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軍方公開塵封近半世紀的最高機密“國光計劃”:1961年4月1日,臺灣軍方在偏僻的臺北縣三峽地區成立“國光作業室”,動員“三軍”207位菁英秘密研擬對大陸進行軍事反攻的作戰計劃,歷經10年,終因客觀形勢不利以及慘重傷亡,完成的26項作戰計劃從此靜靜地躺在軍方保密櫃裏。
    據臺灣媒體報道,臺“國防部”訪談17位參與國光計劃退役將領,編寫完成“國光計劃”口述歷史,公布反攻大陸秘辛。外界也首次得知,反攻大陸居然是透過挑釁大陸開戰揭開序幕。


    1963年5月2日,敗退臺灣的蔣介石提出開戰指導,親自指示參謀研擬如何炮擊大陸3到4天後,誘發大陸進行炮戰,臺灣方面再向世界宣布大陸挑釁,作為臺灣行動借口,接著是空軍反制作戰,數日後展開登陸戰。但蔣介石的指示在該年5月30日被“國防部”參謀推翻,經常被人評為乾綱獨斷的蔣介石,卻採納了參謀意見。


    1960年,臺軍方成立“國光作業室”,由朱元琮中將擔任主任,正式展開擬定反攻大陸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之前,曾經進行規模較小的“凱旋計劃”、“中興計劃”,都不如“國光計劃”具體與范圍廣泛。為了掩護“國光計劃”,臺軍方另外在臺北縣新店碧潭成立“巨光計畫室”,研擬與美軍進行聯盟反攻作戰,藉以隱瞞美方臺灣預備進攻大陸的軍事意圖。


    “國光作業室”下轄陸光(陸軍)、光明(海軍)、擎天(空軍)三個作業室。陸光下轄光華(登陸作戰)、成功(華南戰區)兩作業室。光明下轄啟明(63特遣隊)、曙明(64特遣隊)兩作業室。擎天下轄九霄(作戰司令部)、大勇(空降特遣)兩作業室,動員三軍菁英207人。


    “國光計劃”含“敵前登陸、敵後特戰、敵前襲擊、乘勢反攻、應援抗暴”等五類26項作戰計劃,所有計劃都策畫到師的任務層級。1965年6月24日左營桃子園外海實施模擬登陸演習,5輛LVT被浪打翻,造成數十人殉職,是“國光計劃”演習中傷亡最大的一次。


    而“國光案”在1965年達到高潮,6月17日,蔣介石在臺陸軍官校召集軍方基層以上幹部,以官校歷史檢討會為名義進行精神講話,預備發動反攻,所有幹部都已預留遺囑,軍方同時選擇最適合登陸戰發起的D日。


    8月6日,海軍劍門、章江軍艦執行海嘯一號任務,運送特戰人員,偵測大陸沿海臺灣實施國光計劃所需情報,遭大陸魚雷艇伏擊沉沒,殉難官兵近200人,11月14日,一艘海軍永字號在烏坵被大陸解放軍擊沉。


    慘敗的海戰,讓蔣介石理解到喪失制海優勢,發動登陸戰至為困難,從此“國光計劃”規模逐年縮減。1970年後,國際局勢丕變,臺灣退出聯合國,反攻大陸難獲國際認同。“國光作業室”于1972年7月20日裁撤並入臺“國防部”作戰次長室,至此,反攻大陸成為絕響。


 


 


有人說,反攻大陸只能說不能做,純係虛聲恫嚇。


彼輩不知道蔣介石反攻大陸的雄心壯志堅如盤石。


蔣介石說:


「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與其被美國人出賣而死,不如戰死在戰場」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


—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 胡志偉


民間著述迫使官方公開檔案


去年十月,香港出版了一本《反攻大陸機密檔案》,將四十多年前蔣介石的反攻大陸部署公諸於世。


此舉促使台灣國防部用口述歷史的體裁,編印了一本《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從另一個角度將這一段早已被國人遺忘的歷史呈現在公眾面前,也證實了民間出版的這類書籍絕非無的放矢。


