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賓:    劉思敏    《中國旅遊報》經濟編輯部主任


                陳栩        神舟國旅集團出境旅遊公司副總經理


        台灣遊系列訪談


        台灣沒有想像中的繁華 卻感覺特別親切



         從左到右依次是:劉思敏、陳栩和主持人
 



    主持人: 各位搜狐網友大家好,這裏是搜狐旅遊聲道獨家策劃制作的“以旅遊的名義走進台灣”系列訪談的第四期,“初遊台灣,從經典開始”。現在介紹今天作客的兩位嘉賓,這兩位嘉賓作為大陸旅遊業的踩線團成員,也是剛剛從台灣回來。第一位是《中國旅遊報》經濟編輯部主任劉思敏老師,另外一位是神舟國旅集團出境旅遊公司副總經理陳栩先生。 
 
 
兩位在台灣行走了2100公裏,要比一般正常的遊客走的路多,台灣整個環島遊整個行程感覺怎麼樣?


    劉思敏:應該說累是肯定有,更重要的感受還是爽。台灣旅遊超出了我預期的想象,對我來說台灣是比較有特殊意義的,因為中國的省級行政區,我只有台灣沒有去過,這次是填空之旅、圓夢之旅。這之前對台灣有很多想象和期待,走進去以後,第一是空白填上了,第二是紙上得來終覺淺,遠以為很了解台灣了,實際走了一趟以後,超乎了自己的想象,感覺很爽。


    主持人:很多從事旅行業三十幾年的人,走過世界各地,但就是沒去過台灣。陳總,這也是您是第一次去台灣嗎?


    陳栩:第一次,這次不是簡單的旅遊,對我們來講更像是一次學習和取經的程序,從行程安排並不是普通遊客那樣,全要去到很多景點,把很多東西拆得很碎,從客戶角度拆得很碎,像是專業的學習考察踩線的程序。


    主持人:7月4日,也就是後天,赴台旅遊首發團就出發了。感受很遙遠的台灣,一下子就推近到我們面前了。雖然大多數大陸遊客沒有去過台灣,但大家又對台灣的美食、景點、曆史耳熟能詳,比如說日月潭、阿裏山、台北故宮博物院、珍珠奶茶。那麼,兩位想象中的台灣和真實感受到的台灣一樣嗎?


    陳栩:我對台灣比較早的印象來自於我們以前上學一直在聽台灣的音樂,後來有一些電影,文化上獲得的訊息多一點。這次去看,更多來講人很平和,尤其是所謂的城市裏和農村人的差別不大,不管是穿著城市的裝束還是農村的裝束,好象他們的精神狀態都是一樣,思考問題的方式都差別不是很大。


    主持人:恩,不像我們城鄉差別很大。劉老師呢,我看你的博客,說阿裏山的姑娘特別漂亮。


    劉思敏:阿裏山的姑娘美如水,這首歌耳熟能詳。我們在大陸也會聽到很多少數民族的歌曲,比如《大坂城的姑娘》,讓你充滿向往,可去了這些地方之後,很失望。在阿裏山的這次卻感覺到名不虛傳。我之所以用這個標題,不是偷懶,而是名副其實了,它的感受的確如此了。


    主持人:去了台灣以後,很多人感覺台灣並沒有想像中的繁華,卻給人一種特別親切的感覺,不知道兩位到了台灣之後,是不是也有這種感覺?


    劉思敏:沒錯。有一點可能廣東的朋友或者福建的朋友會比較不高興,我感覺到在台灣,比我去福建、廣東兩省更親切。道理很簡單,他們的國語很標準,在廣東和在福建反倒會有異域的感覺。台灣最大的不同,陳總也提到了,是城鄉分治,城市往往一二百平方公裏,市不像我們市有很廣闊的郊縣,最多有很狹小的郊區,城區加上小部分郊區就是城市。城鄉的差別確實非常小,我們也沒有看到農民裝束的人。每個鄉鎮就跟城市是差不多的,鄉鎮道路都是非常平坦、平整的柏油路,基礎設施非常完備。


