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你要跟我交往? 」


「嗯。」我點點頭


她猶豫了一下…「那有一個條件…」


「什麼?」


「明年的今天我們要分手。」


「什麼?」還沒開始交往就談分手這麼鮮啊!


「到底要不要?」


「為什麼?」


「因為我還年輕,不想現在就被愛套住一輩子。」


跟她認識是在兩個月前。


當天我們兩個匆匆忙忙的要去圖書館,在門口剛好〝撞個正著〞。


她很生氣的說「你不知道女士優先嗎?」


「妳不知道現在講求男女平等嗎?」我也不服氣的問她


雖然以身材看,我當然佔了優勢。


本來是要道歉的,看到她這麼咄咄逼人,我忍不住也頂了回去。


「ㄟˊ ~你不是我們班上那個自以為很帥,長的很佔空間的許彥平?」


「什麼自以為啊?像你這種醜小鴨我根本不記得班上有妳這個人。」


我長得又高又瘦,電腦一級棒,又是籃球校隊的隊員。


而且我還會彈鋼琴ㄟ~連我都很佩服我自己。這不是自大!是自信!


她插著腰皺著眉


「說的也是,臉皮厚的人給人家的印象總是比較深刻嘛~」


挖哩勒$#$&


從那刻開始,我們兩個沒一刻不吵,一見面非得鬥他個三分鐘以上



可是住一切在別人眼中全成了〝打情罵俏〞。


「我就算沒長眼也不會看上她這個〝虎罷母〞。」


「我也沒興趣讓大豬公喜歡上我。」


「……。」無言。
其實她人緣不錯,班上很多人都跟她打成一片,她開朗、不做作。


但是!他唯獨對我老是那種氣死人的態度。


但是在不知不覺中,跟她鬥嘴變成一種很自然、很輕鬆的事…


有時候看她跟其他人鬥嘴,心裡竟會泛起酸酸的感覺……


天氣漸涼,我摸摸自己的額頭…「有一點熱說…。」


最後我還是決定去練籃球。


跑在體育館的地板上,身體有點不聽使喚,女生的尖叫聲此時變的很刺耳。


我跟著隊友回防「彥平~接著!」


我一個不留神,被籃球打中,跌坐在地板上。


一夥人一轟而上,突然從人群中冒出一個人,拉著我說


「還坐在這幹嘛?去保健室啊。」是她…


他跟我那群圍著我的隊友說「你們繼續練吧,我扶他去保健 室啦。」


為什麼沒有人阻止她?「我還可以走,我說妳…不怕被上面那群女生殺?


