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文吾兄:


剛從高院還押土城看守所,已經像隻鬥敗的公雞,全身無力,又聽到清文兄突然過世的噩耗,心情簡直down到谷底。


這次再度還押,看出人情冷暖。過去那些拿過我錢、受過我栽培的人,像高X鵬、許X財,。。,等人,除了動動嘴唇打打嘴炮,說什麽如果法院不把我釋放,就要發動全國民眾攻打法院看守所云云,現在看到我又再度遭到還押,他們卻寧可跑去看NBA籃球賽與金髮碧眼啦啦隊,絲毫沒有表示聲援之意,實在令人痛心!還押后始終沒有看到兄來慰問,正感到納悶,沒想到是因為兄突然過世,不克前來,讓弟傷心欲絕,感到自己已經被這個世界遺棄了。


回想當年與兄高中同窗、大學同室,結為摯友,倏忽已近四十載。一路走來,兄對弟義氣相挺,無論毀譽,總是不離不棄。兄總在最低潮的時候,給弟精神鼓勵、雪中送炭;當弟當選為總統后,兄仍然以兄弟之情相待;到了弟被查出海外藏有數億元巨款,進了看守所,兄依然堅信弟是無罪的,這些錢並不是非法所得。兄對弟無條件的信任,弟感念在心,不敢或忘。如果說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非清文兄莫屬!


弟從政以來,選戰無數,全靠兄組織後援會,到處募款拉票。私領域來說,兄照顧弟無微不至,經常做帶汁的荷包蛋給弟進補,說是「吃蛋補蛋」。兄在弟家庭屢次遭逢不幸,總能挺身而出,給于弟精神慰藉與鼓勵,讓弟撐過無數次低潮。尤其弟媳阿珍,個性剛烈,婚後就已經「恰北北」(台語:潑辣),更因為車禍行動不良以後,更是精神異常。兄總能勸弟忍讓,才不致於走上離婚一途。


清文兄一向喜愛粉味,出入酒店如走「灶腳」(台語:廚房),這才是真男人的作風,令弟無限羡慕。其他綠營將帥,也喜歡把酒店作為社交場所。男人行走江湖,出入酒店,是十分正常的事。弟對喝花酒的態度是:不干涉不批評不鼓勵不反對,只要不被媒體逮到就行。


自從弟媳阿珍出車禍以後,兄總會趁著阿珍不在家的時候,帶著您的女伴,到寒舍來看小弟,陪小弟喝酒聊天,這點心意與體貼,小弟銘記在心。兄最懂得人性,也最能理解小弟的需要,這種莫逆之交的情誼,小弟沒齒難忘。


兄因為貪杯中物,身體不好,現在英年早逝,令人惋惜。然而愛好粉味的您,可以在酒酣耳熱之餘,精疲力盡昏死在美女石榴裙下,做鬼也風流;就像英雄戰死沙場,適得其所,兄應該死而無憾。


自從弟被國民黨「政治追殺」至今,夫妻子女已經形同陌路。弟屢次要求停止羈押,始終碰壁。即令運氣好可以保釋,阿珍及子女已經表示沒有錢交保釋金。要是真的能夠保釋,還得靠兄變賣祖產來相救。現在兄已作古,重金保釋的希望,也隨之幻滅。中秋節那天,竟然沒有一個家人來看守所探望,只有兄嫂做了好料來讓小弟打牙祭,令人感動又感傷。自從給了兒子三生用不盡的財富,被瑞士檢調發現后,兒子媳婦已經準備與我切割乾淨,什麽養兒防老?屁啦!


兄答應弟媳阿珍,今後要照顧小弟後半生,兄最後還是爽約了!兄生前曾說,如果弟要天上的仙桃,你都會為我摘下。聽到這裡,弟感動得哭了好幾天。其實我最需要的不是天上的仙桃,而是天上的飛機,能夠在我停止羈押釋放后,立刻載我到美國控訴那隻「黑馬」,讓他下令台灣這隻流亡政府的「種馬」,立刻將我釋放!你知道的,姓馬的,沒有一個好東西!


即令此生最終可以無罪釋放,此后人生漫漫孤單長路,少了兄的陪伴與提供的慰藉,可說生不如死;如果不幸被判無期徒刑,連兄這種美麗的死法都不可得,令人感到無限悲哀。望兄一路走好,希望您在那一邊可以繼續無限暢飲,有無數美女作陪。請兄先替小弟留個好位子,叫好坐台小姐,等我來與你再喝一杯,再續前緣。


嗚呼哀哉,尚饗。


 



阿扁 泣叩首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