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幅油畫也是有歷史的,在2005年3月6日,紐約藝術博覽會開幕。世界藝術家云集,觀眾鼎沸,博覽會的左前方總是水洩不通之處,那裡是加拿大Redinc藝術公司,聚光燈下,掛著一幅題為“2008-北京”巨幅油畫。


令人驚訝的是,網上對這副油畫的含義有好幾種不同的解讀,看完那些解讀之後,再看看這副油畫,似乎又能發現更多詭異的東西。


比較引起我注意的倒是畫者在其blog上摘抄多倫多《世界日報》的解讀文字(雖然作者並未正面承認這個解讀是否完全符合他的創作原意):


 


畫的左上角,是一幅標準像,乍看上去,熟悉又不熟悉,那是孫中山的鬍子,蔣介石的光頭,毛澤東的五官新組合的標準像。它像徵著中國上一百年的歷史,或者說是舊民主主義和新民主主義的全部。


畫的左面,是一個最天真和最聚精會神打麻將的女孩,她為抓了一手好牌而暗中慶幸。


中間背影的女子,開了一個東風明槓,這象徵著當前不可無視的事實—中國在崛起。雖然那女子有些不規矩的小動作。


中間正面女子,似乎有些外來血統。他在打牌之餘,另有閒心眺望光源,也即將來。他穿著光纖,臉上有一些憂慮。


再就是那個外國女郎了,她也來摻合中國的遊戲,信心全無,躺在那裡,因為她少抓了一張牌,相公,配打。


右面顯然是一個進城打工的農村姑娘,她是使中國掘起的生力軍。然而他的臉上有一些不明白,有一些不滿意。他手中握著一把亮晃晃的水果刀,這暗示著一種仇富心理,暗示著一種危機。


畫的右邊,在破舊的建築的前方,有一條大河,有一些石頭,這象徵著前景莫測,只是摸著石頭過河的現狀。


不過,在某個論壇上則又看到有人做另一番新解,卻也別有新意:


中間女子是美國,背後紋著鳳凰的女子是中國,側面正在認真考慮出什麼牌的亞洲女為日本,另一個躺著的是俄國。


中國女子碰了東風並不意味崛起,只是表達「做東」的意思。而俄國女郎也並不是信心全無的「相公」。仔細觀察一下她的姿態就會發現,很顯然,她是在趁日美不注意,和中國女郎偷換牌。這正是換牌的瞬間,所以她桌上的牌少了一張。另一面,居然跟美國也“有一腿”,是在迷惑美國?還是……


而旁邊那個拿刀的小女孩,明顯發現了這一切。她的視線停留在正準備把牌偷偷塞給俄國女的中國女臉上。美國女人,似乎已從小女孩的表情中發現了什麼……


把小女孩說成剛進城的農民似乎也太勉強。我覺得可能是代表中國民眾,而坐著的是政府。有這場遊戲實際上是政治的博弈,普通中國人卻怎麼的怎麼的(不好直說)意思。


對於摸著石頭過河的解釋,我更是不敢苟同。我傾向於認為屋外描繪的是陰雲密布的台海。


 至於文身,我也想不出來。腰間那個圖形我無法解釋。我打算簡單地把文身視為畫面的需要,在畫面黃金位置設計一個文身,是一個不錯的手段,最起碼,比光溜溜的一個後背更有沖擊力。


嗯,這應該就像羅蘭巴特宣示的「作者之死」(the death of the author)的意思吧:作品一旦完成而脫離作者後,讀者將會以其文化脈絡及思考,創造屬於讀者自己的意義……


 這裡是論壇上的第三個詮釋:


中間女子是美國,背後紋著鳳凰的女子是中國,側面正在認真考慮出什麽牌的亞洲女為日本,另一個躺著的是俄國。中國女子碰了東風並不意味崛起,只是表達“做東”的意思。而俄國女郎也並不是信心全無的“相公”。仔細觀察一下她的姿態就會發現,很顯然,她是在趁日美不注意,和中國女郎偷換牌。這正是換牌的瞬間,所以她桌上的牌少了一張。


事實上畫面裏中、美、俄都在參與作弊,只有日本女孩不知情在暗爽,就是說拍桌上博弈的四方日本才是陪打,牌搭子而已。


盆裏的水果意味很明顯,當然是代表台灣的地區利益。


台灣之所以一身純正中國式的裝扮,是因為最後的中國傳統在台灣。


台灣手裏是一把餐刀,這大概是個雙關,一是表示不管誰攫取了台灣的利益,台灣都只能乖乖的為之切水果;第二聯繫到小姑娘的表情,那把餐刀(代表她的防衛能力),就是對她利益最後的一點防禦了。


另外,喜歡美國的表情,看著台灣,一副又關心又不知道該怎麽辦的樣子;而台灣站在一旁冷眼觀看,對幾個家夥弄鬼看得一清二楚,可自己不在局中,卻又什麽都不能說。


配合日本妞傻乎乎的認真樣子,和中國小妹妹狡黠的背影。


 這裡是論壇上的第四個詮釋:


注意看了下,中間只露出背影的女孩身上紋的是傳統的中國鳳凰。但身上所穿的卻是西洋蕾絲衣物。是不是在說明現在的中國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


外面的場景應該是暗示台灣海峽,陰雲密布暗示緊張形勢。


台灣女孩不是在盯作弊,她盯的是中國女孩的臉,美國女孩盯著台灣女孩的臉,俄羅斯女孩也在盯著中國;三個人的表情都很有深意。日本女孩只看自己的牌,很投入也很滿意。


中、美、日、俄之間利益複雜,日本雖然捲了進去但只關心自己的利益。


西方一般認為國民黨民國政府是中國民族主義政府。這個解釋了台灣的傳統肚兜,似乎也在說08年大勢還是在民國立場而不是台灣國立場。


美國也沒強多少,君不見,她雖然穿了衣服但沒穿褲子? !但是她穿得最多!而且她的這種神情似乎也在考慮這局是不是要脫衣服了,因為中國女子在作弊,而俄羅斯已經是陪太子讀書,只求不放炮了,打的時間越久,危險越大!


中國卻希望通過不正當競爭,爭取必勝!


日本看樣子,是根本不知道裏面的凶險,儘管她好像已經輸光了!而且大家應該注意,中國的上下家是日本和俄羅斯,美國祇是對家而已!中國祇能和日本、俄羅斯發生直接的利益衝突,美國卻是隔岸觀火,但是也有放炮的可能!


不過,贏家是美國,因為她們的規矩是,誰輸了誰就要脫一件衣服!


日本可是衣服褲子都沒穿輸到底了這樣,日本已經沒有籌碼了,如果輸了,就徹底退出比賽!贏了,還可以繼續留下來!


俄羅斯只能自保,輸了還能打一場,也就是說還有機會!


美國和中國有優勢,但是如果是一個輸了話,而無論剩下的是哪一位都是最強的了,而輸的一方和俄羅斯相比,是同樣的檔次了!


這局可以是最後一局,也可以是新的一局的前奏!


出處:以上解讀加拿大多倫多《世界日報》以及部分中文論壇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