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儀說:「李太太(即那位寡婦),妳應該有些話想說。」
這位太太上台了,全場靜默。
「今天,我不是要來讚美的,我不會說他有多好,因為很多人都已經說了。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能讓大家比較不自在的事。」
她說,「我想先從他在床上的表現說起。」


台下觀眾眼神都是問號,看著她繼續說--
「你們都有碰過,早上啟動汽車引擎啟不動的狀況嗎?」
當場她學了發動引擎的聲音,然後幽幽的說:「 well ,大衛的打鼾,完全像是這樣。」


「但,打鼾只是開始,」寡婦繼續說:「他還會製造連綿不斷的排氣聲!」
「有些晚上,他的鼾聲大到連自己也會被驚醒!」
「大衛會驚慌的問,那……那是什麼聲音?」
「這時候我會說,親愛的,只是狗在叫,放心繼續睡吧!」


台上的寡婦,此時語氣一轉。「你會覺得,這很好笑是嗎?」
她緩緩的說,「不過,當大衛真的病得很重時,這些聲音對我來說卻是一種慰藉。
因為,這至少讓我知道,我的大衛『仍然活著』。」
她轉頭望向大衛的遺照,哽咽了:「現在……我再也無法在睡前聽到這些聲音……。」


「到生命的最後,」鏡頭轉向這位寡婦孤單的身驅,看到她緩緩的說。
「 總是這些小小的事情,讓我們永遠記得。是這些小小的『不完美』,一起組成生命的『完美』。 」


「所以我想告訴我的子女,有一天,你也能找到你們生命中的伴侶,
  他們會像你爸爸在我眼中一樣『不完美的完美伴侶』。」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