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台灣,「街頭民主」一定要見習一下的啦!抗議的紅色布條在右手綁成手環,來自南京的黃艷梅,美美地跟台灣警察合影留念一下吧。



馬英九總統決心要在八月的立法院二次臨時會通過「陸生三法」,其實近年已有不少大陸學生以「交換學生」方式來台,去年更開放自費來台「短期研修」。即使在台研修的費用不菲,「在台念一學期,在大陸念四年」,至今仍吸引近三千名「八零末、九零後」的陸生來認識台灣。


在這群大陸學子的眼中,看到的,是怎樣的台灣?陸生瘋台灣,在台的日子又是怎麼過的?


傳播教育頗富盛名的世新大學吸引不少陸生自費前來研修,本報攝影記者陳柏亨長期以鏡頭記錄部分世新陸生的在台生活;在即將歸鄉之前,六名研修生與記者暢談他們的「台灣經驗」,也算是陸生觀察台灣的「意象切片」。


為呈現年輕學生的鮮活描述,以下訪問以對談方式呈現。


問:為什麼想來台灣短期研習?
邱妮(延安大學會計系):我們對台灣非常好奇,很少大陸人能來。我們只在學校書上讀過:台灣有「高山族」、有中央山脈;四分之三的面積是山,四分之一是平原。還知道台灣出名的是日月潭、一零一,還有,明星超多!


崔嵐瀾(北京中國傳媒大學音樂傳播系):我很喜歡台灣作家李欣頻,她的書讓我重新畫我的人生藍圖。她到北京演講,我也去了。我非常好奇,是什麼的環境可造就出這樣的人。


 
 
「金曲獎」可是「追星」盛典,來自北京的洪麗丹(右)在雨中站了幾小時,為了一睹偶像,淋溼也「很值」!。



問:很多台灣學者會比較兩岸學生,常說「大陸學生非常用功,台灣學生輸了競爭力」。你們的觀察呢?
黃曉琳(延安大學金融系):大陸的大學那麼多,很難一概而論,有些學校早上是要「點操」(早起點名)的,(崔嵐瀾補充:學習有些專業的同學像是主持、表演,他們需要早起去練功、發聲練習、體能訓練什麼的…)。


要說用功,我們到了台灣,有了你們對我們的「期待」,不用功也不行!要是在大陸,蹺課還蹺得更兇!哎,形象問題!


台灣同學打工是打得兇,花很多時間掙錢,累積實務經驗。所以,大陸學生是理論主義,你們是實踐主義。
龔益民(南京審計學院市場營銷系):我在台灣也打工——去上電視!談兩岸大學生有什麼不同。


 


 
 
蓋滿名勝戳記的印章本子,記錄在台灣的旅行記憶。來自南京的陸建宇蓋了滿滿兩大本。



洪麗丹(中國傳媒大學傳播學系):你們常說,「大陸學生贏在勤奮,台灣學生贏在創意」,這我不喜歡,我覺得這是貶抑!因為勤奮是一種態度,是可以培養的;創意卻是天分!


崔:對,就好像我們是沒別的長處了,只好靠「勤奮」了。


洪:現在全世界的年輕人都一樣:愛玩,愛潮流,愛鬼點子,陸生絕對不是書呆子。當然,不管台生還是陸生,都會有相當愛學習的。我覺得世新文學院學生就很勤奮,一下課就問老師,上課翻開的都是課本,也認真做筆記,可見勤奮與否,不是陸生和台生的差異。


崔:還有老師在課堂上說:「你們要好好巴結這兩位大陸同學,這兩個人是要去中央電視台工作的,都是幾億人收看的啊;你們以後要去北京找工作,要投靠她們了…」我覺得非常、非常怪!有時覺得,是來了台灣之後,才發現:啊,中國有那麼強、那麼值得羨慕嗎?還有老師開玩笑:「哪天解放軍打來了,你要罩我啊!」


洪:台灣學生是非常自信的,是有些老師太焦慮了。尤其像我們大傳科系,看得出台灣同學非常勇於表現,很活
期末考結束,來台研習的大陸大學生很忙。忙著採買「手信(伴手禮)」:買超夯的「兩蔣」吊飾、公仔;還像熟門熟路的台灣人,在各家全聯社「掃貨」,蒐購某品牌鳳梨酥。


還忙著打包。有些興奮地交換著行李裡的那些「禁書」該怎麼偷偷運回去?大夥的「禁書單」非常類似:趙X陽的「國家的囚徒」、達X喇嘛的「我的土地、我的人民」,還有「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刻畫文革的「江上的母親」;至於台灣本土作家,只有龍應台的「大江大海」。


即使立法院即將審查的「陸生三法」,讓部分立委對開放陸生來台充滿疑慮;對已來過台灣的這群廿歲上下陸生來說,來到台灣,是對台灣印象的解密,也是中國封閉資訊的解放。


課堂上,老師講「美麗島」、「野百合」、「紅衫軍倒扁」, 免不了提到「六四」;電視上,馬英九和蔡英文辯論ECFA,看見台灣對大陸的依賴與恐懼;不再有「綠壩」阻隔的網路,終於連上大陸上不了的YouTube、各式網站,世界更遼闊。


他們迷本土連續劇「夜市人生」,這是「認識台灣庶民文化」的最佳管道,即使聽不懂台語,看著字幕,劇中人徒手「捏爆橘子」的誇張劇情,陸生跟台灣觀眾一樣high。


對陸生而言,台灣經驗,是個看待世界、發現自身的新起點。如同解嚴前的台灣留學生到了外國,終於發現島國歷史的新面目大陸一樣。


來到台灣,既是交流,兩邊好的壞的都掩藏不了。大家比的,就是兩岸的各自的包容力與自信;拚命貶低、防著對方,也長不了自己志氣。


問:對台灣大學生有什麼觀察?