「啊~?什麼?」她眨眨眼,一臉疑惑。真是個笨蛋……。


到了保健室,護士阿姨蹺班喔。「她又不在了。」


「我說你幹嘛愛逞強?被球砸到還跌倒,真夠你的丟臉了。」


她就不能說點別的嗎?她摸摸我的額頭,我嚇了一跳「妳怎麼知道我發燒?」


「筊杯。」她說的理所當然


我一臉受不了的樣子「耍笨啊?」


「沒啦,因為你今天看起來很沒精神啊,罵起來很沒感覺。」


這也能算理由?…我看著她發呆的臉,突然很想、很想把她佔為己有。


「羽澄…當我的女朋友,好嗎?…」


「看吧,我就知道你們兩個一定有問題。」


我摟著她「有什麼問題?」


「冤家變親家喔~」旁邊的人跟著起鬨


冬天的時候抱著她真的很舒服,她呵呵的笑著。


我不知道她怎麼處理我的那些〝倒貼貼紙〞,只知道那些似乎難不倒她。


我喜歡騎著我的機車載她回家,她本來還不肯,因為有捷運。


但是…我喜歡她緊張時緊緊的抱著我,


當然我不會跟她說我這種有點色色的感覺。


跟她說,她大概會笑著罵我說〝大色豬〞~


12月將至,街上已經處處瀰漫著聖誕節的味道了。


她最近感覺一直瞞著我偷偷進行什麼事,我當然沒問,因為…裝傻啊~


我知道我的生日在12月,當然他如果不是在忙我的事,


我大概會…抓狂吧。


「走吧、走吧~」放學她就拉著我一起走。


我裝傻的說「去哪啊?放學要乖乖回家喔。」


她搥我,嘟著嘴說「你再裝嘛!好~那我回家啦~」


「啊啊~賣啦,大姊。」我抱住她不讓她走


她拍拍我的臉「那還不快走?」


「去哪裡?」


「去看海啊~你不是很喜歡海嗎?我發現一個很漂亮的地方喔。」


「這種天氣妳會感冒的。」


「安啦~我的身體健康的很,走啦~」


我們搭火車來到基隆,她熟稔的繞過幾條街,人漸漸稀少…。


「你看~快看啊。」


望著深藍色的海,遠處的燈火依稀點綴著海岸線,


天上竟露出幾顆星星。


海浪拍打著海岸,風的聲音在耳邊環繞…。


「欸,看呆啦?呵呵~」她握著我的手,


「好漂亮…。」


「當然,我找了好久ㄟ。」她放開我的手,


在包包裡頭找東西


我看著她「妳在找什麼?」


她從包包拿出兩支蠟燭,一包東西。


她點燃一支蠟燭,然後說



「我只拿兩支蠟燭,一支代表你,一支代表我。」


她指著她沒燃起的蠟燭說「這支是你,我不要你燃燒,因為我會用生命為你照亮黑夜喔。」


「當我燃燒完時…」她打開那包東西


「我用我的心為你織一條圍巾,這樣你就不會冷了。」


我緊緊的抱著她,


心中的感動我說不出口「傻瓜~我只會怕你冷。」


我輕輕覆上她的唇……竟忽略了她所說的話…


是多麼的苦…。


聖誕節到了,剛過完生日沒多久,她說不想大肆慶祝。


於是我們去華納看了一場電影,


然後去清大看夜景。


她依偎著我「如果台北下一場雪就好了。」


「呵呵~下雪幹麻?」


「我想化成雪,而且是那種溫暖的雪喔。」


「恩…然後呢?」


「然後啊…覆蓋在台北,因為你住在台北。」


「傻瓜。我已經有圍巾啦,不怕冷了。」


她沒有回話,靜靜的問我說「平…我問你喔…」


「恩,給妳問。」我把他摟進我的外套裡,她的臉埋在我的胸口



「你會愛我多久?」我楞了一下,


我知道很多女生都會問這個


但是…,我怎麼覺得她問的…很苦?


我想了想…「我會愛妳到妳不再愛我為止。」


「你說的喔…愛我到我不再愛你為止…。」


我突然感覺胸口一陣濕潤


我慌了,第一次看她哭「妳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


她笑著說「沒啦~我太感動了嘛。呵呵~」


很快的新的一年又到了,我們一如往常,感情越來越好。


有時候我們會因為對方吃點小醋,吵點架,卻依然很甜蜜。



當初有些不看好我們的同學,現在也只能在旁羨慕。


今天一早,門鈴突然響起。


我是從桃園上台北讀書的,所以我一個人在外頭租房子。


假日早上門鈴就大響,我拖著半睡半醒的身子起身開門。


「誰啊~?啊,怎麼是妳?」我打開門


她不說話,跟著我進了家門。坐到沙發上後,她臉色凝重的說


「我們分手吧。」我楞在那,


這句台詞在電視的肥皂劇場看到,怎麼現在換成我?


「妳是開玩笑的還是哪根螺絲掉了?」我生氣的問她


「我是認真的。」她低著頭


「發生什麼事了嗎?昨天不是還好好的?」我盡量壓低我的怒氣



她雙手握著,依然低著頭「是啊,但是我今天是很認真的…」


「認真個屁!」我忍不住罵出口


她突然抬起頭說「認真的過愚人節啊~哈哈~」


她撲上我,調皮的抱著我「愚人節快樂喔~」


我捏著她的臉「快樂個頭啊,拜託一下,不要一早就來嚇人好不好?」


「啊啊~好痛啦!」她打著我的肩膀「誰叫妳要開這種玩笑。」


「你好生氣喔。」


「廢話!沒事說要分手,你電視劇看太多啊?」


「我很認真的跟你過每個節日ㄟ,怎麼可以罵我~」


她離開我的大腿上,跟我扮了個鬼臉,我起身追著她跑


「妳不要跑,氣死我了。」我指著床對面的她


「哈哈~才不理你呢。年老盛衰喔你。」


我賊賊的笑,跑了過去,她當然馬上躲,


我伸手攔住了她


這就是籃球技巧上的〝假動作〞啦~


我現在把它發揮的淋漓盡至


她被我壓在床上動彈不得「看妳往哪跑。」


她不說話,我低頭看她,


發現她臉色蒼白「妳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我起身扶著她,她摸著胸口,


喘喘氣「沒啦,氣喘啊,沒事的。」


「對不起,我忘了妳有氣喘…。」


「沒關係啦~走吧,我們一起去吃早餐。」


「嗯。」感覺上怪怪的,但是…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吧。


秋天到了,提醒著我她的生日將近,


也提醒著我一年的期限快到了…。


不知道她忘了沒,


我現在當然很後悔當初為什麼要答應她。



不過看她也沒記起的跡象…大概她自己也忘了吧。



「彥平、彥平,大事不好了~」小黑匆匆從教室外跑進來



「幹嘛?是賓拉登要攻美了,還是舒琪要退出演藝圈?」


「你還有那個心情開玩笑?羽澄在走廊昏倒了。


「什麼?你說什麼?」我衝出教室,一把抱起昏倒的她,直往醫院衝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絕不是平凡的昏倒,


