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吵得沸沸揚揚的熱比婭電影-愛的十個條件,可能很多人都沒看過,不知在演些什麼?為什麼中國政府要大力反制呢?這些疑問也隨著我剛剛看完這部影片而得到解答。


為什麼有這機緣看這部片呢?原來是選舉到了,民進黨參選議員免費招待欣賞,用意如何呢?大家心知肚明,不用我多說,原本就很政治爭議的影片,又被政治人物操弄,難怪中國政府要急著跳腳,撇開這些爭議,我們來探討這部記錄片,這部叫愛的十個條件的影片,看完了,我不知道是那十個條件,只知道是一位受中共迫害的人權鬥士,講訴她被壓迫的過程,若說她是恐怖份子那就太嚴重了。


先來看看影片中所謂熱比婭遭受中共迫害的簡述:


原先為一名新疆維吾爾族女商人,曾當選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也曾經被中國政府以「向境外組織非法提供國家情報」為由判刑入獄,2005年以保外就醫的名義赴美國。現在是海外異議人士。2006年熱比婭在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當選為第二屆主席,2009年她連任當選為第三屆主席。她曾三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熱比婭·卡德爾出生於新疆阿勒泰市一戶貧民家庭,1965年為家境所迫嫁往阿克蘇市,接連生了六個孩子(現在其子女數為11名),並在「文化大革命」中,因售賣鞋服而被冠以「投機倒把」的罪名批鬥,導致與前夫離婚。


1976年,熱比婭在阿克蘇開辦了一所洗衣房,賺得其第一桶金——3000元人民幣。1981年,她再次結婚(其夫斯迪克·哈吉·肉孜時任新疆某大學副教授),並遷居烏魯木齊。在烏魯木齊,熱比婭承包了市區二道橋菜市場,將其改建成「三八市場」,主營維吾爾族民族服飾,成為新疆第一家個體市場。1985年,熱比婭又將該市場改建成一座佔地1.4萬平方米商廈,以自己的名字命名。


在蘇聯解體之際,熱比婭在邊境貿易中積累了大量財富,鼎盛時她的淨資產達到2億多元人民幣,一度進入中國富豪排名前五位,是新疆著名的「百萬富婆」。其身為阿克達工貿有限公司的總裁,名下擁有八家企業,跨中國、俄羅斯和哈薩克。此外,還擁有烏魯木齊市繁華地段1.2萬平米的地皮。


1993年,熱比婭·卡德爾當選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1995年9月又作為中國婦女代表,出席了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婦女大會。熱比婭還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工商聯副主席、新疆女企業家協會副會長。1996年熱比婭的丈夫逃往美國,因他曾經抗議維吾爾人在中國受到不平待遇,此後熱比婭就遭到了不同的待遇。由於拒絕發表反對其夫的申明,1998年起熱比亞無法參選全國政協委員。


1999年8月,熱比婭寄送中文剪報資料給在美國的丈夫,隨後被關押,熱比婭被中國當局判處8年有期徒刑,罪名是“向境外組織非法提供國家情報”。


2005年3月中旬,就在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萊斯訪問中國前幾天,中共像往年一樣,玩起那個提早釋放的老把戲,以堵住美國對中國迫害人權的譴責。此次攤到了熱比婭的頭上,她突然獲知,得到一年減刑,並被提早釋放,隨即讓她登機赴美。

熱比婭說,當她離開中國時,中共官員希望她在流亡期間「不要從事損害中國人的事情」。熱比婭稱,她堅守這個承諾,因為她沒有把「中共」和「中國人」混為一談。


2006年5月,熱比婭擔任“美國維吾爾人協會”主席;2006年11月,當選“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

 中國當局在第二天便查出其具有嚴重偷稅行為,並以偷稅罪判處熱比亞家族的阿克達工貿有限公司和熱比婭大廈商貿有限公司共計罰款2200萬元人民幣,判處熱比亞的兒子阿里木·阿不都熱依木有期徒刑7年,罰款50萬;另一兒子卡哈爾·阿不都熱依木免予刑事處罰,但仍被判罰金10萬元。此時,熱比亞還有一個兒子阿不力克木·阿不都熱依木也正在被關押中。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2007年1月8日下午宣布,新疆警方1月5日搗毀一處「東突」恐怖訓練營,擊斃18名恐怖分子,逮捕17人。 而熱比婭堅持否認新疆存在東土耳其斯坦伊斯蘭運動之組織,自稱所有的維吾爾組織都是以和平方式抗爭。媒體亦報導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與東土耳其斯坦伊斯蘭運動並無關連。


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報導,熱比婭.卡德爾的英文自傳“搏龍鬥士”(Dragon Fighter)在全球同時出版發行。熱比婭希望這本書最終能被翻譯成中文出版。


