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達半個世紀,是台灣歷史上的黑暗時代。日本的野心和慾望及政策手段的狠毒,都遠過於昔日的荷蘭殖民者。儘管它的統治手法時有不同,或武力鎮壓,或政治防範,或經濟剝削,或文化愚弄,其目的都是為了把台灣變成貫徹其殖民政策的基地。日本人在台灣的近代化建設方面雖有所建樹,但卻不是為了台灣人民,而是以日本的利害為中心。日本搞的是殖民地的近代化,是為了更有效地掠奪台灣;吸吮台灣的精血以滋養日本本土,榨取台灣的人力、物力,役使台灣,使台灣更好地為日本效勞;利用台灣的有利位置,作為南侵的基地。

日本的陸海軍將領們認為,台灣是他們的戰利品,應該成為保持軍事利益的禁區,成為今後進行軍事擴張的前哨基地。在軍方首腦的心目中,台灣在軍事上的重要性佔有首要地位,只有軍事統治,才能確保台灣安全;只有軍事統治,日本民間的工商業農林礦業的利益,在整個軍事體系中才能得到發展;而台灣本地人的利益必須加以控制,以符合日本的軍事利益。

日本統治台灣的機構是總督府。第一任台灣總督是海軍上將樺山資紀伯爵,他出身於九州一個著名的家族。樺山資紀在1873年就曾以商人身份到台灣考察。1884年,他從陸軍調到海軍,後來成為海軍大臣,中日甲午戰爭中,任海軍參謀長。1895年6月I7日,他在台北原巡撫衙門舉行“始政典禮”。從此,台灣總督府代表日本政府,統治台灣達半個世紀。

總督是對台灣實行殖民統治的軍事和行政首腦,是台灣的獨裁王。總督的許可權很大,可以公佈命令以代替法律,有權頒布總督府令,有權指導軍政及軍事行動,有權處理關稅、鐵路、通信、專賣、監獄及國家財政等特殊行政事務。

日本侵略軍佔領台灣後虐待降兵、濫殺無辜、強姦婦女、燒燬民居的殘暴罪行,加深了台灣同胞的仇恨。各地義民為了保家衛臺,奮起抗日的武裝鬥爭此起彼伏。日軍只能佔領台灣西部各城市及若干街市,鄉村大多為義民控制,台灣全島發生了多次義民抗日事件。其中,台灣中部的抗日鬥爭,當首推雲林鐵國山的抗日武裝鬥爭。

台灣中部雲林縣的東邊,有一座大山叫大坪頂,是一座天然要塞。柯氏一族居住在此,墾荒為生。家長柯錢有二子,長子柯鐵,次子柯合。柯鐵臂力過人,善鬥,人以柯鐵虎稱之。柯鐵虎仗義好俠,喜打抱不平,遠近有糾紛事,多賴以解決。日軍侵臺,雲林縣義民以簡精華為首領,以大坪頂為抗日基地,此地改稱鐵國山,意思是堅如鋼鐵,無人能攻克的地方。

簡精華是雲林縣梅仔坑人,劉永福舊屬,在地方上頗有聲望。當日軍近衛師團南侵時,簡精華曾會同西邊厝的陳文晃,西螺的廖景琛,他裏霧的黃醜等,各招募義民數百人,與日軍激戰于斗六門外,敗後各自分散。簡精華為繼續抗日,表示願同柯鐵虎等合作。投奔柯鐵虎的還有斗六人張呂赤、張大猷、黃才、賴福來等十多人,或能文,或能武,人才濟濟。大家共推簡精華為首領,稱九千歲,柯鐵虎以下將領20多人,義民來投者千余人。

1896年6月14日,鐵國山大會群雄,豐備牲禮,祭告天地,稱“天運”元年。飛檄南北各地,呼籲響應,聲勢大振。群雄中有原台東守將劉德杓,自台東失陷後,越過高山峻嶺,來鐵國山參加抗日,眾人敬之為軍師。

6月15日,鐵國山將領率700人圍攻南投街,切斷電信電話線。南投街日軍選派敢死兵二人,偷越抗日軍包圍圈求救,在草鞋墩被當地抗日軍捕殺。南投日軍又派步兵、憲兵各一人,乘黑夜越山迂迴,經彰化抵台中求救。台中日軍防務吃緊,只能派出步兵兩個小隊、山炮兩門,經彰化越山,于7月3日淩晨趕到南投街外,從高處轟擊抗日軍陣地。被圍日軍發動反攻,抗日軍抵擋不住山炮的威力,7月3日撤圍,返回鐵國山。

6月30日,抗日軍正在包圍南投之際,簡精華自率600多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然下山,猛攻雲林縣治。雲林守軍佐藤少佐倉皇失措。7月1日,抗日軍增加到2000多人,把雲林縣圍得水泄不通,逐漸逼近市街。佐藤見防守不住,倉促撤退到大莆林。抗日軍光復雲林,為台灣抗日戰史上最光榮的一次戰役。捷報傳出,各地抗日軍歡欣鼓舞,奮勇殺敵;各地義民紛紛起義,殺死憲兵、警察無數。

