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軍炸過的台灣總督府



 


台灣現今的總統府就是以前日本統治時期的台灣總督府,在尚未建造台灣總督府以前是林姓及陳姓台灣百姓的家廟宗祠,當初這個區域範圍是一大片的沼澤地,日本人派出軍機在台北的上空鳥瞰,四處尋覓建造台灣總督府的福地,發現只有此地下雨時青蛙會成群結隊的蜂擁而上,表示附近土地沒有淹水的顧慮,於是日本人看重台北這塊肥沃的土地,跟原地主以土地交換的方式順利取得了土地的所有權,在經過歷時8年多的時間,花下當時280萬日圓的天價精心設計打造。當初日本人在建造台灣總督府的地基時,即發生一些靈異的事件,位於台灣總督府的地下室有座墳墓極為邪門,每次動工只要動到其周圍,現場工程人員必定發生死傷,後來只好繞道予以妥善保存,並定期進行祭拜,才平安無事。不過後來日本人在興建台灣總督府的頂樓屋頂部份時,有加上一些日本傳統避邪物的設置,試圖驅逐並避免一些停留當地的邪靈靠近。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1945年)美軍密集的轟炸位於台灣北部重要的政治、經濟及軍事設施,台灣總督府也難逃被轟炸的命運,當時位於台灣總督府的左邊建築遭到美軍投下的炸彈炸毀,現場可說是死傷慘重,有些日本官兵是因美軍轟炸機轟炸時受傷而死,有些日本官員則是認為日本大勢已去,愧對日本天皇,於是集體切腹自殺殉國,1945年8月15日本昭和天皇通過「玉音放送」《終戰詔書》後,日本正式宣布無條件投降後,又導致一批在台日本帝國官兵的集體切腹自殺行動,此時因為日本戰敗的現實,已無力對這些自殺殉國的日本官兵進行比較正式的招魂法會,導致為數眾多的日本官兵冤魂長期徘徊此地久久不去而成為地縛靈。


 


後來以國民黨中央政府蔣介石為首的國府軍隊,在接連下來的幾場關鍵性的國共內戰中頻頻失利,最後在倉皇緊急的情況下撤退來台,於是日治時期的台灣總督府搖身一變成為國民政府的總統府,原來在日本人眼中的一塊良地,事實上經過了上述時空上的諸多轉換,在國民政府接收後,實際上已經變成了一塊超級大陰地,尤其是在1945年美軍轟炸台灣總督府當時造成的許多無辜傷亡(包括許多的台灣人和日本人),隨著日後在總統府內上班或是值勤的種種目擊事件,使得總統府鬧鬼傳說的靈異傳聞就此傳出,例如有女性職員坐的位置發生離奇的撞邪事件,值勤憲兵在靠近仁愛路的大圓門時常半夜看見有身穿白衣和服的日本女子坐在上面,也有聽說總統府內電梯沒有人坐而卻一直上下移動的靈異事件(表示當地日本好兄弟的人數眾多),也有在總統府的一樓電梯附近目擊到穿和服的日本女子低頭致意(應該是台灣歷史最早的第一批電梯女郎),更有人在總統府的5樓中央塔樓附近看到一大堆日治時期服裝穿著的好兄弟密集出入,導致總統府5樓中央塔樓的部位曾經一度造成傾斜並緊急執行修護。


 


「台灣總督府」興建初期,引起此地台灣民眾好奇的,莫過於它的座落方向。按照中國人的造房子慣例,多喜座北朝南,而「總督府」是座西朝東,顯然與中式建築的習俗不同,主要是考量到面對日出方面,以示對日本天皇效忠與尊崇。



 
至於民間傳說中,最令人咋舌稱奇者,莫過於「台灣總督府」天井內,那座無人敢碰的墳墓和墓碑。據說,這座墳墓埋葬著最初周姓地主的一位女眷,這位女仕生前個性相當剛烈,是族內沒有人敢招惹的女人。日本當局以蠻橫的手段,強行徵用周姓地主這塊土地之後,隨即進行大規模的整地行動。孰知,不信邪的工人原本準備移走這座墳,才動工第一天,才掘了一小塊週邊護樁,還沒觸碰到墳地的主體,工人就無端暴斃,日本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仍想繼續蠻幹,接連好幾個工人出了意外,這才使得日本人驚覺這座墳千萬動不得。因而,日本投降後,國民黨當局光復台灣,儘管物換星移,歷經五、六位地區領導人,哪怕是最威嚴的蔣介石父子,也從不敢干冒大不韙,觸動這座墳地。



