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彰化的反國光石化餐會上,馬總統遭到主持人的粗口辱罵和民眾抗議,場面難堪。與此形成強烈對比的,則是綠營總統候選人蘇貞昌和蔡英文在台上的談笑風生,他們輕鬆簽下反國光承諾書,把當年自己推動此案的大氣魄全拋在腦後。



看到這個場面,許多民眾也許會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國光石化是馬政府上台後一手打造的計劃,是國民黨只重經濟、不顧環保的又一顢頇決策,甚至因而得出「邪惡政黨圖利財團、不愛鄉土」的結論。事實其實不是如此,但馬總統在台上連麥克風都拿不到,僅留下百口莫辯的窘境。
真相與人們看到的表象恰好相反。國光石化是2006年民進黨執政時代大力推動的計劃,蘇貞昌、蔡英文任正副閣揆時,還把國光石化當成其「大投資、大溫暖」政策的主軸,轟轟烈烈地鞭策行政體系要全力配合執行;馬政府推動此事,只是政黨輪替後承續執行前朝政策罷了。但隨著大選情勢的激化,蘇、蔡順勢搖身變成了「環保派」,搖旗吶喊要國光石化滾蛋。這樣的形勢變換,投機者選邊易位之快速,讓人咋舌。



國光石化是高達四千億元的投資案,這正是五年前蘇貞昌、蔡英文用它來包裝「大投資」口號的主因;金額實在太動人了,足以幫陳水扁撐起他「拚經濟」的誓言。當時,蘇、蔡不僅訓令各部門設法為國光石化、台塑大鋼廠及中科等大投資案「排除投資障礙」,蔡英文甚至傳出曾致電向環評委員關說;然而,這些案件至今都卡在環評,無法啟動。拿掉這幾個重大計劃後,蘇蔡兩人的「大投資」還剩下什麼可以誇口的東西,他們何不趁此向社會坦誠說明一下?



面對自己執政績效的空洞化,蘇、蔡不去思考癥結何在,不去思考如何解開環保與經濟發展的零和死結,卻選擇了一個最簡單而不負責的方式,就是把自己移到對立面去;以為穿上環保背心,就變成了環保人士。相對的,馬政府承續扁政府政策,試圖為台灣經濟及國光石化等案尋求出路,卻反成為投機政客大肆攻擊的箭靶。



令人不忍卒睹的,倒不是馬總統面對民眾嗆聲的困窘,而是這些投機政客變臉之輕鬆愉悅,好像心理上從不覺得有什麼負擔。蘇貞昌承認推動過國光石化,但辯稱現在全球氣候和產業環境都有了變化,這真是 四兩 撥千斤的推卸法:一個四千億的投資案,少說得有卅年的產業前景評估,建廠在扁政府任內已拖了幾年,現在綠營再換上在野的袈裟來杯葛;業者再怎麼認真專業,如何擋得了政客的論戰技法?蔡英文說廠可以設到沙烏地阿拉伯去,也是「何不食肉糜」的說法;且不提建廠區位、產業關連、勞動力等因素,自己不想費心解決的攤子隨便倒給其他國家,這又是哪門子環保正義?



因此,當蘇貞昌和蔡英文一派輕鬆地簽下反國光承諾書,別忘了,他們也同時收回了自己當初推動的承諾。能用後一個承諾來銷毀前一個承諾,而不稍覺不安的人,人們如何相信他們會履踐承諾?如果變臉是出於理念的覺醒,也許還值得稱許;若只是為了選舉投群眾所好,那不僅濫用了環保的舞台,也只暴露自己的投機。包括蔡英文在副院長任內催促核四趕工,如今卻改唱「非核家園」的高調,這種左右逢源的環保機會主義者,誰敢相信?



馬政府選擇接續推動國光石化案,就得面對扁政府無法解決的問題,包括地點的選擇、環境影響評估及關連產業的需求等等。當然馬總統也可以選擇不接手這個爛攤子,縮手了事,如此能省去許多麻煩,但大家會覺得一個便宜行事的政府更棒嗎?如果選舉要看的不只是政治人物的優雅說詞,也要檢驗他們言行的一致,要估量他們面對問題的氣度,乃至研判他們的綜合治理能力;那麼,反國光石化這場大戲,值得觀眾深度賞析。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