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工的兒子 六歲起挑菜,十歲起因為父親受傷也輟學到七星煤礦挖煤,每天在攝氏四十到五十度的環境裡,濃濃的炭層,伸手不見五指,彷彿人間地獄。我才知道父親這麼多年來,原來是在這種不是人過的日子裡工作,二年後還從煤礦最大災變中死裡逃生...


七星煤礦發生2次礦坑大災變,且是同月同日


一次是在日據時代,死亡人數是50人
一次是60年,死亡人數52人


我高中同學的阿公就是該礦的礦長,他三叔公、六叔公也在該礦工作,當天因緣際會沒有下坑檢查...


當天他阿公聽到一聲爆炸,又看到礦場的通風口排放的煙,顏色有異,就跟礦主報告:「礦ㄟ~出事情了..」礦主說:「這句話不能黑白講」..接著又聽到第二聲爆炸聲...然後聽到「連拉7聲鐘再連拉8聲鐘」表示「出事情」「有死人」


以下引據蔡合城的故事來還原當年一些情況


蔡合城說:「我這一生有三次奇遇,因此,讓我看破名利,參透


生死。」從小家境清貧的蔡合城,跟吳念真一樣是礦工的兒子。為


了貼補家用,他唸書之餘,必須跟父親下礦坑工作。


某次,他在礦坑底部,突然看到一個中年礦工哭泣,他停下工作問他怎麼回事,


那名中年礦工告訴他老婆生病、兒子發燒,卻沒錢看醫生。蔡合城


就問他住那裡,並答應出礦坑後借錢帶她們母子去看病,中年礦工


一聽立刻在他面前磕頭致謝。


出礦坑後,蔡合城向親戚借了三百元,找到了地址,


帶礦工妻子與兒子去看醫生,送回家之後,


礦工妻子問他怎麼知道她們生病,蔡合城就告訴她經過,


她大吃一驚說:「我先生是礦工沒錯,可是他已經死在礦坑兩年多了。」


蔡合城才知道,他在礦坑內遇到鬼。


隔天,他照常下礦坑工作,那名礦工的鬼魂在同樣地點現身,並


向他謝謝。


蔡合城雖然只有十幾歲,一點也不害怕,因為他認為他在行善。


爾後,礦工的鬼魂一個月出現兩、三次,指點他那邊可以挖,


那邊不能碰,彷彿在冥冥中保佑他。


更玄的還在後面,那個礦坑不久後發生台灣光復以來最大的災變,


蔡合城至今猶歷歷在目。


他記得災變發生的前兩晚,雞鳴狗吠,聲音悽厲,令人毛骨悚然,


有人在礦坑附近看見鬼魂飄蕩,當地居民家家鎖緊門窗,沒人敢出門。


礦工為了生計,雖然感覺一股不祥氣氛,當天早上仍硬著頭皮下坑。


蔡合城說他當時全身發抖,眼睛一閉上,似乎看見大爆炸。


他告訴老爸說:「大難臨頭!」


老爸回答:「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父子談話間,台車已經快速下礦坑。


那天蔡合城的父親已經答應中午幫人「辦桌」,


因此,要他到時一起出坑幫忙。蔡合城本來想留下來工作多賺點錢,


禁不起父親的一再叮囑,父子倆提早出坑,沒想到台車剛回坑口,


就猛然聽到一聲大爆炸,五十一名礦工,四十九人罹難,


蔡合城父子成為幸運唯二生還者。


蔡合城認為,他們父子能逃過一切,應該是那名鬼魂在冥冥之中保佑,


不然,怎會如此湊巧?差一秒,命運可能完全逆轉。


更離奇的是,死了四十九個人,棺材卻陰錯陽差送來五十二具,


民間的習俗,棺木既出門,即使送錯,也不能回收,多出的三具要


如何處理呢?