 
「台灣總督府」在規劃之初,目標即在彰顯日本帝國主義的威儀。據說,這座文藝復興式建築設計時,和週遭其它兩座大型建築物──後來國府光復台灣之後作為「台灣銀行」和「司法院」,若是從空中鳥瞰這三座建築物,恰呈「大日本」三個大字,而「台灣總督府」即為「大日本」的「日」字,算是核心位置的建物。我們知道總統府位於台北城內,但是調舊地圖出來看,會發現總統府的位置原本是一片空地。其實,那並不是單純的空地或田地,而是墓地,只是地圖未記載罷了。我們仔細看總統府的外觀,是不是很像一個穿著軍服的軍人呢?日前,曾經有人發現,總統府的外觀竟然暗藏鬼臉!仔細看這張鬼臉還長得有點像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因此有人推測,當年為了鎮煞,便將總督府作得像是武官兒玉源太郎的樣子,利用軍人的極陽之氣,鎮住墳場的陰氣。


 



 

 


一九四四年,日本軍閥已經是強弩之末,日本駐在台灣各空軍基地的空軍軍機,幾幾乎已被美軍殲滅殆盡,日軍完全喪失台灣島的制空權,美軍轟炸機每天飛臨上空炸射軍政目標。為了避免遭受空中攻擊,日軍當局將「台灣總督府」週邊所有的大型建築,都架設了迷彩偽裝防護網,上空還懸掛了防空氣球,並趕工將建築物屋頂部位漆上深綠色油漆,「台灣總督府」樓頂也架起了一挺高射機關槍,以預防美軍空襲。



 
可是,一切的努力仍無法改變「台灣總督府」挨炸的命運。一九四五年二月間,好幾架美軍B-29重轟炸機穿越日軍重重防空火網,在「台灣總督府」上空擲下好幾枚重磅炸彈,一時之間硝煙彌漫,一連串的爆炸聲中,幾枚重磅炸彈剛巧命中「台灣總督府」塔尖左側部位,凌空而降的重磅炸彈,夾帶著重力加速度和炸彈本身的強大威力,「總督府」正面大門塔、左側升降機、樓梯間和「總督府」左側的辦公室,基本上都受到嚴重破壞,靠近台灣銀行的一樓及北側辦公室,也受到炸彈波及,頗有損傷。



 
據附近居民事後回憶,「台灣總督府」挨炸彈當天,府內高階日本軍政首長,多半已走避它處,地下防空避難室則躲藏了數目不詳的日本守軍,「總督府」中彈以後,登時烈焰騰空,地下室的出入口完全被斷垣殘壁堵塞住,躲在地下室的日軍,不少人被烈火活活燒死,困在瓦礫堆中,沒被燒死的日軍,臨死之前的淒厲叫聲,半夜聞之令人毛骨悚然。據說,一九四六年「台灣總督府」修繕完峻,剛修好的那幾年,一度沒人敢在入夜後走進地下室,以免遭遇厲鬼纏身。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間,蔣介石敗退台灣,昔日的「總督府」被改名為「總統府」。國府當局將國防部的主要核心部門,都遷入「總統府」辦公,好隨時聽候蔣介石召喚,到蔣先生跟前報告軍政事務。為此,國府差人重新整理府內各處環境設施,以便工作人員進駐。死過不少日本軍人的地下坑道,就是當年重點整修的部份。或許是蔣老先生不信邪,也或許是蔣介石的「八字」重,不怕鬼神之事,所以,過去曾經有多名日軍活活燒死的地下室,從來沒聽說出過什麼「靈異事件」。但是,好事者經常拿這處地下坑道作文章,繪聲繪影說一旦遭遇共軍攻擊,蔣介石的侍衛人員就會運用這坑道,緊急撤退到安全地區。



 
「總統府」的地下道,根本只是一條很普通的防空避難地道,完全是依循日據時代的規模,稍加整修之後而成,兩蔣當政時期,就歸「國防部」管理,平日由憲兵派駐人員守衛。入夜之後悄然無聲,固然顯得有些陰森,卻從未聽聞任何靈異事件。



