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



戴笠跟隨蔣介石


 


60年前,對殺人魔王、軍統特務頭子戴笠的死因,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他勢力太大,手握武裝,且知道的事太多,蔣介石不放心,命人在飛机上暗藏定時炸彈,將他炸死空中;一說他為了追求“影后”胡蝶,急匆匆從青島乘專机赶往上海,飛到上海上空見大雨滂沱,改飛杭州筧橋机場,又遇濃霧,仍不能降落,遂轉飛南京。飛至南京東郊,霧中撞山,机毀人亡。


  “文革”期間,筆者從上海下放至南京東郊9424戰備工程梅山工地勞動。當時指揮部要出版《礦山的主人》一書,抽調筆者參加寫作組,為此而走訪了礦區領導与礦工。一位領導同志介紹說:本礦區系戴笠撞山致死之地。此處梅山原名“大山”,“大”是“大夫”(醫生)的“大”,与戴諧音,1946年蔣介石為紀念戴笠,曾將“大山”改名“戴山”。山下有一村庄名梅村,建國后將“戴山”改名為“梅山”。許是与梅山有關系之故,去年5月中旬,筆者赴浙江江山市旅游,參觀了戴笠故居,搜集資料的同時,采訪了當地几位熟知戴笠情況的老人,后在南京解密的檔案中得到了答案:戴笠死于謀殺!


  謀害他的主使人并非蔣介石,也非天災暴雨、濃霧所致,而是他的得力干將馬漢三。1937年“七七”事變發生后,馬漢三奉戴笠之命潛伏平津,做地下情報工作,被日軍偵破關進大牢。馬詭計多端,投日酋所好,用一把极其珍貴的古劍,買通日暮途窮的日軍司令福田隆吉,得以釋放出獄。這是一把什么劍?原來是1928年軍閥孫殿英到清東陵盜寶,派工兵用炸藥炸開乾隆皇帝墓穴,從乾隆的棺木中得到一把削鐵如泥、吹發即斷的寶劍。


  此劍相傳年代久遠,非同一般古物,屬珍稀文物,价值連城。上世紀30年代,國民党掃平軍閥之后,孫殿英部隊被收編為國軍,孫盜寶案東窗事發,拼命走后門,向宋美齡、宋子文、戴笠送珠寶、鑽戒等厚禮,托馬漢三將乾隆帝寶劍轉交蔣介石,想以此塞住主子的嘴。馬漢三見寶劍是文物中的珍稀之寶,鋒利無比,起了貪心,据為己有。福田隆吉收下寶劍,放了馬漢三。


  抗戰胜利后,懲治漢奸呼聲日益高漲。戴笠飛來飛去,到處“劫收”,同時任命他的心腹馬漢三為北平肅奸委員會主任。馬受寵若惊,特別賣力,將政治、文化、經濟等各個領域的漢奸一一抓捕,一時間北平草木皆兵,人心惶惶,凡是投敵的漢奸都自感末日將臨。一天,一巨商登門拜訪馬漢三,帶來十八尊金羅漢相送,懇求馬刀下留人,釋放金璧輝(川島芳子)。馬漢三收到十八尊金羅漢,財迷心竅,賊膽包天,偷偷釋放了金璧輝。當時安插在北平的戴笠一個親信与馬漢三不和,向主子密報。


  戴笠聞訊,十分惱火,于1946年3月6日飛到北平,查閱被捕的漢奸花名冊,果然不見金璧輝的名字,不由火冒三丈,猛拍台子,虎著臉追問馬漢三:“川島芳子是舉國公認的大特務、大漢奸,她到哪里去了?放走了她,共產党和其他党派必然追問,我們如何交代?”馬漢三嚇得差點尿濕褲子,一時語無倫次。這時戴笠加重語气說:“你不把川島芳子抓回來,我槍斃你!”馬漢三渾身顫抖,感到再也隱瞞不下去了,只好供出正准備遣送川島芳子逃亡日本的事實。


 戴笠立刻命馬漢三抓捕川島芳子,親自審問,并將馬漢三所收的賄物查得清清楚楚。勒命馬漢三:“一




切臟物全部上交國庫,否則以貪污罪槍斃你!”馬漢三不敢違抗,交出全部臟物,又將乾隆帝寶劍交給戴笠。



  戴當場試劍,把30塊銀元疊在一起,一劍下去,頓時所有銀元一分為二,看得人連聲惊呼:“好劍!好劍啊!”戴笠興奮异常,一高興竟把責罰馬漢三的事免了。馬漢三回到寓所,一邊擦汗一邊狠罵:“他媽的,戴老板受賄多多,為什么不上交國庫?”