    盡管房子的外觀可能是比較樸素的,也可能跟我們80年代修的房子差不多,從外部來看並不好看,但是內部是不錯的,可以看到衛生水平、生活水平是很高的。特別像台東地區被稱為台灣的後花園,特別是東岸一線,花蓮被稱為台灣最美麗的城市,密度也沒有那麼高,綠化也非常好。台北的繁榮程度,按照我們的高樓指數去衡量台北的話,那肯定跟上海、深圳、北京不能比的,但是在台北很難看到北京的大雜院。在北京可以看到國貿、CBD這帶如此繁華,也可以看到到城中心的城中村、大雜院,生活水平很低,上海這種情況也存在。但是在台北,盡管老城區的建築比較破舊,但是店鋪內部的裝修都是很現代的。


    主持人:我們也看到很多前方記者傳回來的東西,看到當地的茶農穿著kappa的運動衣,很現代時尚的感覺,跟我們大家印象中的茶農一點兒都不一樣。


    陳栩:他們本身待人接物就是他們平常的性格。另外一方面他們知道我們來自大陸的,從媒體來講,最多一次我被十幾個麥克風圍著。每一天的行程,看電視的人都會知道。走到各地來講,他們有一種格外的親切。也能看出他們對旅遊的期望非常高,從業人員或者我們接觸到方方面面的人也好,這是踩線團來了,感覺非常熱情。讓我們覺得一方面來講有一種貴賓的感覺,另外一方面,在跟他們交流當中,會是有很多很默契的地方,感覺不到隔絕了那麼久,在骨子裏有很多共通的東西。


    劉思敏:他們接待我們,經濟的因素很明顯的,沒有必要回避這一點,因為他是做生意,特別是業者接待我們,他們那麼熱情跟我們交流,肯定是想做生意。但如果光把它歸結為生意,也是不夠的、不準確的。比如說我幾次在酒店電梯裏遇到了當地人,當地人聽我們口音,說你們是大陸來的嗎?歡迎歡迎。有一四口之家,先生就說歡迎你們,我去年才剛去過河北。這是我妻子,這是我兒子,這是我女兒,希望你們有機會再來。他們就不是業者,跟生意毫無關系。很自然表達,而且很自然地介紹他的家人。


    像台旅會,他們具有非常專業的精神,一方面當然看重大陸的市場。在到達機場之前臨近告別的時候,台灣觀光協會副秘書長在車上講了十分鐘的話,我們都有淚要湧出的感覺。她講的最重要的是兩岸人民深度交流的平台,絕不僅是經濟意義,盡管說台灣是民主社會,他的民眾包括業者的經濟利益的訴求是很直接的,不掩飾的。但政治意義、文化的意義,都是可以融合的,跟經濟利益是協調的。


初遊台灣 從經典開始



    主持人:從兩位的講述中,也讓我們沒去過的感受到了台灣的親切,雖然隔絕多年,畢竟都是同文同種的中國人。兩位剛從台灣回來,我們的網友也非常希望兩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台灣的旅遊景點,尤其是經典的景點,也正好符合我們今天的訪談主題,“初遊台灣,從經典開始”。那麼,我們就從阿裏山,日月潭開始吧。據了解,阿裏山的登山鐵路是世界三大登山鐵路之一,從山腳下能一直開到兩千多年,路上的八個小時內,所看到的風景也完全不一樣,兩位有乘坐過個火車嗎?


    劉思敏:我們坐過小火車,因為是考察團,他們想把最精彩的東西都給我們看,我們一時消化不了,日程又有限,常規的小火車坐了,但是沒有到達山頂,到山頂是看日出,看雲海,據說非常壯觀的,但是我們沒有時間。 
 
 
我們體驗小火車,另外也拜望了神木,那也是遊阿裏山不能錯過的行程。那幾十棵胸徑長達5米到10米之間的檜木,參天大樹確實非常壯觀,當地人也把它當成神木,還有三代木。那個地方的民族是邵族,他們的民族風情表演都是很吸引人的。


    日月潭說起來按說沒有那麼神秘,是一個水庫,我看網上介紹是天然湖泊,這是錯誤的,是60年代修建水電站形成的水庫。我驚嘆的是這麼一個水庫,這樣的旅遊資源在大陸是很常見的,很多的,但是這個水庫是目前台灣島內最大的淡水湖,雖然是人工湖泊。把這塊寶地利用得非常好,開發得非常好,它是不收門票的,以前是收門票的,收門票的最後一年2006年是150萬人次左右,據說現在是300萬,是島內國民旅遊最重要的目的地之一。而旅遊的發展跟當地的社區就是鄉鎮是融為一體的,當地的社區因此也得到非常好的發展,由一個水電站,變成水庫,又和社區和諧發展,變成台灣最重要的旅遊目的地。


    主持人:陳總對阿裏山、日月潭有什麼感覺?