這本四百八十頁的厚書,是國防部史政編譯局對十七位六十年代參與擬訂反攻大陸實戰計劃的國軍退役將校的訪問實錄。這十七人除了葉昌桐因拉法葉軍艦採購案名噪一時以及曾任軍事情報局局長的黃世忠外,幾乎都是默默無聞的軍人,但在參謀作業方面盡皆一時之俊彥。


這十七人,以軍種分,有陸軍海軍各七人,海軍陸戰隊三人;以軍銜分,有上將一人、中將九人、少將五人、上校兩人;以學歷論,全系陸海軍官校畢業,其中八人曾赴美國進修軍事;以資歷論,十四人在抗戰時投筆從戎,分別因長沙會戰、上高會戰、古寧頭大捷、海南保衛戰、大陳撤退、反攻東山島、八‧二三炮戰敘功,兩人參加過三十年代剿共戰役;以人事背景論,有胡宗南英秘、郝柏村侍衛官各一、受桂永清賞識四人,此十七人全都因參謀作業出色而受蔣介石的賞識與器重。


以家庭出身論,這十七人全系出自中上家庭:鄉紳、商賈、醫生、報人、律師,乃至教育廳長、縣長,其中兩人是抗日烈士子弟。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毛澤東在大陸強力推行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搞得民窮財盡,民冤沸騰、赤地千里,四千多萬農民活活餓死。


在台灣臥薪嘗膽十二年的蔣介石確認反攻大陸時機已經成熟,乃於一九六一年四月一日,下令國防部在台北縣三峽成立「國光作業室,專門擬定反攻大陸的作戰計劃」。


為配合戰備作業需要,陸軍總部成立「陸光作業室」下級任務部隊——華南戰區設立「成功作業室」負責第三階段(建立攻勢基地)計劃之作業。第一階段(建立灘頭陣地)和第二階段(建立立足地區)作戰計劃之作業,則有「光華作業室」,敵後特種作戰則有「武漢作業室」等。


海軍總部設立「光明作業室」,下級任務部隊則有艦隊司令部的「啟明作業室」,海軍陸戰隊有「曙明作業室」等,空軍總部有「擎天作業室」,下級任務部隊為作戰司令部的「九霄作業室」和空降司令部的「大勇作業室」等,金防部設有「龍騰室」。三軍參與人員共有二百零七人。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為了掩護國光計劃,軍方另在台北縣新店碧潭設立「巨光計劃室」,研擬與美軍實施聯盟反攻作戰,藉以隱瞞國軍單獨行動反攻大陸之意圖。


此後十一年,這一任務編組總共擬訂了一百一十三本各類計劃,其中包括自力反攻計劃——國光計劃廿六種,聯盟反攻計劃——巨光計劃六種,其案卷裝滿了十七個大型保險櫃。


依照蔣介石最初的指導思想,首先是要打下廈門,建立一個穩固的前進基地;登陸初期,先截斷鷹廈鐵路,使共軍無法適時增援;立足廈門後,迅速建立攻勢基地,讓國軍增援部隊迅速從金門出發,再依情勢發展,左旋進軍廣州,右旋馳騁湘閩。


關於反攻登陸地區,經蔣介石親自核定為廈門與福州。由於台灣西海岸距離福廈地區分別為100與125海浬,倘若夜航,夕發朝至,國軍海空軍掩護支持較易,有金門馬祖兩島充作前進基地,後勤供應亦較便捷。


有關反攻軍第一梯次登陸之兵力編組,概定如次:
登陸廈門地區:擬定為一個加強輕裝軍,附山、野炮、輕戰車與特種部隊以及海軍陸戰師主力編成。


登陸福州地區:擬定為一個加強輕裝軍,附山、野炮、輕戰車與特種兵部隊,以及海軍陸戰師之一部編成。


渡海船隻,出動海軍運輸艦艇,並擬徵用商船,勉強可運一個軍三個師。預定登陸軍佔領灘頭陣地後,即自金門抽調一個師、馬祖抽調一個加強團,以小艇與機帆漁船分別增援廈門、福州兩地。