沒想到,下去救援的人員,竟然又有人被壓死,人數恰巧是三個。


蔡合城說:「很不可思議!很多事真的是冥冥中已經註定好了!」


之後,他還是下那個礦坑工作,但從此沒再見過那名礦工的鬼魂。


這件礦坑鬼魂奇遇記,讓他強烈感受到生命的無常,


也奠下他日後向惟覺老和尚學佛的因緣。



聽過蔡合城的演講的人,一定會被他一身礦工的裝扮所吸引,他不在意別人知道他的過往,反而透過不斷的演講鼓勵向下沈淪的人,希望拉他們一把


蔡合城的前半生很可憐,爸爸是礦工連他小時候也因為家計而進入礦場幫忙,民國60年10月13日發生台灣礦場史上最嚴重的爆炸意外--七星煤礦災變,爆炸的威力共死了52人,當天蔡合城父子因為要幫忙辦桌而在中午前離開礦坑而逃過一劫,讓他感覺人生的無常,這是他的第一個奇遇,而他就讀大學時到高爾夫球場打工,成為企業之神王永慶的專屬球僮習得人生的諸多道理,這是他的第二個奇遇,而他巧遇惟覺大師指點迷津讓生命因佛意更加圓融,這是他第三個奇遇。


蔡合城的人生上半場有多種身分快速更替,令人目不暇給。他曾是全台灣年紀最小的煤礦童工、執業會計師及台北商專(目前改制為國立台北商業技術學院)講師;他更是成功的創業家,四十歲盛年就身兼八家公司董事長;他最廣為人知的封號是國泰人壽「亞洲保險王」,曾經創下單一保單保額十億元的佳績。


而豐富多彩、令人稱羨的人生,如今一夕歸零。目前在他眼中,名字之前只剩一個詞 -「癌症病人」。


蔡合城出生在基隆七堵友蚋村最窮困的礦工家庭之中,即使五代挖礦,但想讓一家「溫飽」竟仍是奢求。一家六口就擠在一間小茅草屋裡,家中負債累累,「便當只有白飯,而且一周只有一顆滷蛋,父子都捨不得吃,輪流留給對方加菜,到最後滷蛋都臭了!」他苦笑著回憶。


人生的困境到這般極致,他從小知道,只有靠拚命才能掙脫命運的詛咒。七歲起,他靠著賣菜、挑柴,甚至幫忙挖墓穴等零工來維持家計,哪裡有錢賺就往哪裡去。甚至從十三歲開始,就在溫度高達四、五十度的礦坑中挖煤,一挖就是好幾年。「你能想像嗎?小小年紀就在煤灰彌漫、伸手不見五指的礦坑裡工作,那種感覺真是度日如年啊!」回憶近半世紀前的事,彷彿近在眼前。


白天打工,晚上幫忙生病的父母照顧弟妹及打理家事,只有到午夜全家入睡後,他才有空寫功課;打起精神熬夜寫完已是凌晨二、三點,但第二天他永遠是全班最早到校,功課寫得最完整的學生。打工、照顧家庭及讀書三頭燒,靠著驚人的毅力,他開始過著透支體力、每天只睡三小時的生活。


就讀台北商專時,為了要省錢供弟妹讀書,他對自己更加苛刻,每天幾乎以泡麵果腹,他的勤奮態度,受到台塑集團已故創辦人王永慶的賞識,讓他擔任貼身球僮。他就整整當了王永慶五年的桿弟。

為了趕上凌晨三點半的開球,蔡合城凌晨二點多寫完功課後,只能休息一會,就要趕到台北球場背球袋;七點半時,再騎著腳踏車趕到學校升旗。周而復始五年的時間裡,過著如鐵人一般的生活。


蔡合城說,王永慶球打得不錯,只是如果桿弟找不到球,他老人家可會罵人(節儉而非小氣),因此,沒有人敢揹王董的球袋。

蔡合城年紀輕,不怕被罵,眼睛又好,於是成為王永慶的專屬桿弟,為了找球他還特地帶了一支手電筒,只要遠遠的看見手電筒的光線,大家就知道王董在打球。

雖然捨不得掉球,王永慶對小費倒是很大方,總會多給一倍。蔡合城說:「王董平均打九十幾桿,不輸給年輕人。」

後來,王永慶覺得打高爾夫球很浪費時間,於是就封桿改慢跑。他從王永慶身上學會不可浪費生命,活著隨時要作有意義的事。

第三件奇遇,發生在十幾年前,他某次作夢夢到一間寺廟與一個老和尚。夢醒後,他帶著老婆兒子開車,不自覺往外雙溪的方向去,一路就開到萬里的靈泉寺,剛好遇上惟覺老和尚在開示佛法。