    陳栩:平心而論,單純從景觀來看,這個沒見過,要看一下。回來感受最深的是融入了很多人文的東西在裏面,比如我們在去的時候,在阿裏山的火車站平台上有少數民族表演,沒上山之前就聽到“少年狀如山”之類,這一去就給了我們更直接的文化的記憶,一下進入這個環境。包括在日月潭也一樣,我們安排去那吃飯,有蔣家私房菜,是當地的特色。這讓我們更全面的對景點有一些了解,以前都提留在畫面上,現在親自去了,還感受到當地的文化,回來我們的回憶不僅僅是風光,還有更深層次的文化記憶。


    主持人:除了阿裏山、日月潭,還有台北故宮博物館,據說有70萬藏品,慢慢看的話,30年都看不完,是這樣嗎?


    陳栩:至少我沒有看到清明上河圖。


    劉思敏:這是理論上的說法,原來清朝皇家的文物絕大多數到了台灣,在台北的故宮博物院。因為台北的故宮博物院修建的時間比較早,規模不大,展覽的陳列條件也不是最現代的,所以能看到的展品有限。但是,也讓我們看到幾件驚嘆的文物,比如翠玉白菜。還看到肉型石,乍一看就是石頭,細一看卻像五花肉做出來的東坡肉,讓你垂涎欲滴的感覺,這樣他們開發了旅遊紀念品,這些都在團裏引起相當大的關注,的確有那麼多文物,但是我覺得現有的展館條件,也不可能展出這麼多文物。規模小了一點。到了現場,我們所向往的那些文物多數還是不能看到,但是方法是定期更新展品,除了保留節目以外,多數展品換掉,要按周期去更新的,對愛好文物的人來講如同“釣餌”,可以反復地去。


    陳栩:聽台灣朋友講,目前吸引大陸遊客去,根據以往大家回饋的意見,也在把翠玉白菜真正變成白菜,把肉行食真正變成一道菜。


    劉思敏:我也看到新聞,在圓山大酒店根據這些寶貴的文物,開發了菜品,但是單價非常高,能否叫好又叫座,恐怕是值得檢驗。


    主持人:聊完台北故宮博物館,我們想講講西門町,西門町應該像北京的西單、王府井,是當地最時尚,最具潮流代表的地方?


    劉思敏:沒有安排我們去西門町,我們也聽說了,臨走之前的晚上去了101大樓,號稱目前世界最高的高樓,在觀景那層平台看台北的夜景還是很漂亮的。那附近也聚集了一些比較好的商店,特別是那裏有最有名的誠品書店,很有特色的,24小時營業。我們很晚去體驗一下,確實跟王府井書店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的,人也比較少,裝修非常典雅豪華,也非常舒適寬敞,基本上看不到管理人員,包括裏面放的桌子、椅子,有點像圖書館的感覺,但是沒有圖書館那麼整齊。那麼信手翻一翻,尤其是台灣當地的曆史著作,不買,翻一翻,也是很好的體驗。至於西門町沒有去,挺遺憾。從誠品書店來看,包括101大樓有高達5層的購物中心,也可以看出台北的商業比較繁榮。


    陳栩:另一方面來講,這次著重於考察,沒有去購物街參觀,在有限的時間讓我們去看幾個夜市,夜市是未來遊客不錯的購物的地方,可以去看,可以去逛。這次推薦還有一個野柳,野柳是地質公園,從視覺上來看對它的印象最深,據說在未來五年,會全部消失。


   主持人:在哪個位置?


    陳栩:挨著基隆。如果抽象一點說是外星造型的很多岩石,或者像一個一個蘑菇。


    劉思敏:屬於海蝕景觀,海水的衝刷形成千奇百怪,其中有一個礁石非常像女王像,很多人到哪裏留影。


    主持人:您剛才說了野柳地質公園,那麼除了咱們之前聊過的那幾個景點之外,還有其它驚喜嗎?讓兩位眼前一亮,或者特別有特色的東西?