第一階段反攻作戰須使用陸軍總兵力的三份之一組成兩個集團軍,以第一集團軍麾下美械部隊兩個軍五個師、國械部隊兩個軍六個師佔領廈門地區;以第二軍團麾下美械一軍三師、國械二軍六師佔領福州地區,進佔南平。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金門防衛司令部下設的「龍騰作業室」擬訂的「龍騰一號計劃」規定由國軍19、58師擔任正面攻擊,69師為預備隊,另派一個團向廈門的澳頭方面作牽制攻擊,並掩護五通道方面側背。一九六三年七月,蔣介石親睹圖上兵棋演習後,非常高興。於是便有龍騰二號計劃出台,擬在反攻軍佔領泉、漳、廈要域後,以主力挺進廣州,另以一個加強師在晉江、九龍江之間掩護主力軍側背安全。


為瞭解決渡海載體,「大業計劃」建造了登陸艇110艘,「中興計劃」製造了各型小艇164艘,總共274艘,還開鑿坑道提供小艇囤駐。為了籌措造艇經費,財政部還開徵了「國防捐」。


當時決定反攻軍第一師師長是孔令晟,第二師師長為張振遠。蔣介石親自召了這兩個登陸師所有的營級以上主官,分別勖勉鼓勵。為了縮短航渡時間,乃將陸一師移防到澎湖,並趕建澎湖機場,讓戰機增加留空時間,提高作戰效益。另外陸二師留置台灣,以便分散裝載。那時所有三軍器材大量囤儲,陸軍也負責採購登陸海灘時使用的鋼席,大批後勤物資源源不絕向金門地區集中。


有人說,反攻大陸只能說不能做,純係虛聲恫嚇。
彼輩不知道蔣介石反攻大陸的雄心壯志堅如盤石。


一九六一年七月十一日他在日月潭召見正副參謀總長彭孟緝、馬紀壯作了以下重要指示: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一、當前革命情勢對我有利……三個月內,東南亞一定有事,歐洲半年內也將有事。大陸災情嚴重,社會很亂,毛酋與赫魯曉夫裂痕日大。孟子有云:「雖有智慧,不如乘勢」。赫對毛、對我同視為敵人,國軍反攻,如不打到黃河,俄不會助共;即使到黃河線時,亦將先清算毛再援助中共親蘇派。


二、我反攻初期,俄一定阻止共匪轟炸台灣,因美國決不會放棄協防條約的責任。且我攔截能力甚強,共匪炸台不易。我反攻初期,美方不能不協助,但共匪打台灣,美國不致袖手。目前我們必須獨力奮鬥。


三、越南目前情勢危急,南韓亦然。假設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大陸人民要不要我們回去,是個大問題。如我們現在不奮鬥打回去,則不再有希望光復大陸;我們只有拚死打回去才有前途,絕不可苟安。


四、國軍目前戰力最高,從明年起則將下降,士氣目前不用,等到下降,則更不可能反攻。


五、我過去曾與美國有默契,只要大陸發生抗暴,國軍即可反攻。一旦我特戰部隊空降大陸,若能佔領一城鎮取得民眾擁護,即可發電報請求國軍支持。如此,影響就很大,此時國軍可乘機反攻。


蔣介石的堅毅意志還表現在以下言行:


一、一九五二年五月九日,蔣與美軍太平洋總司令雷德福(後升國防部長)會談時,雷氏主張由美國海空軍協助國軍攻佔海南島以牽制韓戰戰場上的共軍,但蔣力主在閩浙登陸。


二、一九五三年一月四日,美國紐約論壇報記者希金絲問:「如果美國以斷絕援助為要挾,阻止國軍反攻,閣下將如何自處?」蔣回答:「不管有無武器供應,我都要反攻!」


三、一九六一年七月十一日蔣對彭孟緝、馬紀壯說:「建設台灣為的是反攻大陸,否則我可以摜紗帽不干!」


四、中共試驗原子彈成功後,一九六四年十月蔣在台北石牌對國軍高級軍官訓話云:「我們只有戰,才有生路;不戰,只有死路一條。與其在共黨原子彈轟炸下而死,不如戰死;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與其被美國人出賣而死,不如戰死在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五、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十日,蔣在金門對軍政幹部訓話說:「我明年就是八十歲的人了,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


