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解決台灣問題,會與日本談判嗎?
   
    台灣問題實質上是統獨的問題,一方面它是中國的內政,另一方面它實質上已經演變為中美問題。香港問題的解決並不是與香港人談判,而是與英國談判交接主權。澳門問題不是與澳門人談判,而是與葡萄牙談判。解決台灣問題不可忽視了後臺老闆的美國。近幾年的兩岸政策走向是:台灣問題已經成為中美關係的組成部分,中國大陸的對臺統一政策取向實際上已經逐步轉移到與美國打交道。美國的政策取向基本上決定了台獨的消長,台獨事實上是看美國人的臉色行事。台灣問題的解決,不只是與台灣民眾,台灣當局打交道,重心逐漸轉移到美國。正是這樣的格局,台灣事實上希望中美交惡,它怕中美修好,成為“戰略夥伴”,害怕美國“出賣”台灣,所以台灣始終要扮演挑撥中美關係的角色。
   
    近幾年,台灣問題又有發展,台灣問題的日本因素凸現,日本已成為台灣問題的暗涌。日本對臺殖民五十年,對台灣有複雜的情結,台灣也對日本有哈日的情結,陳水扁當局意圖除了美國也拉攏日本來抗衡大陸。現在,日本的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甚至日本朝野認為“大陸打壓台獨也影響日本的國家安全”。日本對台灣成功的殖民,以及持續的滲透,使得台灣的日本情結和日本的台灣情結雙重發酵。終有一天,中國要統一,除了要與美國談判,可能還要與日本談判。這也是非常令大陸不安和極不情願看到的未來。
   
    二.日本對台灣成功的殖民
   
    1895年至1945年,日本人對台灣的殖民非常成功,造成了今天日本人的親日情結。
   
    英國人的殖民印度沒想把印度人變成英國人,但是日本卻要把台灣殖民成日本“皇民”。
   
    日本在殖民台灣初期政策也常有搖擺,一種是西洋派,學英國的的殖民政策“間接統治”,把台灣作為原料供給地;一種是東洋派,把台灣人殖民成皇民。當過日本外相也當過首相的原敬認為:台灣人和日本人“同文同種”,台灣自古是日本的領土,日本對台灣是收復,不是佔領,當年收復台灣的鄭成功的母親就是日本人。日本政府統治初期選擇間接統治,之後又採納“皇民化”政策,日本希望用一百年,把台灣人改造成日本人。皇民化最核心的問題就是教育問題。日本統治初期,限制日本語的教育,讓台灣與宗主國保持距離,以樹立威嚴,會講日語的是統治者,不會講日語的是被統治者。而全面推廣日語是因為當時財政困難,後來經濟狀況好轉,就大力推廣日語。1937年甚至廢除中文,取締中文報刊,強行推廣“改名改姓運動”,甚至向台灣人灌輸武士道精神,動員逼迫他們參加皇軍,大概有二十萬台灣人參加了皇軍,有的台灣人還攻打過祖國。李登輝的哥哥就參加過皇軍,其神靈現在還敬奉在靖國神社。日本人教育台灣人的目的就是要把台灣人變成馴服的工具,不許台灣人報考政治,法律,只許學工科和醫科。日本對台灣的皇民化運動也是建立在一套嚴酷的刑法上的。《匪徒刑罰會》、《台灣刑事會》都是鎮壓恐嚇百姓的惡法。日本還建立了一套兇殘嚴密的警察制度,動輒“行為可疑”,“違反政令”,把台灣變成了十足的警察社會。日本殖民者甚至把中國古代封建社會的保甲制度也移植到台灣,1898年的《保甲條列》規定,如出現“犯罪”,“保甲內的人負有連坐責任”,以台灣人自付經費,自我管理,互相監視告密的保甲制度,為“皇民化”打下堅實基礎,,也實現了日本人的“以臺制臺”的目標。客觀地講,日本的皇民化運動,特別是普及教育運動,也使台灣的人口素質有了提高。
   
    日本成功地把台灣變成工業化殖民地,這是哈日氛圍的主要原因。日本願意向台灣輸出技術,但是從來不輸出民主自由。1937年前,日本在台灣只搞農業和輕工業,不搞重工業,1937年後,開始抓重工業,鋼鐵,化工,機械迅速發展。日本在台灣修建港口,鐵路,工廠電站,水利灌溉等基礎設施。日本交還台灣時,工業化水準,民主教育水準都遠遠高於大陸,連國民政府的一些高官也驚嘆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的進步。
   
    也有可能日本壓根兒也沒想過自己會戰敗,會把台灣交出來,所以把台灣幾乎作為本土來建設,這也是今天台灣有些人親日的原因。甚至有些老一點的哈日族,至今仍認同自己的日本人身份,並不覺得自己是中國人。
   