    劉思敏:剛才有提到墾丁的鵝鑾鼻,很像南非的好望角,尤其是夕陽下去的時候,有一個燈塔,站在山頂上俯瞰全景,特別壯麗。還有龜山島,我們去的時候是5級大風,如果正常情況下那裏聚集了大批的鯨豚,會形成數十只、甚至上百只在海上跳躍的奇觀。雖然我們沒有看到,圍著龜山島轉了一圈,海天的景色非常漂亮。如果能看到鯨豚就更安慰了,據當地人介紹被看到的概率非常高,也不是全靠運氣。


    馬太安部落文化村,在花東縱谷風景區一個組成部分,從花蓮到台東程序中,要經過那個文化村,大陸把台灣原住民統稱為高山族,台灣對這個族群又進行了細分,達到了14個族群,其中有一個很著名的阿美族,馬太鞍就屬於這個族群。我們看到到他村子裏講究生態捕魚法,村長的講解確實非常生動有趣,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而且你也知道他們對他們生活的環境,特別是水中的生物的生活習性非常了解,聽他講也是有種開竅的感覺,民族表演也是比較精彩的,還有打磁耙,遊客都可以去打一下,可以品嘗。


    到阿裏山,不要認為台灣只有高山族,原住民的文化是很燦爛的,而且文化種類很多樣的,可以體會到不同的民族風情。比如在日月潭有一個九族文化村,以主題公園的形式,把現在的遊樂方式和民族的文化形象結合起來,包括那些員工也是他們的少數民族,在台灣旅遊程序中,要注意跟原住民文化交流和溝通,你會受益匪淺的。還有一個景點是台東縣的三仙台,三仙台是伸向海中比較大的礁石或者小山頭,形狀非常奇特。導遊給我們講關於八仙的傳說,鐵拐李、何仙姑也出現在傳說中,證明兩岸的文化同源。傍晚的時候,天上的雲彩非常漂亮,雲彩和礁石形成的畫面很美。


台灣旅遊業的專心、貼心 值得學習


    主持人:兩位也提到酒店,每天住的酒店不一樣,也在不同的酒店吃飯。台灣的酒店跟大陸的酒店相比怎麼樣,他們目前也像我們這樣分星級的嗎?


    陳栩:目前沒有星級,國際觀光酒店和觀光酒店和一般旅館,這個很難對應四星、三星,有些是新增檔案的酒店,非常有特色的,硬件非常好。我們考察的酒店高中低檔都有,甚至帶有主題性質的度假村,也看了一些。 
 
 
接待大陸團體,無論是普通的遊客團或者高一點檔次的考察團豪華團,從硬件設施上都可以接受,但是有一點,他們的酒店有一個規律每周五六日很緊,每周一到周四相對空一點,這是以後研發產品需要調整的或者需要取巧的地方。


    劉思敏:台灣的面積相當於北京加天津加上廊坊的面積,島內的旅遊是周邊旅遊,這個旅遊當然是利用周末旅遊比較旺,像北京郊區、天津郊區的酒店、度假村都周末旺,道理是一樣的。台灣的酒店實行分類管理,沒有分等管理。這個分類主要根據管理當局來區分,你向觀光局審定備案的,就是國際觀光酒店,而向縣市政府申請的就是觀光酒店也叫一般觀光酒店。沒有申請的就是一般旅館。現在,台灣方面也考慮到國際上通行的星級標準,對遊客能夠直觀了解他服務的等級和服務設施的情況,他們觀光局著手牽頭制定類似星級分等的標準,以便於大陸的遊客能夠來判斷和選擇。他們的酒店我總體的感覺,台灣有很多跨國酒店集團的管理和投資的酒店,比如君悅、香格裏拉這些都有,我們感覺到他這樣的酒店實際上硬件水平包括規模跟北京、上海、深圳比,恐怕跟北京、上海最好的有差別,只相當於中等水平,絕對達不到旗艦店的水平,郊區的鄉鎮度假酒店,溫泉酒店,應該說非常有特色,有主題,而且硬件水平也是非常高的。


    主持人:大陸遊客去台灣,一般會選擇哪種類型的酒店?