延安大學黃曉琳(左)和邱妮,到夜店,體驗台灣夜生活。



洪:校園裡好多同性戀!可能是學校很多藝術科系的關係吧?有個超帥的「拉拉」(女同志),大家都知道她的女朋友是誰。這裡好開放,大家都知道誰是(同性戀),大陸就沒有這麼大方了。


邱:還有,台灣男生普遍都比較「娘」,非常注重外表,在公車就直接翻出鏡子弄頭髮,還一直撥、一直撥!他根本不在乎人家看,或者根本就是要大家看!大陸男生不會、也不敢這樣的。


女生都化妝 到處假睫毛


龔:我們大陸男生是不常照鏡子的。大陸女生來這裡,心裡好受傷——因為發現台灣男生的腿居然比大陸女生的還細,哈哈哈!


洪:用我們的話說,台灣女生很「嗲」。我們傳媒大學化妝已經算多的,但世新是「沒有女生不化妝」; 而且,假睫毛氾濫!真的,到處都看到假睫毛……女生的皮膚都好好啊,台灣那麼曬,怎麼她們還是那麼白呢?羨慕嫉妒恨啊(這是大陸現在的流行語),哈哈哈!


問:兩岸的關係敏感,很多人對大陸的感覺很複雜;會覺得我們對大陸人有什麼刻板印象嗎?


你用山寨版 心被捅幾刀


龔:台灣人一想到大陸,就想到「山寨」。像我的iPhone,數學老師一口咬定「你這一定是『山寨』」,還連說三次!


邱:有些人一看到商品是「Made in China」,就不買……


崔:好像跟大陸沾上邊,都是「黑心貨」。我們也有感覺,也會傷心,我曾經同一天,心上就被捅了幾刀!上「廣告創意」課,外面的老師來上,她放各個國家的照片,呈現不同國家的意象,放到中國,就是三輪車載著過多的東西,典型的中國底層農民的形象,辛苦、卑微、落後。


同學小組討論「中國印象」,有個同學就說「黑心棉」什麼的,他當時不知道有陸生在。晚上我逛夜市,看上一件上衣,我猶豫了一下,攤子老闆娘聽我的口音就說,這種質料,你們那裡沒有啦。


中國了不起 聽了不習慣


眾人(七嘴八舌):老闆還會說:「嫌貴,你去買大陸貨啊!」也有人會問我們:「你們大陸有捷運嗎?你們公車上也有悠遊卡這種刷卡機嗎?」在南部問路,也有老伯伯說:「你們為什麼不講台語?」


問:來到台灣,對兩岸關係,還有台灣的「藍綠」,有什麼觀察?


崔:有人跟我說,你們大陸對準我們的飛彈,可不可以不要打我們深藍的?哈哈哈!民間是很戲謔看這些問題的。


有一次到國父紀念館的活動當志工,有位伯伯跌倒流血了,我去幫他,他聽我的口音,馬上抓著我的手:「妳是大陸人?啊,同胞啊!」我要他趕快止血,他興奮地說:「流點血算什麼!中國一定會強!一定會強!」還問我:「妳來台灣念書有沒有錢用?我給妳錢!」太熱情了,我很吃驚。還一定要給我他的手機號碼,要我馬上輸入。所以,他在我手機上給他起了個代號:「林愛國」!


來台灣之後,到處都是「中國富了,了不起」的說法,這些在大陸反而感受不深。


下一站幸福 司機好可愛


台灣人真的很熱情,大陸人就冷些,不會這麼熱情對待陌生人的。




離台前一晚,台灣同學載著黃曉琳到陽明山,要等擎天崗的日出。大陸多「禁摩」,騎機車是難得體驗。


洪:我好喜歡六六六公車那個司機,每天都那麼熱情地喊:「歡迎光臨」、「祝您事事如意」,要下車了,他還會說:「下一站,幸福喔!」太帥了!大陸的公交師傅沒有這樣的!


龔:台灣的民宿超棒。綠島是最難忘的,因為南京「禁摩(禁行機車)」,我在綠島騎了機車環島,很過癮——沒駕照也可以!


問:你們知道台灣要審陸生法案,裡頭有「三限六不」,包括不准談戀愛?


洪:知道啊,很好笑,那是現代版的梁祝嗎?哪能叫人別談戀愛啊?這是自然而然的!我同學去年到義守大學交換學生,交了台灣男朋友,很多人不看好;可是他們才不管,他們約好,將來一起到國外留學,今年暑假還到上海看世博!感情禁不了的啦,能禁的話,還叫民主嗎?


至於,怕我們搶台灣人的工作機會,現在全世界都往大陸奔,不承認大陸學歷的話,哈哈,我們也不想厚顏留下來啊!


 


以上文章引用自聯合新聞網
slide show http://blog.udn.com/copydesk/4323549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