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曾經統治台灣五十年,對台灣的治理從初期的鎮壓逐漸轉為同化,戰時並經由總督府推動皇民化運動,要求台灣人說日語、穿和服、改日本姓名、廢棄民間信仰等等。這種文化移植強烈的衝擊習慣於中國傳統的漢人,更使得當時知識份子所組織的文化活動或集會中往往帶有反抗的政治色彩。但隨著統治時間的推移,不論接受與否,日本文化仍對於台灣仍有影響,除了在當時的硬體建設可以感受到外,許多層次的影響或習慣都是深入庶民文化的。


日治時期所留下的公共建築多具有日本風格,最具代表性建築的就是總統府;而台灣的「縱貫鐵道」仍延用日式的右駕左行系統;地名方面:高雄、清水、松山也都是日治時代移植自日本本土的一些地名;而在飲食習慣與娛樂生活中所出現的日本語文常常轉化為台灣話來使用,例如便當/弁當(飯盒)、刺身(生魚片)、看板(招牌)、注文(預定)還有氣持(音 kimochi,指情緒或心情)等甚至有些已經內化到台灣庶民文化,而很少人察覺的:台語的黑輪是日本的關東煮(發音接近),甜不辣是日本的天婦羅(也是發音接近),等等在台灣語言中不勝枚舉。而二戰前後台灣的歌曲受到日本歌謠的創作模式所影響,多帶有濃厚的東洋風格。


國民政府來台之後曾經禁止日本出版品的輸入,並試圖消除日本文化的影響;然而日本式的建築雖能拆除,文教雖能禁止,但是這些做法並不能完全禁絕台灣對外來文化的吸收。1990年代以後,政府逐漸開放管制,日本通俗文化在台灣變得十分普遍。目前台灣有十幾個電視頻道播放日本節目,許多年輕人喜歡日本偶像明星、蒐集日本的流行資訊,成了「哈日族」。但這樣的文化現象只是物質上的流行,往往不被認為是精神層面的;而另一方面,常在日本文化中所提到、信義忠勇、犧牲小我而略帶的悲劇的性格「武士道精神」、獎崇專業的達人工匠精神,並未成為台灣民眾所普遍崇尚的信仰。


也有人指出,日本文化對於台灣老一輩的影響是一種「錯置的鄉愁」。國民黨過去對於鶴佬文化有一定的限制及破壞,例如電視節目很少有真正的鶴佬連續劇,最多只是鶴佬語發音、由外人想像的鶴佬連續劇(只有語言模仿到,文化及生活卻與實際相差很多)。老一輩的台灣人卻能由日本連續劇找到更多相近的生活、文化經驗;使得老一輩的台灣人只能依賴日劇來解「鄉愁」。


台灣受了日本五十年的殖民統治,日本人在台灣留下的並不僅是那些古意盎然的紅磚建築,也深入到了日常生活的層面,包括四處林立的日本商品店,生活中所使用的稱呼語彙;台灣商業文化的領域在資本主義掛帥的今日,更是充滿了日本的影子,從企業經營的手段到產品本身都受到日本強大的影響。戰後隨著日本在台灣的大量投資,日本文化亦不斷侵襲新一代的台灣人。到底台灣人受到日本人多大的影響?我們在面對一波波的外來文化時,究竟要如何自處?以下就文化的觀點來探討。


→在商業領域,台灣基於歷史背景與本身特性,最易接受日本的卡通漫畫、雜誌、電視節目、卡拉OK、柏青哥等商業娛樂事物,大量引進台灣。而台灣的商人更是時時游走於台北與東京之間,主動地將日本的高招帶進來以取得領先的地位。在台北街頭,如東區的霓虹燈、商店陳設、夜生活的繁華亮麗,就彷彿是東京的池袋或澀谷等鬧區,它們幾乎是同一種設計或經營概念下的產物,當然前者是後者漠然的移植、抄襲。


→在青少年流行文化的領域中,日本的聲勢更是可觀,且看日本所擅長包裝俊男美女的青春偶像愛情劇,只要在日本收視率佳,在台灣就絕對可以引起一窩熱,日本的唱片業和出版業也都侵入到台灣的地盤。女孩們流行穿泡泡襪、照貼紙機,這些日本高中女生流行的東西,逐步的擴散到台灣,從小學生到大學生,我們可以在青少年的族群中,輕易的找到日本的影子。


    戰前,日本文化主宰台灣是為了日本政治統治需要;戰後日本文化在台灣的強勢地位,卻是台灣本身經濟發展的結果。然而不管是那一種,日本文化對台灣的影響並沒有、也不太可能觸及根本的層面。


      仔細分析我們可以發現,台灣吸收日本文化的部分往往是台灣本身已有著共通的基礎,或起碼不會引起本質衝突之處;而那些與台灣族群文化格格不入的日本精神則被排斥在外,不得而入。比如台語歌曲受到日本歌的影響頗大,尤其在形容都會雨夜、落花流水的那種帶有悲意的日本歌,與台語歌十分接近;但是另一部分日本歌中含著風蕭蕭兮易水寒的雄壯情懷,甚至殺機處處的曲調在台語歌中是絕無僅有的。


      雨の夜の花 

雨の降る夜に 咲いてる花は
風に吹かれて ホロホロ落ちる
白い花びら 雫にぬれて
風の間に間に ホロホロ落ちる   

つけて寂しい 小窓の明かり
花を泣かせる 呼吸の調べ 
明日はこの雨 やむやも知れぬ
散るを急ぐな かわいい花よ

雨の降る夜に 咲いてる花は
風に吹かれて ホロホロ落ちる

雨夜花

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每日怨嗟,花謝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有誰人倘看顧,
無情風雨,誤阮前途,花蕊哪落欲如何。
雨無情,雨無情,無想阮的前程,
並無看顧,軟弱心性,乎阮前途失光明。
雨水滴,雨水滴,引阮入受難池,
怎樣乎阮,離葉離枝,永遠無人倘看見。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