講完後,老和尚從一、兩百名信眾中獨獨挑上他作回應。他就把煤礦災變的特殊經驗讓眾人分享,老和尚向他開悟:「煤礦會挖完,你還有個金礦沒有挖,金礦永遠挖不完。」惟覺口中的「金礦」即是個己的「修行」。從此,他開始學佛,拜在惟覺的門下,法號「傳城」。


如此把身、心都逼到極致的生活,並沒有把他打垮,反而激發更多的活力。他對自己非常自豪,「我相信人有很多潛力,不覺得這樣的生活有什麼問題!」他做任何事,都想挑戰體力的極限。小時因為喜歡吃冰,他在一天之內不斷吃冰,結果吃到暈倒送醫;為了把握時間做更多事情,創出一番事業,出社會後仍然每天凌晨三點睡覺,清晨六點起床,甚至用三個鬧鐘,就怕睡過頭,完全靠意志力在拚事業。


這種拚勁果然讓他拚出一番成就。畢業後,即使身兼學校與補習班的老師仍不滿足,同時間還在不停創業,利用錢滾錢。除開設會計師事務所、水電工程公司、素食餐廳等事業,甚至遠赴泰國創立橡膠工廠,最高紀錄同時兼任八家公司的老闆,身價曾高達十多億元。


但是一個人就算有三頭六臂,也難以一次顧全多項事業。因此,雖然他賺得多,賠錢經驗也不少。他投資泰國的橡膠工廠,就因太過信任朋友,使得公司一夕之間遭到掏空,二億多元的投資血本無歸;還得賣房子償還欠下的二千萬元巨債,痛不欲生。幾年之後,蔡合城投資的廣告公司、建設公司也陸續結束,只得抱著債務重新出發。
壯年轉業,他找了上百份工作之後,選擇從保險業重新出發,這位保險菜鳥,什麼都沒有,只有求生存的意志力,他再度善用他的拚勁。


蔡合城每天上午八點就會進公司,先打一百通電話,找出可能進一步約訪的對象。但因為他專門鎖定金字塔頂層的大企業老闆,被拒絕更是家常便飯。「打一百通電話,可能只有一位願意聊;拜訪一千個人,或許才有一位能成交。但不去嘗試,就什麼都沒有!」他堅定地說。


他再度發揮每天只睡三小時的毅力跑業務,每天抱著經理人名錄、建築工會名錄狂打電話,只為能夠與大老闆見上一面。由於他有會計師執照,還會事先研究財報,掌握公司經營狀況,初次見面就能拉近彼此距離,讓許多老闆對他印象深刻。凌陽科技董事長黃洲杰就表示:「蔡合城第一次來拜訪我,剛開始也感到質疑,不過隨著他談話間傳達的關心與細膩,讓我願意與他簽下巨額保單。」


工作夥伴張東秀表示,以前和蔡合城一起跑業務,幾乎是全年無休,有時甚至每天要拜訪十位客戶才肯罷休。「他總是提醒『千萬不要空手拜訪客戶』,所以通常第一次見面時,他就會做好準備,提出全方位的規畫,絕不浪費彼此時間。」她說。


如此拚命地跑,讓蔡合城在第一年就成為國泰人壽的超級業務員,且在他還是新手的第一個月,就拿下全公司業績第一名,並連續五年突破全國紀錄,被封為「亞洲保險王」,年收入破千萬元。