六、一九六三年五月二日對國光計劃幕僚說:「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如果等到美國人同意再反攻,這是不可能的。虎嘯、龍騰計劃(按:指在福建廈門、將軍澳、鎮南登陸),無論如何都無法對美國顧問保密,與其躲躲閃閃,不如乾脆明白告訴美國人,我們要反攻了。除了目標區保密外,其餘不必避諱他們」。


七、蔣說:「我的指導概念是:先持續三、四日炮擊,誘發炮戰。我方可向世界宣佈:中共向我挑釁。此舉有利於我方反攻行動。繼之,空軍開始反製作戰,數日後便登陸。中美協防條約並未規定不准國軍反攻,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八、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廿七日夜,蔣召彭孟緝云:「虎嘯二號計劃是從台澎發航,需十多小時方能到達目標區,在登陸前美國一定會發覺並傾力阻止。所以,我想用金門的兩個師發起第一梯次實擊,等到登陸了,美國要阻止也不怕了,由台灣出發的陸戰師和由澎湖發航的一個步兵師,預定D日(登陸日)中午到達戰場,這樣,
D日我們就有四個師到達戰場。」


美國外交官洩密緻使國軍突擊隊全國覆沒


在此期間,蔣介石頻頻視察海軍陸戰隊、海軍艦隊的模擬登陸演習以及國光、龍騰計劃的兵棋推演。副總統兼行政院院長陳誠對高級軍官訓話時說:「美國國務院已準備五億美元支持我們反攻大陸」,在某些軍港,海軍官兵停止休假,軍艦隨時準備升火啟程,D-day指日可待。


然而,美國的態度是從曖昧不明逐漸走向堅決反對。在艾森豪威爾總統任內,其決策部門尚存利用國軍牽制越戰的打算,但民主黨的肯尼迪就任美國總統後,形勢就發生了變化,美方的戰略重心逐漸偏向於拉攏中共掣肘蘇俄,所以不願因支持國軍反攻而開罪中共。


一九六二年六月廿三日,美國駐波蘭大使卡伯特在華沙會談中向中共駐波大使王炳南洩露了美國不支持國府反攻大陸的底牌,致使中共壯起膽來全面備戰,集結重兵圍殲了幾十支國軍反攻突擊隊。一九六三年五月廿二日,肯尼迪在記者會中宣稱:中華民國政府反攻大陸應先與美國協商。


與此同時,駐台的美國顧問與協防部軍事顧問人員嚴密監視國軍的戰備動向,其視線從兵工廠的生產情況、外島運補頻度、觀看軍事演習直至硬闖三峽陽明營區查看「成功作業室」、用美軍協防部直升機飛臨三峽「國光作業室」上空盤旋偵察。然而,對蔣介石的雄心壯志打擊最大的乃是八‧六海戰與烏坵海戰的失利。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八‧六海戰的起因是陸軍總部派遣十幾個特種作戰隊員到汕頭外海的東山島實施偵察與襲擾,目的是試探共軍沿海防務的守備實力,兼試探美國的反應,倘若共軍防務鬆懈,一九六五年就發兵反攻。


人員由海軍派遣剛從美國接收回來的一千二百噸級巡邏艦劍門號與另一艘四百五十噸級的章江艦秘密運送至東山海域,俟特戰隊隊員完成任務再接運返台。這是國軍海軍史無前例的派遣將級指揮官擔任戰術指揮——由胡嘉恆少將上艦指揮這支特遣艦隊。


為了迷惑共方雷達觀測,艦隊故意繞到香港海域然後再往北航行,不料艦隊出海以前發生洩密事件,共方雷達、通訊站早已偵悉,共方海軍請示毛澤東後,部署了十六艘魚雷快艇與襲擊艇嚴陣以待。


