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偉的紀念碑位於寧靜的農田中




紀念碑上描述事伴發生的經過



十八將軍祠的外觀



十八將軍祠的牌位



殉職將士的英名,排排看有無獻中元三字




建廟發起人黃東一家人


 


到雲林縣東勢鄉找尋基點前的準備工作時,偶然在上河圖上發現印有『空軍建安工程殉職將士紀念碑』的標示,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利用找基點的空閒,前往一探究竟,走78快速道路由斗南往台西方向下東勢、麥寮交流道,接153縣道左轉,往東勢約1公里後,進入東勢鄉街道後,右轉158舊縣道,在鄉公所前左轉,接雲林鄉道124往程海村,右邊有一排私娼寮,女郎們個個濃裝豔抹,熱情招手,定力不足的人要深深的吸一口氣,再往前開,不要停留,續行約1公里左右在順興液化石油前、轉入對面的農路,再走約一百公尺左右就可看見紀念碑。
紀念碑形似蓄世待發的火箭,高度約為四公尺,上面刻有『空軍建安四號工程殉職戰士紀念碑』,碑前有一小廟,廟內刻有空軍十八將軍祠之字跡,並將十八位殉職的將士生平事跡鑄於牆上供後人憑弔,廟內有當地耆老看守,閒談之餘道出了一段離奇的靈異往事。
民國七十九年八月廿一日,空軍總司令部副參謀長林隆獻將軍奉命率隊,一行十五人到嘉義,實施空軍『建安四號』跑道工程會勘任務,搭乘松山基地指揮部BH-1900「機號1905號」由正駕駛饒丞虎中校,副駕駛端木偉所駕駛,上午七時十分自松山機場起飛,七點五十八分於雲林縣東勢鄉程海村上空,因遇惡劣天氣失事墜毁,機上人員連同機組人員共計一十八人全部罹難。
噩耗傳出舉國震驚,同感哀悼,程海村本是個寧靜的小農村,一下子擠入一大堆人,罹難者家屬、空軍人員、政府官員、各界媒體、好奇人士,把一個彈丸小村莊擠得水泄不通,人潮、車潮塞滿了鄉間小道,折騰一段時間後總算恢復平靜,軍方在失事地點建了紀念碑,但是村民內心的陰影仍然揮之不去,尤其親眼目睹整個事件的人,更是疑神疑鬼、整天心神不寧,晚上除了聽到狗吠聲不斷,而且耳邊彷彿傳來千軍萬馬的嘶叫聲或阿兵哥的口令喊叫聲,通靈的人認為是亡者英靈未散,或因大志未伸、心有不甘所發出的寃氣所致,所以認為應建廟奉祀才能安慰亡靈,使地方歸於寧靜。
地主黄東先生在軍方建碑時就無條件捐献土地,建廟的事情更是熱心,認為事件在自已的田裏發生,建廟的事應由他獨立完成就好,但估計經費總共約需四百餘萬元,一下子拿不出這麼多錢出來,於是召集全家了人共同商量(包括已出嫁到台北的女兒),希望大家能努力賺錢一年內把廟建好,有了目標大家工作特別有衝勁,尤其在台北做生意的女兒感覺很奇怪,那一年生意出奇的平順,以前的老顧客也重新出現,家人間比以前更加團結更加親密,一年後眞的賺够了建廟的錢。
廟建成了,村莊也歸於平靜,村民也安心工作了,有些命理學家去參訪此地,看了地理方位,罹難者的姓名、地主的姓名加以分析,認為這起空難事件早就有預兆,出事的日期、時間、地點已經顯示出來了。
首先出事的日期在八月廿一日,地主黃東的『黄』上面是廿一中間是田下面是八,預測此事件是八日二十一日發生在田裏,『東』字分析起來是十八栽在田裏,果眞有十八個人在飛機上一起栽在田裏面去,另外把三位中將姓名末尾的三個連起來是『獻中元』而出事的時間恰好是中元節前後。
恐佈!靈異!巧合!同一事件,但每一個人的解讀不同,各位山友你認為呢?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