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藤在擔任台灣民政長官任內,進行土地調查,戶口普查,風俗習慣調查,推展生物學的殖民政策,促進科學發展與農、工、衛生、教育、交通、警察等,並招撫抗日份子,攏絡台灣仕紳,奠定日本在台灣往後的統治基礎。


後藤新平對台灣的建設,可以說開始於醫療、衛生的改善。1895年,他受聘擔任台灣總督府衛生顧問時,就著手規劃關於鴉片、衛生、自來水、下水道等建設。


接任民政長官之後,後藤秉持「生物學原則」,開始大規模地進行的調查與建設。後藤新平自己就曾說:「殖民地行政計畫,在目前科學進步之下,必須根據生物學的原則。也就是要發展農業、工業、衛生、教育、交通、警察。如果以上各項能夠完成,我們就可以在生存競爭中獲得保全及勝利。」


在台灣舊慣、土地,與戶口的調查方面:舊慣調查,為台灣的文化、風俗、民情、律法留下重要的紀錄;而土地及戶口調查的全面與精確,不但成為日本殖民統治與建設的重要基礎,其影響甚至延續到戰後國民政府在台灣的施政。


在產業上,後藤新平選定了在台灣原本就有基礎的糖業,引進新式製糖技術、經營模式,以及大量資本,促使台灣糖業蓬勃發展。並大力推動鐵路、海港、公路等交通建設。今天的縱貫鐵路,絕大部分就是在他的任內所完成的。在台灣林業史上曾經扮演重要角色的阿里山森林鐵路,亦是後藤新平主導興建的。


但做為一位殖民政府的決策者,後藤新平在台灣所推動的政務與建設,其出發點自然不可能是為殖民地人民謀福利;相反地,殖民色彩相當濃厚。譬如:他所推動的各項交通建設,主要目的可以說是為了建立商品運輸網路,甚或說商業利益剝削網路;阿里山森林鐵路的開闢,其實是著眼於豐饒的森林資源;而大量的日本母國資本投入台灣糖業,則是使得台灣本土的糖商與蔗農遭受不平等的對待。


後藤新平對當時台灣人民的管理也是利用「生物學」作為統治原則。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