共軍首先以高速炮艇圍攻章江艦,迅速擊中章江艦的彈藥庫,大爆炸使其很快下沉。數浬外的劍門艦馬上馳援,戰況空前激烈,雙方死傷纍纍。由於劍門艦艦舷較高,共軍炮艇逼近時,劍門艦火炮形成死角,故艦面官兵幾乎悉數遭機關槍射殺。隨後共軍魚雷快艇接近劍門艦施放魚雷重創該艦。指揮官胡少將身負重傷受震落海旋即殉職,艦長王韞山頭部重傷落海被俘。


八月六日凌晨,海軍總部戰情室發覺與二艦通訊中斷,立即通知空軍派戰機增援,然空軍作戰司令部與空軍擎天作業室絕緣,竟對此次重大作戰任務一無所知。等到海軍總司令劉廣凱陪同參謀總長黎玉璽(黎昌意之父)到陽明山進謁總統,天已大亮。


空軍出動戰機到汕頭海域偵察時,但見海面上有很多漂流物,卻無兩艦蹤影。八‧六海戰失利原因,不外乎敵情不明、通信聯絡不佳、海空欠缺聯繫等等,從大陳島之戰以來,共軍慣用小型艦艇憑藉島岸地形地物與夜幕作掩護,瞬間襲擊國軍大型艦艇,每次都是殺得國軍措手不及,待國軍海空增援時,共軍艦艇便魚貫般衝往海岸,可惜國軍一直未吸取慘痛教訓。是夜殉難官兵二百多,折損三員戰將。


同年十一月十四日夜間,國軍海軍對烏坵運補,後遭烏坵對面海港潛伏之共軍小艇襲擊,護航艦永字號炮艦被擊沉,另一艘被擊傷。這兩次海戰中,八‧六之役共艇幾乎全軍覆沒,烏坵之役沉四傷一,但均屬小型艇,無庸置疑國軍損失慘重。蔣介石極為震怒,海軍總司令劉廣凱上將引咎辭職,繼任的馮啟聰亦受蔣氏訓斥。


一九六七年,蔣氏年逾八十,精力已不復當年。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美國尼克松政府訂下聯(中)共反蘇之國策,國府被迫將戰略方向從「主動反攻」改為「攻守兼備」再改為「防衛復興基地」。


而政府預算已著力於十大建設,國防經費僅僅用於加強防衛設施,如興建陸軍大炮、戰車掩體、空軍基地之機堡、佳山基地之籌建、蘇澳軍港之闢建等等,攻勢戰備從此銷聲匿跡,國光作業亦日趨停頓。一九七二年七月二十日,國光作業室被正式裁撤,至此反攻大陸成為絕響。


以上絕密數據原載於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的內部出版物,此書只限於軍界高層傳閱,筆者摘其要端以饗《前哨》月刊之讀者。


這本480頁的厚書,給後人留下的印象,正如卅一年前蔣介石逝世後美國副總統洛克菲勒奔喪時所述:「他的果斷、大勇和愛國情操足以使他在人類歷史中永垂不朽」,以及紐約時報評論所云「至死不渝其志」。


-------------


插圖:一、國光作業室主任朱元琮中將是深受蔣介石器重的參謀計劃專家。他參加過陝西剿共、營救蔣氏的潼關之戰、淞滬抗戰、台兒莊戰役、鄂西會戰。在兵敗如山倒的戡亂戰事中,他是少有的敗中取勝將領,在收復巨野、亳州、土山集解圍胡璉軍團、進剿浙東共軍、保衛大上海諸役率領一個師縱橫馳騁均建有奇功。一九六
○年奉派為雙十國慶閱兵典禮總指揮官,同年深入滇緬察邊區指導邊境反共游擊戰爭。朱將軍今年九十二歲,猶龍精虎猛。
二、劍門軍艦與章江軍艦
三、《塵封的作戰計劃》封面
四、八六海戰倖存的五名海軍英雄在基隆海軍醫院記者會上報告作戰經過,受傷戰士由戰友扶持出席。 (博訊記者:蔡楚) [博訊首發,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台軍最近出版新書,揭開當年所謂「自立反攻」大陸的秘密,訪問參與計劃的15位「將軍」,透露蔣介石父子曾幾度試圖展開行動,但為美國反對。該計劃在1965年海戰失利後重挫。