那時,駐鹿港日軍有守備隊500余人,因彰化等地警報頻傳,故按兵不動,不敢去救援雲林。鹿港是引日軍進台北城的大漢奸辜顯榮的故鄉。他看到各地抗日軍聲勢浩大,就在鹿港募集壯丁近千名,編為日軍別動隊。7月8日,簡精華部下劉獅、楊勝率抗日軍300人,在雷電交加、大雨滂論中潛入鹿港街,燒燬日軍防禦設施。抗日軍還攻佔了距彰化不遠的番婆莊。辜顯榮所率之壯丁,一遇抗日軍,即激於民族意識,反戈攻擊日軍。

抗日軍見日軍大隊人馬集中雲林,知無力久守,于7月13日撤出雲林,各路抗日軍也徐徐退回鐵國山。

日軍于6月中旬派遣中村中尉,率20多人偵察鐵國山地勢。柯鐵虎率眾截擊,除逃走二三人外,全部被殲。日軍再遣佐藤大隊圍攻鐵國山。鐵國山抗日軍堅守要塞,不出戰,日軍難於進攻。台中守備隊益田中佐,帶步兵一聯隊進入斗六街,在雲林縣各地大屠殺5天,對多個村莊遭劫,4900多戶受害,被殘殺的臺胞近3萬人。其中受害最慘重的斗六街等地,不論男女老幼,全被殺盡。日寇的滔天罪行,令人髮指。

6月29日,同鐵國山有密切聯繫的集集地區,600多抗日義民起義,襲擊日寇憲兵屯所。憲兵屯所設在神廟內,抗日軍爬上屋頂朝下射擊,憲兵打開門後奪路選命,15名憲兵除1人漏網外,全部被圍廟的抗日義民殲滅。

日軍鋻於6月對雲林慘無人道的大屠殺使得人心激變,導致雲林縣被抗日軍攻克,因而改用懷柔政策,由總督府派遣古莊內務部長到雲林招撫、賑窮、調查戶口,設臨時保良救恤所于廣福廟,並讓漢奸辜顯榮、陳紹年參加,協助日軍招撫工作。鐵國山首領簡精華,在辜顯榮、陳紹年二人的勸降下,10月5日,獨自一人下山歸順。

簡精華叛離後,劉得杓、黃才、張呂赤、賴福來等首領,共舉柯鐵虎為鐵國山總統,稱霸王。柯鐵虎抗日堅決,勇敢果斷,眾人心悅誠服,視同生死,絕不降日。眾將領分頭負責備戰,軍餉糧食,皆取於民,幾所收穫。十抽其一。保護地方治安,無憂於民。10月25日,抗日軍向斗六街及各地頒送抗日檄文。

鐵國山有抗日軍數千人,抗日首領都是英雄豪傑,智勇雙全,善於作戰。加上鐵國山地勢險峻,懸崖絕壁參差其間,羊腸小徑,道路崎嶇,荊棘叢生,易守難攻。如此鐵國山,眾志成城,威震敵膽。

樺山資紀總督見鐵國山聲勢浩大,下令組織大規模討伐軍,太田大隊長前去征討。太田受樺山資紀嚴令,下最大決心,不惜犧牲,勢在必克。1896年12月12日,太田率領軍、警、憲數千人,直奔鐵國山。13日,抗日軍在後頭仔山包圍日軍偵察隊,殲敵過半。14日在吊境莊、二坪仔莊截擊日軍,經過激戰,終於擊退來犯之敵。15日,日軍在二坪仔莊南面高地架設大炮兩門,掩護各路兵馬進軍。抗日軍在途中埋伏,打死不少日軍。日軍冒死偵察進山路徑。24日,日軍冒險進攻二坪仔莊。日軍向鐵國山發動總攻,二坪仔莊是進入鐵國山必經之地,不幸被日軍攻佔。抗日軍的頭道防線及二道防線先後失守,頑強堅守最後的頂界線,猛烈抵抗。日軍援兵源源而至,集中火力炮擊鐵國山本壘。柯鐵虎見敵來勢太兇,知難以防守,為避免無謂犧牲,便化整為零,分散退入深山,待機再起。光榮的鐵國山,被日軍佔領。

鐵國山失陷了,避入深山的抗日軍,並沒有停止戰鬥。他們化裝分散下山,潛入各地,召集抗日同志,時時向憲兵屯所和警察派出所遊擊。1897年一年中,中部台灣發生的抗日遊擊戰,難以計數。

1897年11月間,柯鐵虎又聚集抗日義民500多人,佔觸口山為基地。12月11日,日軍集中雲林、台東、嘉義各處守備隊,加上大炮隊,猛攻觸口山。抗日軍奮起應戰,激戰中戰死12人,傷56人,被俘25人。柯鐵虎負傷退入深山。日軍憑藉猛烈炮火,付出慘重代價,才佔領了觸口山。