    三.台灣的親日情結薪火相傳
   
    秘魯前總統藤森結果是日本人,一國的國民變成了另一個國家的總統,豈不是天下奇聞,無獨有偶,台灣前“總統”李登輝不也是這樣嗎,以中國人的面孔當“總統”,實際上有戀日春心,從政經歷與藤森有殊途回歸之妙。這也足見日本拓殖文化的深厚。
   
    藤森的父親移民秘魯,國家困難還補貼船票,發給生活費,少年苦難的移民終成大器,時時不望宗主國的恩情。李登輝家也是世受皇恩,並且也是戀恩之人。李登輝的祖父曾開過賣鴉片和管製品豬肉的商店,父親做過日本的偽警察局長。日本殖民時期,對他們政權所依賴的地主顯貴,把他們的孩子送到日本學醫學農,畢竟醫術和農業都是造福一方的事情。這更增強了日本的統治基礎。日本人還資助李登輝去日本學農,二十幾歲前,李登輝的名字叫“岩裏政男”,他們全家都會說日語,叫日本名字,供奉日本神位,李家還得到“日本國語家庭”的殊榮。為了表達對天皇的效忠,留學的李登輝還慨然加入皇軍,回台灣服役,扛過少尉軍章。日本奶水滋養的李登輝對日本的一往情深始終揮之不去。聽說,他在當“總統”的時候,都是先看日文新聞,再看中文報紙。
   
    與李登輝“情同父子”的陳水扁又怎樣呢?有這麼一個細節,陳水扁宣佈競選“總統”的前一天還在日本,他在東京受到了外相接見,傳說首相也指點迷津,陳水扁競選“總統”分明是日本人給了他鼓勵。包括那個臨門一腳,偏幫陳水扁的諾貝爾獎獲得者李遠哲也是與日本有千絲萬縷的瓜葛。有一年,前加洲大學柏克利分校校長田長霖接受我的採訪時,他也證實我的上述判斷。
   
    陳水扁執政後,提升臺日關係,以增加“拒統謀獨”的安全系數。陳水扁在接受日本《世界》雜誌採訪時公開表示:“台灣的存在對日本只有好處,一旦台灣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日本的安全立即受到威脅,日臺應該加強軍事交流,才能確保亞太安全”。陳水扁甚至還提出強化美日臺“亞洲民主聯盟”,成立可抗衡大陸的“亞太政經濟共同體”,現在日臺交流機構應運而生。日本除了原有的“日臺議員懇談會外,”“日臺議員聯盟”,“21世紀委員會”等機構也紛紛成立。日本還有一個“陳水扁之友會”,這個組織前段時間還向東京市民派發口罩,幫助政府防止“非典”。最近,小泉政府也一直幫助台灣加入WHO。日本右翼勢力最近也加緊與台獨勢力勾結,除了從物質上支援台獨外,個別人還參加了台獨組織,甚至化名中國人的名字散佈台獨言論。日本右翼也竭力美化日本對台灣的殖民統治,日本媒體對台灣也多有正面報道,使普通民眾對台灣的同情迅速升溫,甚至有些人做起了殖民舊夢。我可以這樣形容今天的日臺關係:眉來眼去,暗潮洶湧。
   
    四.日本一定會阻撓中國統一
   
    日本認為,控制了台灣,就找到了進軍東南亞和太平洋的跳板。歷史上日本對中國的侵略,就是以北韓半島為橋頭堡,以台灣為跳板的。台灣扼日本南北航線之要衝,日本必須保證運輸線的絕對安全。
   
    日本的軍事防禦戰略從日美“集體防禦”向“防衛線”延伸。這防衛線當然包括台灣。修改《周邊事態法》其實就包括了台灣這個“周邊”,周邊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倘若大陸解放台灣,台灣機場被炸,它的飛機飛到日本,不就是合法的嗎?釣魚島為何不歸還中國,中國提出共同開發釣魚島附近的油氣資源,日本也不搭理,其根本原因在於釣魚島附近是最好的潛水艇深水港,這不是監視大陸海軍的最好基地嗎?
   
    有學者認為:中國沿海缺乏縱海屏障,沒有台灣,中國將無法走向海洋,必然削弱與日本的競爭能力。日本近年對中國有不少的援助,日本以中國不宣傳,傷害了日本人的感情為由開始遞減援助。日本視中國為潛在威脅,他們並不願意看到一個強大的中國。
   
    日本認為,台灣如果回歸中國,就等於給日本人脖子上了套繩索。日本怎樣阻礙中國統一過程,非常值得留意。(蔣兆勇)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