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議瑩和李慶華等兩位立委的口角與打耳光事件,初步看來滿諷刺的,因為在一般民眾眼中,這就是立法院混亂的表現,而先前成龍表示,台灣太自由所以很亂,結果出來反駁的主要人物竟是立委,這還真的挺矛盾的。還是正因為有亂的事實存在,所以更要為了捍衛面子而加以反駁?


進一步來說,從事件的起因來看,李慶華按照程序上台發言,從社會學看,是在進行「立法委員」的角色行使,依照其在「台後」所做的準備而於「台前」呈現出來;而邱議瑩當下數次打斷李慶華發言的行為,就好像是《瘦虎肥龍》裡,為了抓賊結果闖入別人婚禮禮堂的情節一樣,本身都是「不合時宜的闖入者」。


然而,集體會議的場合裡,別人發言不能貿然打斷,有意見應該舉手已是約定成俗的情境規範,所以,從邱議瑩被李慶華要求「有風度」和「有家教」的起因看來,恐怕是邱議瑩自己違反規範在先。至於李慶華講的話,好像就跟我們一般看到小孩子、兒童或青少年犯錯時可能會講的話一樣,也沒什麼特別的。


不過,從俗民方法論的角度看,我們看到某人越軌、違反社會或情境規範的行為,都會說人家沒有家教,也就是從小父母沒教好,這其實是先假定說,像這種會議場合不能打斷他人說話,或者其他的基本禮貌,家庭這個社會化執行機構,應該要比學校、媒體、同儕和工作環境有所投入、有所影響。


只是,我們一般也都會認為說,台灣的立委很愛作秀,只要媒體鏡頭一對準他們,只要採訪記者一在場,有些愛出風頭的,可能要選舉的立委,就會開始做出不在「立法委員」角色規範以內的行為,而立委的職業性質和政治環境,也可能會要求他們有時得要作作秀,如此,媒體和工作環境也可能是社會化執行機構。


因此,邱議瑩打斷李慶華的發言,李慶華接著強烈要求她要有家教、要有風度,而邱議瑩衝上前作勢要打李慶華,李慶華對她說「妳打打看啊」且對著媒體鏡頭批評邱議瑩,而後邱議瑩打他,並且事後開記者會講了一大串打人的理由附帶要李慶華的道歉,也可能是為了要在媒體鏡頭前進行「表演」而已。


至於為什麼要「表演」,可能是因為,衝突的雙方至少有一方想要參加公職人員的選舉活動,而在台灣,想要參加公職人員的競選,一定要藉助媒體打知名度。這起事件中,邱議瑩的戲份遠比李慶華多的情狀,讓筆者不禁回想起之前,邱議瑩「疑似」有意參選本屆屏東縣長選舉的新聞報導,感覺似乎是想打知名度。


若是撇開這個因素不談,台灣的立法委員當中,愛上新聞媒體放砲或兼差當名嘴者大有人在,主要的原因恐怕也都是想要透過博版面、上鏡頭來維持自己的知名度,以維護自己既有的政治利益,畢竟民眾都很依賴媒體來提供訊息,而媒體卻只偏好讓具有「表演」性質的行為成為新聞,這樣的立委,在國民黨和民進黨裡頭,都有讓筆者印象深刻的名字,包含這回衝突的李慶華、邱議瑩。


但無論再怎麼講,衝突爆發的起因仍是邱議瑩違反會議的情境行為規範,數次打斷李慶華的發言,所以,筆者要確定地說,這起事件是邱議瑩的錯比較大,無論她事後說什麼理由,都無法改變她違規、挑起衝突的事實,不過,或許她這樣做,可能真的只是為了要在媒體前「表演」,以符合支持群眾的情感期待吧!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