    陳栩:目前來講,現在的酒店分級沒有辦法客觀評估是三星、四星還是五星,從我們的角度來講拋開分類的標準,我們會選擇類似於我們的三星、四星這兩種水平搭配在一起使用。


    劉思敏:應該是把度假酒店和都市酒店結合起來安排,比如8天的行程,如果遇到周末的時候,就安排到都市酒店,跟當地的旅遊錯開,周末的時候都市的人少了,酒店應該相對便宜,商務也少了,這樣便於大陸遊客逛街,體會都市的繁華。在平常的時候,一到星期五,可以安排度假酒店,因為這個時候正好是平淡的時間,價位也不會太高,而且酒店離大城市也不遠,交通也會很方便,作為大陸遊客又體驗非常好的硬件品質,最起碼豪華度比都市要好,又體會另外一種特色,很多溫泉酒店,到酒店之後,白天觀光了,晚上泡泡溫泉,也是消除疲勞很好的方法。


    主持人:在台灣泡溫泉被稱作“泡湯”,那麼兩位泡湯了嗎?跟大陸溫泉相比,有什麼不一樣嗎?


    陳栩:對水有很多分類,有碳酸堿,有硫黃堿的,我們那天去好像沒有太大的味道。


    劉思敏:整體上沒有太大的區別,溫泉的質量和造型還屬於現代的類型,特色也不是很明顯。


    主持人:在大陸旅遊,平常很少給小費,台灣酒店、餐廳等地用給小費嗎?


    陳栩:目前在酒店跟餐廳沒有涉及到小費,但是對於導遊來講,還是有這樣的建議,希望按照每人每天30人民幣,如果8天是240人民幣的規劃,當然這也是導遊工作被認可的一種體現。


    劉思敏:唯一涉及小費就是導遊的,準備小費,數量不多,對導遊是正面的鼓勵。 


    主持人:與當地的原住民溝通,感覺怎麼樣,他們也都是講普通話的嗎?


    劉思敏:都說普通話。在阿裏山的時候有一個部落的頭目穿著民族服裝,戴著羽毛,開著是越野車,送我們下山。普通話說得非常好,你要合影,都非常親切的,很熱情跟你合影。


    主持人:聽你講了,當地有很多民族特色的東西,像主題公園等等和景點資源融入一塊,是不是台灣很多旅遊動作方法有很多值得大陸旅遊業借鑑的地方。


    陳栩:這次接待我們團隊的很多景點,對我們未來接待一些客戶是一個可以學習的部分,比如每天進酒店都會準備一些新鮮的水果。包括我們十晚十一天的酒店,在我們到達那一天,所有的房號都已經有了,這應該比我們多年做旅遊的經驗來看這是很難的。我們從來不會說三十幾個團員會在前天等幾分鐘去拿行李,在車上把鑰匙發好了。還有一個印象很深的,去參觀西湖度假村,講他們是以客家文化為主的縣,西湖度假村也體現客家文化的主題公園,所以送給每個人一個小禮物,就是木制的客家衣服,有一個小掛件,拿到以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名字,這個很感動。


    劉思敏:台旅會和台灣觀光協會,他們做得很專業。你去之前,日程已經排得基本上都按照日程動作,中間很少有變更,而且每個團員在每一天的住宿,哪家酒店,你的房號,房間和房間之間電話怎麼打,加8、加2,怎麼撥,都注明非常清晰。對我們的行李怎麼樣收拾,有細致的安排。也會注意到很細小的需求,比如帶200張名片夠用了,結果發現來的客人帶多了,需要交換名片太多了,兩天就沒了,這種情況怎麼辦呢?他們能夠解我們所難,很快今天告訴他們,第二天印好名片就給你送來了。


    還有一個酒店的銷售人員,跟每個人都換了名片,但是他的方式在中國從來沒有見到過。我們大家換了名片之後,都是拿回去之後再慢慢消化,再回憶,有時候就回憶不起來。他每收一張名片跟每個人合一張影,再拍一下名片,就對上號了,你想想那麼多人,他每個都這麼做,做得一絲不苟,而且這程序,讓大家都覺得很好的交流,他記住我們,我們更清楚記住他,這是台灣業者所表現出來的專業精神。


     陳栩:我們這次也很好體驗了一下或者感受了一下台灣所謂的接待好的標準,對好能達到什麼樣好的程度,這對於我們來講,我們會對整體接待有一個認識,對我們未來接待可能更好地,我們也知道從哪個點去溝通,對接待普通的遊客,也會告訴他,我們做哪些事情,客人會很滿意的,我們架構一個好的標準。


慢遊台灣 價錢會降 品質會升


    主持人:有很多從台灣回來說,感受台灣在中國文化的傳承上要比大陸好一些,兩位感受怎麼樣?


