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到雪山這個山名,是在23年前的高中時代.當時的班導師以前在師大時參加登山社,爬過許多座百岳.他上課時總愛津津樂道他昔年去登高山的往事,
那時候我就已聽過了玉山, 雪山,奇萊,八通關...等多處山名.對還在戒嚴時期,男生沒當兵前不能出國的我來說,那些地方就好比像是如今這年代異國世界,就如同現代年輕朋友想要去環遊世界一樣.我決心有朝一日,也要親自到當地去瞧瞧.
對未知領域的好奇與幻想從那時就吸引了我,而後上大學後會參加登山社,就是為了實現高中時期的夢想.



在當年導師講的眾多經歷與故事當中,有件至今仍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雪山魔女」的傳說.


話說有一年老師與夥伴們為登雪山而入住七卡山莊,當晚和莊主(山莊管理員)閒聊.當時七卡是有一位榮民來擔任常駐莊主的,但更往上之三六九山莊,除了救國團「雪山攻峰隊」活動期間,平常時候則是無人駐守管理的.


七卡莊主知道導師是師大登山社的,就告訴他們一個親身故事:那是很早期的年代,有一年春節前,雪下得很厚,因為快過年了,沒有登山隊伍上山.


但有位師大女生獨自前來七卡,說要去登雪山.莊主極力勸阻她別上去,但這位女獨行俠就是執意要上山,隔天就出發前往三六九了.


等了3天,莊主不見這位女生下山,心知不妙,於是下到武陵農場召集原住民青年上山搜救.可是因積雪太厚,搜救隊由七卡往三六九到黑森林一路找過去,仍沒發現蹤跡,於是警方就列為失蹤人口.


春節後,第一批上山的是五個陸軍官校的學生.當年雪山登山口並不在今日大水塔旁,而是必須由武陵農場的\莊就開始往上爬,所以第一晚大都入住七卡山莊.莊主叮咐他們,隔天往三六九時,注意一下那個女生的蹤跡.


第二天晚上,陸官學生住在三六九山莊,當晚山莊內沒有其他登山客,只有他們五人.五個人相鄰躺在同一邊的床鋪上,晚上天氣非常寒冷,他們冷得睡不著覺.


到了半夜,突然聽到窗外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我..好..冷..,我..好..冷....」.一開始他們以為是別的登山客摸黑上山受凍了,於是拿出手電筒到外面搜尋, 但沒找到人.


五個人回屋內躺下後不久,「我好冷」的聲音又出現了,這次聲音很近,是從對面床鋪傳來的.五個人一同起身一看,看到對面床沿坐著一個女孩子看著他們,影像過了幾秒鐘才消失.這下子五位準革命軍人嚇得半死,不敢睡了,捱到天一亮,馬上逃回七卡向莊主報告.


莊主畢竟是見過戰爭大場面的老榮民,對這種靈異情況見怪不怪,就問學生們最初的聲音是從哪個方向傳過來的?然後指示搜救隊從那個方向一路找過去,果然在還不到三六九山莊之處,發現了遺體,被積雪給埋住了.


 


=======================================================



前幾年,繽紛活動有個行大辦的「鳥來大刀山」登山活動,遇到了從台中遠道而來參加的文明野人.


野人兄在校時是在康輔社,在救國團活動中當過三六九山莊的莊主(駐站人員).我向他求証這個傳說,他說他親眼看到過「魔女」! 並告訴我更驚悚的故事...


有次帶隊上來三六九的領隊是他的學長,當晚山莊內在舉行團康,有個空檔,學長出去戶外透透氣.但是野人覺得過了好久,怎沒見到學長進來?


野人出去吶喊學長名字,沒有回應.當天晚上並無月光,一片漆黑,於是野人拿出軍用強力手電筒往四週照射.往黑森林方向一照,發現學長往黑森林方向一直走上去.野人拼命喊叫他的名字,突然學長停住了,慢慢轉過身來,藉由手電筒的燈光照射回到了山莊,


學長一臉驚惶.問他怎麼回事?他說出來外面透氣時,一位女生走過,這女生跟他講說,她沒去過雪山主峰,能不能帶她去呢? 他一時恍神,就答應了.結果那女的就走在前面,


他就跟著她走向黑森林.學長沒戴頭燈沒背背包,當時又沒月亮,怎麼看得到路呢?學長說,當他看到那位女生時,天是亮的,路徑看得清清楚楚.


而後他聽到野人在叫他的名字,他一回頭,眼中的白天霎時變為黑夜!



==========================================================



話說民國60年左右(詳細年份忘了),有三女兩男結伴去登山,出發前一天,颱風來襲,但他們仍然堅持要出發,他們下午搭車到武陵農場,準備在清晨前到達369山莊,隔天攻頂,當他們從武陵農場出發後,雨勢漸漸轉大,風也不停的哭濠,彷彿世界末日快來了,於是他們盡量走在一起,不要有人落單,就這樣,終於走到了七卡山莊,離369山莊仍有一段距離,然而,走進七卡山莊後,這時雨勢似乎停了,但風仍猛烈吹著,使得許多大樹也跟著搖阿搖,


七卡山莊同時也有救國團的登山隊,當中的領隊人員勸他們明天再上山,但他們仍按原計劃繼續向369山莊邁進,穿過了大草原,爬上了哭坡(又是另一段故事),越過了雪山東峰後,369山莊遙遙在即,突然間,風勢轉得十分強勁,他們身旁的三棵神木被突如其來的閃電劈中,壓倒一男三女,其中白衣女子及橘衣女子當場死亡,沒被壓到的男子趕緊救出受重傷的一男一女到台中急救,由於失事現場十分偏僻,加上颱風威力轉強,沒人趕上山收屍,就


連救國團也撤隊了.............................................................


幾天後,颱風遠離,未受傷的男子顧幾個山胞一起到出事地點,想替她們收屍,而屍體已開始腐爛,發出濃厚的臭味,傷口爬滿了噁心的蛆,白衣女子的右手被壓斷好幾截,臉皮緊緊和樹皮黏在一起,橘衣女子的眼珠子睜得大大的,好像快掉出來了,右耳已被蟲咬掉一半,另一半也搖搖欲墜,背包撒了一地,好不容易將她們從幾千斤的神木下"一截一截"將屍體拖出來,用預備好的草蓆包好後\下山來,事情終於告一段落了......................



一年後,某大學登山隊去登雪山,半夜經過該失事處,突然聽到好像有小孩子在哭,又像女子的哭聲,半夜聽起來格外悲傷,甚至另人毛骨聳然,登山隊每個人都發毛,趕緊奔向369山莊,呼, 終於到了,每個都鬆了一口氣,但當他們往失事地方望時,隱隱約約看到兩個長髮披肩的女子,一位穿著白衣,當月光照在她身上時,顯得格外淒涼,另一個不用說,當然穿著橘衣,她四處望阿望,好像在找什麼,突然間,"她們"飄到369山莊前,白衣女子向登山隊不停的哭喊"我死的好慘............嗚嗚............我死的好慘" ,橘衣女子則很慌張的問"我的背包呢?我的背包呢?",登山隊嚇的要死,那敢回答,還好"她們"立刻走"鬼",而那天晚上,大家雖然很累但都不敢睡,隔天天未亮,就馬上下山了.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