熱比婭說,“我希望世上每人能通過這本書瞭解到我們的處境。”“當我向人們講述我們維族的痛苦時,西方人有時會覺得這是虛構的,因為他們的自由是與生俱來的。”

熱比婭稱,“但我們的情況完全不同。中共獨裁政府在過去60年裡系統的毀滅維吾爾族人,可國際社會並不瞭解我們的情況。”

熱比婭在自傳中譴責中共當局把“911”恐怖襲擊事件作為鎮壓維吾爾族的藉口。

她還提到,維吾爾族人在中共監獄強迫接受「愛國再教育」的情節。獄方不許囚犯們有任何宗教信仰,並要求反覆高聲呼喊“我絕不從事分裂中國的活動”,這句話一次竟要求重複多達50遍。

熱比婭希望世人透過這本書瞭解維吾爾族人在中國的境遇。

實際上,熱比婭所揭示的不過是維吾爾族人經受苦難的冰山一角。事實上,從1964年開始,中共就把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當作自己的核子實驗場,從60年代到1996年為止,中共曾經核子實驗46次。樓蘭遺址附近曾經實施過三次MT級的核試爆,並放射高能量的γ射線、β射線、α射線,產生大量的「核塵」。

在天空飛揚的核子砂擴散到相當於東京都136倍的地域範圍後開始「塵埃落定」,造成住在附近的19萬維吾爾族人突然死亡。129萬人健康被害,包括死產、畸型的3萬5千人,白血病3,700人以上,甲狀腺癌13,000人。

中共核子實驗從來不通知當地少數民族,也不做任何防護措施,事後也未給予被輻射的當地維吾爾人任何治療,造成被害的129萬人也大多死亡。

中共對於維吾爾族人的種族滅絕罪行是罄竹難書的。


中國官方指責新疆"7﹒5"事件是"境外敵對勢力"在幕後主使,官員還特別單指流亡美國的熱比婭。雖然熱比婭曾經向BBC中文網表示,中國是把責任推給了她,她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那麼到底流亡海外的維族團體和人士能夠有多少的影響力?


熱比婭在還沒有入獄前,似乎在中國境內有一定的影響力,熱比婭流亡之後又成立了維吾爾流亡團體。


她隨後還當選了維族流亡團體中據稱是影響力最大的世界維吾爾人代表大會的主席。


熱比婭也曾經多次在海外帶領抗議中國"壓迫維族人"的示威活動。


不過這並不足以夠證明熱比婭有領導、左右、號召維族人起事的能力。


當年熱比婭流亡到海外,就曾經有流亡維族人士對她表示不滿,認為熱比婭及其家人所謂的"受到迫害",
不過就是"官商勾結、利益分配不均"的結果。


據瞭解,至今尚有不少維族流亡人士不諒解熱比婭曾經擔任全國政協委員等等官方職務。


至於中國境內的維族人怎麼看熱比婭?這是很難評估的。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這是因為熱比婭在維族人心目中的地位,遠不如達賴喇嘛在藏人心目中的地位。


有的說法是,中國現在矛頭對著"三股勢力"的"頭子"-熱比婭,就是想要把問題焦點從國內轉向國外,加快境內"滅火"、"降溫"的作用。


但是中國一直把熱比婭形容為"分裂勢力"的"黑手",很可能會引起維族人的反效果,也就是反而增加了熱比婭在維族人心中的分量。


熱比婭本人是堅決否認她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不過分析人士也說,熱比婭或者說"維吾爾權利運動"最大的問題是沒有爭取到中國國內一般民眾的支持。


看完這部電影,我只能說如果我是站在老共的立場,我也會禁止他上映,在澳洲電影節退席是可以理解的。整部記錄片全是來自熱比婭對中共人權的控訴,借助西方媒體的報導來突顯中共對維吾爾人的壓迫。我倒很想聽聽老共的說法,他們是以何種觀點來將熱比婭定罪?以及把新疆暴動和美國911事件加諸於熱比婭所領導的反動勢力,我們一直認為大陸改革開放以來,經濟起步神速,人民逐漸脫離貧窮,但人權始終落後,但也看到高壓下的穩定政局,不致造成進一步動亂。自由人權是普世價值,在台灣實施多年,但在台灣卻感覺很亂,因為被政客所操弄,整天吵吵鬧鬧,一部電影要播就播,應該由人權團體來主導,而不是由政黨來推動,也不應看中共臉色,中共也不需要干預台灣內政,尊重台灣人的自由與人權,今天禁止大陸遊客來高雄觀光,某天大陸官員來高雄,可能又要受到民進黨人士的抵制與抗議,對兩岸關係發展都是負面的影響。大陸當局需三思得來不易的兩岸關係,而民進黨人士也不用見獵心喜,明知是大陸當局的痛,卻屢次玩弄,用政治去綁架人權,擺明是要給執政黨難堪,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