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演出背後歷經波折。圖為10月31日晚,陳思思放歌台北演唱會。陳思思/供圖


 


 “我希望通過這次音樂會開一個先河,以後能有越來越多的軍旅藝術家到台灣進行文化交流”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楊英發自北京從10月27日抵達台灣準備個唱開始,大陸青年女歌唱家陳思思的文藝事業中添了幾筆“功勳”:她是第一位到台灣演唱的大陸民歌手,同時也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獲准登台的現役解放軍。


而對這些“頭銜”,載譽歸來的陳思思直言“壓力不小”。直到今天,回憶當初辦理入台手續的曲折經歷,陳思思和她的同事們還幾乎有種想哭的衝動。


  “我們要保證不接近軍事設施” 


大家的眼淚奔湧而出是在10月31日晚——陳思思“美麗之路”台北個人演唱會結束後的慶功宴上,60多歲的音樂會宣傳顧問鍾思潛帶頭痛哭。從去年11月著手準備到今年10月最終成行,參與個唱的工作人員集體用“崩潰”和“發瘋”來形容當時的焦灼心情。


“其實我最初的想法很單純,只是想把新民歌這樣一種藝術形式帶到台灣去。”陳思思對《國際先驅導報》回憶說,“但在報批的過程中才知道這個事情竟然這麼複雜。”


“如果是普通的藝術家赴台,只需要兩岸相應的文化部門審批,但因為思思多了一層軍人身份,所以還需要雙方軍隊的相關部門來審批。”陳思思助理胡波女士向本報記者介紹道,“大陸這邊的審批很快就通過了,我們3月份把邀請函遞到台灣,一直沒有批下來,我們就無法開始做宣傳工作,直到10月21日才接到通知,26日舉行發布會,27日出發赴台,31日舉行演唱會,非常倉促。”


陳思思說道:“這中間的過程就別提了,眼淚啊,焦慮啊,為了去台灣演出,我幾乎把所有的活動都推掉了。台灣那邊的主辦方總跟我們說'再等等吧,看明天會不會',說了太多次等明天等下週,幾乎都覺得沒什麼希望了。”


據台灣媒體報導,陳思思一行由於在遞交申請時未填報“現役解放軍”一欄而被退回重新申請。 “原先是想避免官方色彩,所以有意沒有填解放軍身份。”陳思思坦言:“後來在審批過程中,台灣方面給我們提出了很多要求,包括不接近台灣的軍事設施,我們都一一做了口頭保證。”


  干擾防不勝防


不過,審批通過時的短暫興奮很快就被入台後的壓力所取代。


10月30日,在陳思思登台的前一天,民進黨籍“立委”賴清德和潘孟安召開記者會,他們放言“(陳思思所屬的)二炮部隊就是用導彈準備攻打台灣的部隊”,要求當局“立即把這些人趕出台灣”。


而第二天一早,陳思思手上也拿到一份報紙,說要為抗議“美麗之路”遊行示威。 “我當時特別擔心,一直在想晚上的演唱會能不能順利舉行,會不會有人到現場搗亂,要真有這樣的人出現,我該怎麼辦?我應該視而不見,還是應該義正辭嚴地說請你們尊重我?”


出乎意料的事在陳思思抵達台灣時接踵而至。她和同事到陽明山智障院訪問時,有媒體攔住問:“聽說你們是解放軍?”看到對方來者不善,他們迅速避開。個唱彩排時,現場突然來了幾位“大媽大嬸”,卻手執相當專業的攝像機。有工作人員上前詢問是哪家媒體,他們卻不吭一聲地轉身走掉。


  吳伯雄夫婦盛讚新民歌


演出結束後,所有的工作人員如釋重負一般。


11月1日上午,觀看過陳思思演出的國民黨“立委”劉盛良驅車來到她下榻的酒店:“吳伯雄主席和他的太太很喜歡你的音樂,本來昨天是想親臨現場,但實在公務繁忙,今天他託我來是想接你去見個面。”驚喜中,陳思思走進見面的辦公室。剛一進門,吳伯雄笑道:“你這幾天新聞很多呀,比我的新聞還多。”接著,吳夫人也笑意盈盈地說她對新民歌的喜愛。


而對這次演出最感欣慰的恐怕是國民黨“立委”周守訓。他曾全力駁斥綠營分子的阻撓,力挺陳思思等入台演出。慶功宴上,他對陳思思感慨地說:“我為你的事做了不少努力,也挨了不少罵,所以我一定要來聽你的音樂會。看完你的演出,我覺得我做的事情很值。”


陳思思回憶說,這番話令她感動良久。據鍾思潛透露,北京臨行前還曾擬邀連戰、宋楚瑜甚至馬英九等台灣政要出席演唱會,但“綠營這麼鬧”,就取消了原定計劃。


如今,陳思思的演出被兩岸媒體和官員共稱為“60年來的一次破冰旅行”,陳思思動容地告訴記者:“這次演出對我來說也是一項使命。我只是這次破冰之旅的一份子,其實它是兩岸文化交流的破冰之旅。我希望通過這次音樂會開一個先河,以後能有越來越多的大陸藝術家甚至軍旅藝術家到台灣進行文化交流。”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