不安的神經不停跳動…


「拜託妳可千萬別出事…。」



手術燈亮起,我坐在外頭靜靜的等。



不知道過了多久,醫生從門的另一邊把她推出來。


她口上帶著氧氣罩,掛著點滴,臉色很白。


「你就是許彥平吧。醫生在我未開口前打斷了我



我驚訝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我當然知道,我是她的主治醫師。她常常提起你…。」


「主治醫師?什麼意思?她不是很健康?怎麼…」


他搖頭「那是因為她一直沒告訴你,她不是氣喘,而是心臟病。」


「你、你胡說什麼?…」


「我沒有胡說,她的生命已經所剩不多了,好好把握吧。」


我顫抖,無法接受這突來的消息…


不久後,她的家人也趕來了。


她母親看著我,摸著我的臉說


「孩子…不要難過,因為你,羽澄才能把她最後的生命活得這麼漂亮…。」


我的淚終於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之後的日子,


我都待在醫院裡陪她。她一直要我去上課,


但是我在教室根本無心上課,哪怕哪一刻她都將永遠離開我,


而我卻見不著她最後一面。


她看著天花板,笑著說「我的生日快到了呢。」


「恩,我沒忘。妳是在妳最愛的秋天生的。」我握著她纖細的手


「而且是在有很多假日的十月喔。謝謝媽媽把我生在這麼棒的月份~」


她呵呵的笑著,我想笑,卻怎麼也笑不出聲音


她開朗笑聲的背後,究竟是承擔了多少的苦?


看似堅強,其實卻是最脆…


一群醫生又跑進病房,我丟下手中的東西奔了過去。


她最近發病的次數很多,生命就像將燃燒完的蠟燭…蠟燭…。


每次當麻醉藥退的時候,她總是給我一個笑容。


告訴我她沒事。


這次她沒有力氣告訴我她沒事,我握緊她的手「別說話,休息一下。」


醫生告訴我她的時間所剩不多,要我要有心理準備。


我坐在她的床邊,看著她不如以往嬌嫩的容顏,瘦弱的手,憔悴。


我無聲的流出淚來,因為我不敢讓她聽見,她都沒哭,我怎能哭。


我低著頭,牆上的鐘滴答地響著「還有一分鐘是我的生日呢。」


「妳怎麼沒睡?」我嚇了一跳


「平…哭的時候要哭出聲音喔…不然會得內傷呢。」


「五、四、三、二、一……碰~祝我生日快樂~」她開心的笑著


「羽澄,」


「嗯?」


「嫁給我,好嗎?」我拿出戒指


她看著我,流下淚來……「我…我……」


「好不好?…」


「好……。」我替她戴上戒指後,她閉上眼,輕輕的說


「平…我要當你的妻子,我下輩子一定要當你的妻子,好不好?」


「好。」


「然後我們要再去看海邊看星星,好不好?」


「好。」


「然後要生兩個孩子,女的叫羽萍,男的叫彥成,好不好?」


「好。」


「下輩子我要愛你到永遠,好不好?」


「好。」


「彥平…。」


「嗯?」


「我好累,我想休息一下……。」


「好的,妳可以好好的休息了,羽澄……。」


嗶-----------------------



平:
今天我們要分手,這是你自己答應我的,不要忘了。
記得你說過,你會愛我到我不愛你為止。
從此刻開始,我梁羽澄不再愛你,你也 不準再愛我。
在我回來愛你之前,不允許你再愛我。
請你原諒我的自私,活著的人,總是比較辛苦吧。
如果你真的愛我,就不要再愛我了。
我們相約在下輩子,不要忘了喔。
真正的愛,是在能愛的時候,懂得珍惜
真正的愛,是在無法愛的時候,懂得放手



幸福在哪 ......
幸福就在你眼睛看的到......
耳朵聽的到 心感受到滴地方......
那是讓自己很愉快......
也可以帶給大家愉快......
一種行為一種感覺一種......
幸福隨手可得......
全看你用怎樣的心去迎接你滴幸福......
要幸福唷!!......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