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只說過「時刻準備著」(編注:大陸小學生加入少先隊員時的誓詞)的我來說,政治的紛爭好似離我遙不可及,卻因此,高中時代的我喜好上了台灣政治秀,關注台灣時政已成了高中直至如今生活的一部分。它給我帶來了豐富的精神盛宴,辛辣的感官刺激,充足的飯後談資。


     阿扁選舉期間的全台跑透透,聲嘶力竭的那句「大家講,對不對」;凱達格蘭大道上百萬紅衫軍振聾發聵的「阿扁!下台!阿扁!下台!」;大師李敖聲色俱厲的質問「看門狗,還要自己買骨頭的嗎?」……以至於生於60年代的老媽在小馬哥上台執政乏善可陳的2010年,還問了句「那個阿扁下台了嗎?」


     台灣政治給我這個大陸的「80後」上演著一幕幕生動的政治舞台劇。從泛娛樂化的政治秀延伸到更加具有娛樂精神的台灣綜藝,愈發覺得台灣這個祖國的寶島歷經60年和大陸的分隔,已經孕育了迥然不同的文化景象。


     然而直至大學時代,我才第一次有機會結識來自台灣的台灣人。他叫jeff,其父母是蘇州台商,其女友晨晨是我大學時代最好的朋友。和jeff第一次喝酒便是因晨晨的邀約,酒酣興起便敞開心扉的無所不談。和我同齡的jeff有著很多的相似之處,我們談論娛樂明星,八卦緋聞。我也學會了「機車」「靠杯」「俗辣」等等從未有過的富有樂趣的詞彙。


     然而,高雄市長的選舉(陳菊和黃俊英之爭),我卻第一次和jeff面對分歧和爭論,這一直是我們禁語區的政治話題。有點局外人的我為國民黨黃俊英的落敗和民進黨陳菊的奧步而表達不滿時,jeff卻很不以為然。來自高雄的jeff很不能理解為何大陸人總是毫無理由的偏向國民黨,痛恨民進黨的作為。他說「國民黨也有選舉奧步,為何我們只關注到民進黨呢?況且國民黨老氣橫秋且官僚。民進黨很有活力,執政政績不錯等等」,我努力用理論和CCTV4的新聞報導與評論來說服他,然而一切好像皆是徒勞,因此飯桌的氣氛變得有些「緊張」。


     那次「緊張」後,我慢慢意識到兩地年輕人的不同。生活在大陸的我們習慣了一種聲音的世界,習慣了全票通過的贊成,習慣了講話分幾個方面和幾個重點的語言結構。jeff來自一個多元語境的世界,「反對」在他看來更是應該直接表達的反應,呆板的理論好像毫無說服力。


     如今jeff放棄大學學業和女友晨晨在大學城開店創業,而我還在教室裡認真的上著課。希望即使選擇了不同的道路,畢業後我能有份好的工作,而jeff的創業成功。祝願大陸和台灣亦是如此,彼此借鑒!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