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中國各地,常有一個強烈的感受:這裡變動得太快了,在快速變動之中,是否已經失去了什麼?


     例如江南,書上不是說日出江花紅似火,春來江水碧如藍嗎?江南不該是水鄉澤國,江楓漁火相對映嗎?湖泊連著小川,小川載著漁舟,漁家濱著水湄,那才是江南啊!怎會是六線大道接著八線大道,樓房櫛比鱗次,市招閃爍如台北這個樣子的江南呢?要這樣江南我們還來江南幹嘛?我何不留在台北或飛回多倫多去?我到蘇州,到杭州,到桂林,風景有是有啦,什麼不學,非得學台灣把風景擺進風景區裡不可嗎?為什麼不學瑞士,加拿大,讓舉國皆風景,放眼所見處處都是風景?


     沒錯,十幾億張嘴巴要吃,是該先顧飽人民的肚子是沒錯,巴豆夭夭,還說什麼生態,還顧什麼風景!可是只顧追求經濟發展而丟掉環保,一心顧巴豆而搞得環境變色生靈塗炭絕非正道,這些年來全球看見了中國的「進步」,基礎建設一日千里,這了不起,可是失去了太多太多東西卻也是不容否認的事。


     有一次我去昆山,從一個大樓朝下看,三側都是廠房、大道景觀,一如任何國家任何地方的隨便一個工業城。只有一側,還看得到一個小小的「未開發區」,竹籬茅舍,小湖一汪,湖裡還繫了一隻小舟,天呀,可不是夢中江南風光?多麼珍貴的一景啊!接待我的人只淡淡一笑,說,這,醜死了,落後死了,幾個月後就推平,蓋大樓。


     你們把這一個小地方圈起來,原樣保留下來,我保證以後這裡會是昆山最漂亮也最多人來參觀的好地方。我當下提出這樣的建議,這建議當然像雲煙般三兩秒鐘就消散了。我只好貪婪的再多看這小小一方風景幾眼,我曉得下一趟再來,沒得看了。


     有一年我去天子山的路上,遇到一個土家族市集,老百姓揹著背簍趕集做生意,手上拎著漂亮的金雞、野兔求售;有一年我們行過一個不知名的鄉間,一個石頭搭起來的美麗小屋,我們進去買了一毛五一碗的麵,每雙筷子的一頭都是黑不拉嘰的,但我們都吃得好喜歡。還有一年我獨自在北京胡同裡閒逛,真如劉姥姥初進大觀園,那種氛圍,舉世都找不到的趣味、優雅和浪漫,我回來後還寫了一本叫做北京七小時的少年小說賣給九歌出版社出版,變成了一本長銷書,一直到現在都還在賣。


     我們當然不能自私的要求這些地方維持原來樣貌,以供我們去參觀、欣賞,只是我是多麼期盼那麼有風情風味的東西,能夠用更多的智慧將之保留而無礙所謂進步,這當然是難題,卻非無解。搞進步何其簡單,只要有預算,驢子都可以開出一條條十線八線大馬路,開二十線馬路都容易,不容易的是開馬路還得開出美極了,真有中國特色的馬路才夠本事。中國的人民夠智慧,領導人夠智慧,一定得把這議題列為更優先,因為太多太多的好東西,瞬間就沒了。


     台灣走了太多冤枉路,我的家鄉原來有乾淨的小溪,有密不透天的海岸防風林,有好極了的生態環境,如今,窮得什麼都沒了,窮得只剩下有「進步」,這多麼悲慘。中國那麼美,千千萬萬別複製這種台灣經驗喔!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