    陳栩:會好一些,更多是來自尊老愛幼方面會更強烈一點。一個老校長給我們印象很深,他是一個義工,在台東花蓮一帶給我們介紹當地的風土人情,同時也在講他自己生活的經曆,感覺這個人非常謙卑,在教導孩子的時候,也會很嚴厲,嚴厲並不是說粗魯,而是說讓他們按照一個標準去做,能更好地發展。 
 
 
家庭的觀念傳教更強一點。


   劉思敏:在日常生活中,接觸台灣人,很多很平和,很有禮貌,很禮讓,比較和諧的社會。在旅遊中還會遇到很多他們叫志工,我們叫義工,不光是退休的人,在日月潭給我們講解的那幾個導遊都是義工,他可能就是家庭旅館的老板,他加入志工組織以後,大概要求一年要義務服務11天以上。所以他們值班都是由這些義工來輪流執勤的。我說你們能得到什麼一年下來,他說能得到一個證書,任何物質的感謝都沒有,但是他們覺得很有成就,跟人能夠交流,能夠傳播自己的文化。


    現在在台灣志工這個人群越來越大,我認為這是社會文明的標志。這些方面都能體現出對中國文化的傳承。另一方面來講,台灣有那麼多人,總有不同的意見,在政體上的看法未必客觀,所以有時候會誇大大陸遊客,說白了就是國家旅遊局為什麼一直在搞文明遊客的素質教育,有些遊客把不文明行為帶到國外去,在國外引起不好的議論。更多的台灣人談到這點的時候,是希望大陸遊客能夠不要隨地吐痰,不要在禁煙區抽煙,這樣的行為在台灣做得非常好,很自然的行為,不隨地吐痰,不亂扔垃圾,大陸遊客做到這點比較困難一點,有些民眾對這個有擔憂,我們除了和諧以外,也得講衛生,我們要做的忠告就是大陸居民如果去台灣旅遊的話,這些方面看似是小事情,可能比別的地方影響更大,有可能被別人放大,如果這樣做的話,難免會被人瞧不起。


    主持人:所以我們通過這個平台呼籲更多即將赴台的大陸遊客,像你剛才說的那樣來遵守相關的文明規則,不要隨地吐痰,不要在禁煙區吸煙。另外,還有一個赴台遊的價錢,大家都覺得很貴,兩位覺得八千到一萬的價錢是物有所值嗎?


    陳栩:這也是我們幾個去考察的旅行社大家在共同探討的問題。從台灣接待的旅行社方面甚至台旅會以及有些旅行社的角度,都認為客人第一次去的需求是想大而全,想一次性把全部的景點看到,在這種前提下,時間至少8天,8天才環島一千六七百公裏,八天來講,就有一個基本的成本預算,從我們公司的考慮來講,這還是在走馬觀花的成份多一點,還會比較辛苦,而且你付比較高的錢,更希望在滿足市場,第一批想大而全看到,同時開發深度遊和體驗遊部分,比如適合親子遊的,按照台灣現在推薦的概念叫慢遊,甚至不像我們十一點才趕到台東的溫泉,業者還是為了照顧我們,才說把營業時間加長一個小時。


    但是一般台灣的遊客要去泡溫泉的話,可能下午三點就要去,可能泡溫泉,泡完以後會享受健康或者養生餐,希望更多的大陸遊客以這樣的概念看台灣市場。單純從旅遊資源來看,不錯,也很豐富,但是你說有多大的差異,我無保留意見,但是就是加上人文的部分或者各個方面,才會讓台灣市場非常具有吸引力,可能有很多人很好奇,但是我更希望能夠在滿足第一批大而全的需求以後,能夠喜歡,能夠慢下來,不要走那麼長,比如說四晚五天或者一個周末,把台灣分成幾個區塊來玩,到那個時候價格自然會下來。


    主持人:還會有下調空間?


