主權只有蘇聯承認,得不到聯合國承認。中共建國卻立刻同外蒙建交,發行慶祝外蒙獨立的郵票,50年外蒙建國時的主權移交儀式由中共派員主持,64年中蒙邊界協議中共在蘇聯的壓力下把原由中華民國控制不在中蘇友好條約之內的部分邊境地區及蘇偽圖瓦國的唐努地區定歸外蒙及蘇聯所有。。。。。
另外,蘇聯解體後曝光的檔案,其中斯大林與毛澤東關於外蒙獨立的資料有:
   38年毛澤東收下蘇聯30萬美元資助的收據。。
   45年電賀中共建黨紀念日,要求中共承認外蒙獨立,以保護蘇聯的遠東利益。
   中共回電支持蘇共及斯大林關於外蒙地位的看法,支持外蒙獨立要求。
   蘇聯治電中共,要求中共針對國民政府支持的反蒙古獨立運動,組織反運動,揭露國民政府大漢族主義本質,逼使國民政府同意外蒙獨立。中共回電表示支持。
 
另外,國民黨簽訂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除了外蒙舉行獨立公投的條款外,還有蘇聯承認中國對海參崴主權,並於50年內撤軍的條款;江北六十四屯,圖門江出海口關於中國主權的條款。
50年中共簽訂的中蘇互助條約中,中共無條件承認外蒙主權,承認海參崴、江北六十四屯、圖門江出海口是蘇聯領土;中國政府停止南京政府45年以來所有索土要求。


無人不承認國民黨在外蒙獨立之中的責任,但亦請看清中共在此事中的地位和責任。種種證據顯示中共為了在與國民黨的內戰中以及建國後的建設中得到蘇共及斯大林支持援助,對蘇聯低眉順目,幾乎答應蘇聯的所有要求,放棄任何外交及軍事上的主權交涉,甚至有阻撓民族維權運動的嫌疑。


國民黨用蒙古換海參崴、換邊境、換蘇共不支持中共;中共用蒙古海參崴邊境領土換蘇共金錢及武器、技術援助,換中蘇之間的緩沖國。若要說國民黨有允許外蒙舉行獨立公投事件的責任,中共則有外蒙地位從不合法升級至合法的責任。兩個黨當時都是為了自己的統治利益出賣國家主權,但誰的責任更大??


蘇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簽的時間是1950年.中華民國以蘇聯不守信用為由廢止《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中關於外蒙古的換文的時間在1953年.然后1955年中華民國在安理會上否決蒙古加入聯合國.


那就是說至少在1953年中華民國廢止《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前外蒙古巳處於獨立的狀態.中共在1950年簽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實際在外蒙古獨立的既成事實下進行.在外蒙古的問題上怪不了中共的,要說中共的責任頂多就在海參崴邊境領土承認的問題.至少中共現在還能拿回半個黑瞎子島.


而在對蘇聯低眉順目的問題上,中共在建國不到十年便開始對蘇聯反轉豬肚了.這不都是鐵一般的事實嗎?中華民國的雄偉版圖,只存在於一幅幅的地圖上.民國政府真正有效管治過的國土有多少實是一個問題


首先,無人吾承認國民黨在北方領土問題上的責任!


第二,實際情況是,45年抗戰剛結束,國軍損失巨大,國家根本無能力在全部邊界地區行政,除西藏及蒙古旗部均以自治形式管理,其他邊界地區均有駐軍,國軍在蒙古邊境的駐軍與蘇聯軍隊曾有小規模戰鬥。國共內戰爆發,蔣才漸漸將邊境駐軍抽調,蘇聯乘機控制原先中蘇對峙的邊境問題地區。


第三,只要得到國際承認,自治區承認的領土,在民國修養生息后,就可以逐漸駐軍行政,是內政問題。若自己已經承認放棄主權,就是升華至國際問題。


第四,50年代中蘇關系破裂也不能掩蓋中共在內戰及建國初期為其統治利益向蘇聯出賣國家民族主權及利益的既定事實。


再次重申,外蒙問題上,國民黨有其罪人之責任,中共亦有其賣國責任,只是責任大小的問題。  作為中華民族,既非國民黨員,又非中共人,何須為其美言開脫?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