不只衝事業要拚命到底,連做善事也要搏命!他在五十一歲時創立「礦工兒子基金會」,每年對全國育幼院發放獎金回饋社會。


為了分享自己窮困翻身的例子,規勸犯罪的囚犯改過向善,他甚至發願走遍全台六十五座監獄,「有時一個周末周日兩天,他就走遍半個台灣辦五、六場演講!」礦工兒子基金會執行長張東秀感嘆地說,休假對他而言,根本是奢侈的事。


就在他靠驚人的意志力重登頂峰,財富、名聲都重回懷抱時,三年前的一天,他的人生又有了意外的發展。


其實早在二○○七年時,他就已經出現腰痠背痛症狀,身體也感到越來越不適,「但我一直以為只是一時地不舒服而已,根本沒想要就醫。」其實在長期透支體力的摧殘下,身體早就漸漸崩壞。經常性的全身疼痛、拉肚子,以及手、腳、全身水腫,而且加上劇痛與全身二十四小時發癢,「我雖然還有強大意志力支撐,但也已感到不對勁!」他搖著頭說。


經多次就診,在○九年四月十日這一天,醫師根據骨髓檢驗分析,當場判定他得了「多發性骨髓瘤」,立即申請重大傷病卡、辦理住院報到手續。當晚一位總醫師詢問他的住院病因後說:「這樣的病例,在台灣有三○一位,但是,幾乎沒有人存活下來。」他全身有八八%的骨頭遭癌細胞侵入,已屬末期。原本還不擔心自己病情的蔡合城,這句話如一陣天雷在身邊轟隆響起,令他頓時感到天旋地轉。


因為超強的毅力,讓他的生命活到淋漓盡致,創下一般人不敢想的財富及地位;如今,因為拚命壓搾體力,連生病也要達到極致,得到全台十萬分之一發生機率的罕見癌症!意志力是一把兩刃劍,這次他要為生命傾力一搏!


他第一次化療,手部開始出現破皮;第二次則是喉嚨與嘴巴潰瘍;第三次,從下半身到腳底都出現潰爛。藥物除了殺死癌細胞,也強烈傷害著免疫系統,使全身皮膚潰瘍、牙齒痠痛到難以進食。「我什麼都沒有,就是意志力超強!」他勉強自己,只要有一絲絲力氣,就下床走動,藉此轉移身體疼痛的注意力。為了補充營養、增強抵抗力,即使再無食欲,他還是忍著不適硬吞食物下肚。半年內,總共接受了三十次化療。


化療療程結束之後,在醫師建議下接受骨髓移植,這是只有五成生存機率的鬼門關,最後一次重量級化療藥打進身體,他陷入昏迷,不斷吐血。住在無菌室的二十天裡,沒有喝一口水、吃進一粒米,體重從七十幾公斤掉到五十公斤,「半睡半醒中我覺得呼吸幾乎停止,只剩下脈搏跳動,但我仍有求生的意志!」他回憶說。


這樣的拚勁連鬼都怕,再一次,意志力把他從鬼門關拉回來,他不但存活下來,為了遠離壓力與繁忙的生活,出院後他搬到基隆山上老家和母親同住,調整生活步調與作息,不再長期熬夜工作、三餐不定,放下城市裡的一切。「找到自己的心,比找到藥還重要。」隨著二年多的治療,他的癌細胞逐漸從八八%降至零,重新找回健康。
人生數度大起大落,靠著意志脫離赤貧賺到億萬元財富;也因為過度拚命壓搾身體,連骨髓深處都遭到破壞,經過九死一生驚濤駭浪地搏命,他如今只想說:「對不起,我的身體,過去糟蹋你,都是我的錯,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對你好!」


「我發現,過去生活得太超過了!」無止境的欲望,沒日沒夜地追逐更多財富、更多人生成就,卻忘了聆聽身體的聲音,「盲目奮鬥到最後,結果卻沒命享受!」


回顧他的大半生,蔡合城認為,「人生還是要拚才會贏!」但是不要太拚命,更不要用身體健康換財富。意志雖然剛強,但肉體卻有極限,隨時要與身體和解,輕鬆面對人生,路才會走得更長更久。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