    陳栩:所謂下調空間不是壓縮力量,壓縮成本來下調,而是把8天大而全的遊玩方式分次數來玩或者分主題來玩。目前關注幾個現象,目前大陸前五個旅遊目的地價格沒有定下來,全部在六千以上,把新興市場定位在所謂八天到十天,就要付八天到十天吃住的成本,總要上去。另外從請假來講,八天跟五天不是請假的概念,很難利用現在新興的幾個黃金周,用價格和時間選擇客人,這不太適合現在的市場需要,更需要用四晚五天,就一個周末或者一個小黃金周,價格相對在市場上有競爭力,把更廣層面的遊客送到台灣去旅遊。


    主持人:有沒有預測,像您剛才提到的深度遊,四晚五天這種模式多久推下來?


    陳栩:我們已經都在排程中,只要廣告可以正式對外宣傳以後,會同時去。


    劉思敏:很簡單的道理,比如海南島,作為北京居民首遊海南島,會去八天嗎?五天就可以,台灣島和海南島一樣大。台灣和海南島的情況還不一樣,是出境遊,同時又是特殊條件下的國內旅遊,它有兩個參照系,一個是參照國內旅遊來講,這個價格肯定算是比較高的,在出境旅遊業也算比較高的,但是即便參照8天的價格,也不見得沒有下調空間,也有,不是酒店的成本,旅行社的成本,而是航空。兩岸沒有直航,是包機直航而且是周末包機直航。包機直航以後,周末的量也很小的,口岸很少,你口岸少,競爭會小,規模上不去,航空價格就比去海南貴,航空價格佔的比重很大。原來是節日的包機直航,現在是周末包機直航,到以後就是直航,而且是定期航班的直航,三通會更加緊密,交通成本會大幅下降,會帶來旅遊價格的大幅下降。如果簡單把台灣的八天遊價格和東南亞比較是不合理的,因為東南亞的旅遊是非常規的動作,大家知道零付團費的動作,是對出境遊的透支而且是有害的透支,你去了以後,還是要花很多錢才能回來。兩岸的管理部門都注意到這個問題,所以兩岸現在都達成共識,是希望能夠推誠信旅遊和品質旅遊,台灣有幾十家旅行社和一百多家購物商店都組織品質旅遊保障協會,如果發生質量各方面的糾紛,是會由協會去協調,如果協調不了,由協會直接賠付給遊客,當然有台旅會也制定了相關的政策,來推動這個。之所以強調最低的標準,比如一天80、100、120美元的綜合服務費,就是從經濟因素來保證品質旅遊、誠信旅遊能夠切實推行。在開放初期,價格適當地高一點,按正規化來動作,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


    我也感覺到台灣再怎麼著,還是一個島嶼,所以它的地理地貌盡管豐富程度超過我的想象,但是跟大陸比,跟美洲大陸、非洲大陸、歐洲大陸比,肯定還是有限的,這種情況下,要特別讓你驚嘆的地方不會太多,但是它最重要的是你會想到台灣已經是發達社會,結果它的環保做得那麼好,我們看到的無論是鄉間的還是城裏河流都是清澈的,這個清澈不像我們西部地區清澈是因為什麼都沒有,他是已經高度工業化了,他是清澈的。人與自然是要和諧的,他的原住民文化又是很燦爛的,他們會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你要深刻去體驗,特別是台東地區的民族風情還有自然景觀,都特別適合自駕遊,自助遊形成的深度體驗,這個深度體驗靠目前的團進團出的動作方式是不可能實作品的,我們只能期待像港澳遊一樣,剛開始是團進團出,後來發展很順利的話,變成自由行很普遍。現在去香港就不是那麼神秘,大家覺得舒適度、體驗度更深,我相信大陸居民赴台旅遊的深度發展,可能是希望自由行開放,自由行怎麼著得一年半左右,有一個投石問路的程序。


    主持人:今天時間差不多,非常感謝兩位作客搜狐旅遊,最後請兩位再回望一下或者展望一下如果再有機會去台灣,您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去台灣旅遊呢?


    陳栩:如果能夠再去台灣的話,我希望更廣的層面去接觸一些人,包括原住民,因為這次只是在看,沒有跟他有更多的交流,希望能有一個機會,跟他們交流,包括我提到的小學校長,我們只是聽,沒有機會到他家裏去看,我認為這些東西是更吸引我的地方。


    劉思敏:對我來說,我非常希望能夠跟自己看重的人一起到台灣,用自駕遊的方式能夠更深入地了解台灣,了解他們的文化,了解他們的曆史和未來。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