據即將在7月2日出版的香港《亞洲週刊》報導,書中說,蔣介石撤守台灣25年,年年都想反攻大陸。蔣介石親自指導國軍研擬「自立反攻」戰略計劃,並於1961年4月1日成立主導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室」,此項最高機密活躍於整個60年代,而於1972年7月20日裁撤。


台軍方史政編譯局最近出版了《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口述歷史》,引起海內外的高度重視。這本書訪問了當年親身參與所謂「國光計劃」的15位將領和2位上校,詳述他們所經歷的「國光計劃」。



「國光計劃」初期編制人員達207人,1967年12月1日縮編為105人,參與作業的人員皆為三軍之精英。這群精英擬定了26項「反攻大陸」作戰計劃,參謀研究方案計有216種,當局向蔣介石口頭陳述了97次的研究報告。


「國光計劃」擬定的「反攻大陸」作戰計劃依不同性質分為五大類︰「敵前登陸計劃」、「敵後特戰計劃」、「敵前襲擊計劃」、「乘勢反攻計劃」、「應援抗暴計劃」、並藉兵棋推演以及緊縮裝載、快速下卸、商船艤裝、渡海測驗、空降多載等實兵演練,以驗證反攻計劃之可行性與適應性。



據瞭解,國民政府除了秘密進行「自立反攻」的「國光計劃」之外,另外為了爭取美援,由余伯泉主持美台聯合反攻大陸的「巨光計劃」。據當年主持「國光計劃」
10年的朱元琮說,「巨光計劃」只是蔣介石為應付美國的一種策略,一方面掩飾了「國光計劃」,一方面爭取更多美援。蔣介石真正放在心上、念茲在茲的是「國光計劃」。



據肯尼迪時代擔任美國國務院情報及研究局局長(後出任遠東事務助卿)的希斯曼(RogerHilsman)在回憶錄中說,蔣中正和蔣經國父子曾向美國施加強大壓力,要求支持他們「打回大陸去」。那一年是1962年。



畢業於西點軍校的希斯曼一直懷疑台北方面所說的大陸同胞會配合台軍對付大陸的說法。1962年3月初,美國國務院在馬尼拉召開駐亞太使節會議,由遠東事務助卿哈里曼主持。做過駐蘇大使和紐約州長的哈里曼(W.AverellHarriman)派遣希斯曼到台北,探聽反攻大陸的虛實。


希斯曼一抵台北松山軍用機場即直接奔至蔣經國辦公室。蔣經國引用大量敵後情報向希斯曼說明「大陸同胞渴望王師回大陸」,並陳述準備在1962年虎年反攻大陸的理由。但希斯曼認為反攻大陸問題並不像蔣經國所說的那樣單純。


而兩蔣總統對美國的勸阻,並不感到灰心和氣餒。據華府於1998年8月解密的機密文件顯示,蔣介石曾於1965年越戰升高時,向美提出國軍反攻大陸以支持越戰美軍的計劃,但遭五角大樓參謀首長聯席會議的反對而未成。由於美國的堅決反對,蔣總統的計劃終成泡影。


---------------------------------------------------------------------------


台獨匪幫與其支持者同路人看清楚,


無論你們用多少謊言來欺騙,


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


蔣總統一生為國為民,


到後來卻被共匪.台獨等奸逆侮蔑,


各位知道嗎?


當蔣總統在病重昏迷之際,


口中仍然念念不忘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反攻大陸救中國,


試問你們這一些台獨匪幫中有人可以這樣嗎?


反攻大陸以做,但不能說,


台獨迷夢不能做也不能說


望各位三思啊~~~


-------------------------------------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