 
早期的「總統府」,「靈異傳說」是絕無僅有,倒是在一九六0年代晚期,類似「風水八卦」,開始在台北市井小民之間,口耳相傳。



 
記得是一九六八、一九六九年間,和「總統府」呈一筆直方向的台北市仁愛路,剛剛修築完成,這條百米寬的林蔭大道,是留學日本,學機械工程出身的台北市長高玉樹,畢生最引以為傲的市政治績之一。在仁愛路路中央的分隔島上,除了綠草如茵的草皮,還修建了一座接著一座的彩色噴水池。這長串的彩色噴水池,變成台北市仁愛路最大特色。為了彰顯這一特色,也在與仁愛路遙遙相望的「總統府」門口,建了幾座形制相同的彩色噴水池。入夜之後,彩色燈泡啟動,和噴發的喇叭狀水柱,煞是光采奪目,氣派美觀。



 
高玉樹原本完全是本諸好意,孰料,這幾座彩色噴水池才安裝不久,就有人批評這些噴水池,擺在「總統府」門口,乍看之下活像是幾座辦喪事的燭台(噴水池的底座係雪白色)。俗話說,人嘴兩張皮,怎麼說就有人怎麼信。偏偏那陣子蔣介石因遭逢陽明山車禍事件,身體欠安。「總統府」前彩色噴水池裝後來被撤除,據說就是眾口鑠金的緣故。



 
一九六九年以後,「總統府」又在正門玄關入口處,加蓋了一道玻璃大門,只要蔣介石的座車進入玄關,門口的警衛人員會立刻拉上這道玻璃門。當時市井傳說,蔣介石怕遭暗殺,所以「總統府」特意安裝了「防彈大門」,也有人說,這是為了不讓外面閒雜人等看見蔣介石。事實上,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真正的原因是因為當時蔣介石的健康情況走下坡,經常傷風感冒,御醫擔心他得感冒,引發併發症,再三強調要避免著涼。在蔣經國悉心安排之下,「總統府」事務人員奉命在大門口安上了玻璃門。起初,這道玻璃門要靠人工推拉,後來才改裝電動設備,不必再動員憲兵推門。這道玻璃門,旨在防風,不讓蔣公冬天吹冷風著涼,絕非著眼於防彈。



 
蔣公身體違和以後,蔣經國擔心老人家上下樓梯太過吃力,於是,在「總統府」側背,闢建可供座車進出的一處後門;一九七0年代初期,更在這裡新裝了一部電梯。蔣介石的車隊可以直接把座車開到門口,讓老先生下車後,直接搭升降電梯上樓辦公。一九八0年代中期,蔣經國病重時期,他撐著病體上班時,也是靠這部蔣介石生前坐過的電梯上下樓。



 
可以這麼說,兩蔣父子的晚年,這座原本威嚴肅穆的辦公大樓,尤其是兩蔣本人的辦公室,基本上等於是一間病房,內側不但放了電動病床,並附有急救設備與醫藥器材,「總統」醫療小組的醫護人員,也隨侍在側,準備適時應付緊急情況。平實而論,兩蔣為了公事,可說已經顧不得自己的身體狀況,完全是戮力賣命從公,拼死幹活,其情確實可憫。



 
然而,從實際面來看「總統府」,儘管它外表雄偉氣派,內部格局則十分擁擠侷促,馬英九先生還在「總統府」第一局服務期間,筆者曾以電話詢問馬先生「總統府」相關問題,他在受訪時也承認,「總統府」內部其實非常簡陋陳舊,有些工作人員上班的空間,極其狹窄,桌椅設施也是因陋就簡,絕非外界所想像的富麗堂皇。日後,歷經李登輝、陳水扁兩任領導人,固然內部擺設作了局部調整與更新,但建物基礎依舊未曾變動。在台灣百物騰漲,物價齊飛的嚴峻情勢下,「總統府」再怎麼陳舊擁擠,恐怕此時此刻,也沒人敢動內部改裝的腦筋,只好維持原貌,讓員工和台灣民眾,繼續面對這座老建築,發思古幽情了。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