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一座橋,叫「清和橋」。
這年春天,有一位身材苗條、頭戴芙蓉花的少婦正在河堤邊洗衣服。
廟裡的一位和尚和當地的一個秀才到清和橋上來遊玩。


二人在橋上走著,見橋下洗衣的少婦長的漂亮,便不懷好意,故意站在橋上對起詩來。


和尚先念道:


有水也念清,
無水也念青。
去了清邊水,
添爭變成靜。



靜養性,僧人愛,
滿腹經文隨身帶。
有朝一日芙蓉花兒開,
給我和尚端上來。


和尚念罷,秀才接著吟道:


有口也念和,
無口也念禾。
去了和邊口,
添斗變成科。



科為貴,秀才愛,
滿腹詩文隨身帶。
有朝一日芙蓉花兒開,
給我秀才端上來。


他們二人的對詩,橋下的少婦聽的仔細,頓時怒火滿胸,立即甩甩手上的水說:
「這橋叫清和橋,你們只說了「清和」二字,聽我以「橋」字作詩一首。」


少婦作詩:


有木也念橋,
無木也念喬。
去了橋邊木,
添女變成嬌。



嬌娘美,人人愛,
生兒育女隨身帶。
有一朝日生雙胞,一個當和尚,一個當秀才!


和尚,秀才挨了少婦的一頓臭罵,便摸著鼻子,倉促悻悻然地走開了。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