1898年1月,柯鐵虎、劉德杓、林發等,招集抗日軍700多人據守大鞍莊。2月中旬,日軍以守備步兵第四聯隊長為討伐司令,派憲兵將校以下軍官74人參加,編成大中小數隊。3月9日集結于林圮埔,11日,從東、西、北三麵包圍攻擊。大鞍莊位於斷崖絕壁之上,地勢險要。抗日軍充分利用地形,上下打擊敵人,激戰數日,斃敵幾十人。但終因火力不足,再次退入深山。日軍不敢追趕。柯鐵虎時常率部下山,對林圮埔、南投、東勢角等地日軍頻頻展開遊擊戰,出沒無常,日軍防不勝防,戰戰兢兢,日夜戒嚴。

1898年5月,兒玉源太郎任台灣總督,後藤新平就任民政長官。到任後,檢討過去,認為用武力對付抗日軍是勞而無功,決定採用招撫政策。為達到消滅抗日軍的目的,不擇手段地進行勸降、欺騙。日本人令漢奸辜顯榮會同嘉義林武琛,專門探查柯鐵虎的動靜,更利用斗六街吳克明、鄭芳香等人,勸誘柯鐵虎出降,許以優厚條件。12月9日,日本人“慨然接受”柯鐵虎以戰勝者姿態提出的“和議條件”,以遂行其欺騙政策。“和議條件”有三:“雲林、斗六及其附近,另設一治民局,由台灣人主理”;“將大坪頂山還給柯鐵”准許柯鐵等“調理自己兵事,保護人民”;“九一稅金,仍準抽收”;“雲林境內,民家準用軍械,以自防夜間盜賊”等等。舉行“歸順儀式”後,日方一味監視柯鐵等人的行動,毫無履行“和議”的誠意,迫害柯鐵等人的陰謀,也日趨明顯。日軍藉口柯鐵等有擁兵造反圖謀,明裏暗裏集結兵力,包圍柯鐵等人的住處。柯錢被迫,再起反日,無奈人員分散,部署疏少,日臻險境。遂于1899年10月,離開苦苓腳莊,移居到打貓東頂堡竿蓁村岩窟中。1900年2月9日,病重不治而死。日軍聽說柯鐵已死,喜出望外。隨即派出憲兵探查隊,四處探訪,雖然找到了柯鐵棲身的岩窟,但是始終沒有找到柯鐵葬身的地方。後來,柯鐵生前友好數十八,聚集在其弟柯合宅前,悼念他生前的愛國俠義行為。日軍聞訊趕來,各同志立即迎戰,柯鐵之父柯錢戰死,其他同志退入龍眼山。

柯鐵死後,其舊部時常出沒在北斗街、溪湖街附近,有隙即乘襲擊憲兵屯所和警察派出所。8月,鐵國山抗日舊部張大猷、張呂赤等在觸口山坪頂,集聚抗日義民200多人,準備襲擊斗六辦公署。日軍編成警憲混合隊來攻,抗日軍退入深山。

1901年2月,詹阿瑞、賴阿來、莊錄、除阿金等率抗日義民300多人,集結在鹿肚坑、竹仔坑、猴洞坑各處,計劃攻擊大墩。日軍沿抗日軍必經之地設防,2月1日,詹阿瑞等走山間險路,繞過敵設防點,直逼台中大墩街。晚間9點多,乘日軍不備,分三路,一路攻衛戍兵院,一路攻北門炮兵隊,一路攻大墩街北端。敵佈防在外,街內空虛。留守警察,多被擊斃。街內火起,秩序大亂。外出日軍,見大墩火光沖天,知街內有變,隨即撤防回救。抗日軍及時轉移,日軍又撲空,不知抗日軍退向何方。

1901年8月15日,原鐵國山抗日首領張呂(草+刺)、張呂赤、張呂良三兄弟,率抗日義民百餘人,襲擊北斗辦務署沙河倉支署。支署警察人數雖不多,但子彈充足,堅守各門戶。抗日軍英勇作戰,一時難以攻破。彰化、台中敵守備隊又來支援,抗日軍終因情況不利,退入山中。

1902年,總督府見各地抗日烽火此熄彼起,終無止日,於是再施誘降詭計。兒玉和後藤用盡各種手段來摧毀抗日遊擊隊伍,除了武力鎮壓外,還實施“糖飴與鞭子”政策,懷柔和詐騙並用。他們開出優厚條件,驅使御用紳士,甜言蜜語,勸誘各地抗日首領出降。待義民上當後,一舉殺盡。典型的例子是1902年的大屠殺。

日本人先驅使御用紳士勸降張大猷、張呂良、劉榮、陳提、張雍、張金環、鍾佑等數百名義民出降。定於5月25日,同時分別在林杞埔、斗六、(山+坎)頭措、西螺、他裏霧、林頭厝舉行“歸順典禮”。日寇定下毒計,事先在各會場周圍埋伏機關槍隊。典禮開始,日本官員簡略致辭後,即匆匆退場。繼而由日本武裝警官高聲宣告:歸順著包藏禍心,私帶武器入場,企圖反抗政府,本人奉命格殺勿論。話音剛落,機關槍隊立即逼近會場,從四週一起掃射。數百抗日義民,赤手空拳,在無法抵抗中飲恨被殺戮,無一生還。苦難的台灣同胞,永遠不會忘記這血海深仇。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