  馬漢三在戴笠手下干了多年,深知他深不可測,翻臉無情,擔心夜長夢多,日后生變,便橫下一條心:与其等死,不如先下手為強!經過反复思考,想出了對策:戴笠是好色之徒,抓住他這個致命的弱點,用“美人計”要他的命!當夜他与情婦、机要秘書劉玉珠商量,劉欣然應允。

  1946年3月16日,戴笠從北平飛青島,准備面晤美軍司令柯克上將。那時戴笠想當上國民党海軍總司令,四處活動,特別想爭取“太上皇”美國軍界頭面人物的支持。行前,馬漢三特意安排劉玉珠伴隨,照料戴笠生活。劉玉珠年輕貌美,風流性感,使出万种風情,弄得戴笠神魂顛倒。戴笠臨時決定在3月17日飛回南京,不得不与劉玉珠告別。

  劉玉珠嗲聲嗲气地說:“親愛的,我不放心,我去監督檢查飛机的安全。”戴笠深信。劉玉珠与馬漢三的摯友、軍統青島情報站梁若節密謀,由梁將定時炸彈帶上飛机,做了一番手腳,計划定于當天中午12點半爆炸。飛机起飛后,劉掐指一算時間,大叫:“不好!如果戴笠下机后爆炸,豈不完全暴露,謀殺計划落空?我們一個也逃不了!”頓時急得六神無主,差點流下眼淚。

  未料,天助馬漢三、劉玉珠。當日上午,南方气候惡劣,上海大雨滂沱,杭州出現濃霧,兩地均不能降落飛机。直飛南京,在空中多飛了一個小時。飛抵南京東郊上空,恰好正合爆炸時間。“轟”的一聲巨響,飛机墜落“大山”地帶,戴笠被炸得粉身碎骨!消息傳開,馬漢三知戴笠已死,欣喜若狂,慶幸謀殺計划成功,舉行家宴,与劉玉珠舉杯慶祝。

  過了几天,馬漢三將川島芳子從獄中放出,然后用重金買來一個相貌、身材与川島芳子相似的劉鳳玲冒名頂替。馬漢三欺騙她說:“坐几天牢,很快放你出去。”劉氏進了監獄,次日就被拖出去槍殺滅口,冤死獄中。戴笠尸体葬在南京中山陵附近,蔣介石親自主祭,并追贈戴為中將。


  戴笠意外喪命,震動南京,蔣介石自然不會放過,命新任軍統局局長毛人鳳徹查。毛人鳳為戴笠死去自己能升遷,若破案成功能在蔣介石面前表功而高興。

  他精明能干,當即組成專門班子,限時破案。專家們首先檢查飛机殘骸,認定飛机是被炸彈炸毀的。接著取得了劉鳳玲家屬提供的冒名代人受過的證据。從這條線索追下去,馬漢三露了馬腳,不得不承認勾結劉玉珠謀殺戴笠的事實。參与這一行動計划的劉玉珠、梁若節均供認不諱。1948年9月,蔣介石下令將馬、劉等人槍斃于北平城郊。一場狗咬狗的鬧劇就此降下帷幕。


貶低戴笠的人說,戴笠不僅總与某個女特務有糾葛(如鄒志英),而且還不斷地威脅他部下的妻子或姐妹,所以只要他對這些家屬發生興趣,他的部下會馬上告誡這些女人躲開。据說戴笠尤其熱衷于類似1934年在天津租界刺殺軍閥孫傳芳的施劍翹這類當代女俠客。


施劍翹的父親施從濱是孫傳芳部隊在安徽的一個師長,被孫殺死,所以她所做的一切就是為父報仇。結果,施劍翹為了复仇,大膽刺殺孫傳芳,使她成了一個廣得人心的名人:俠義孝女,合二為一。當時的人把她比做游俠小說《儿女英雄傳》中的女英雄何玉鳳。而公眾則認為她是戴笠軍統的一個高級特務,這似乎是誤解。



戴笠還對日本女間諜川島芳子產生過興趣,她曾在熱河一帶女扮男裝指揮過偽政府騎兵隊与中國游擊隊作戰。但是,假如這些關于他的桃色新聞可信的話,那么戴笠對任何种類或年齡的女人都會發生興趣。不管是佣人還是他最优秀的學生,是女特務還是醫生,是朋友的妻子還是合法或非法的妓女,只要他看上了就行。

前軍統的特務們說,戴笠在許多地方有住宅的原因之一,就是供他隨時隨地、隨心所欲地玩弄女性。戴笠自己的婚姻不幸福。他与毛秀叢在1915年秋天結婚,那時戴笠才19歲,是浙江省第一師范學校的學生。戴笠形容他的妻子是個“鄉下人”。据說她非常固執僵硬,勤勞節儉,正直而胸無大志,甘于平庸生活。雖然早在30年代她就疑心戴笠有風流韻事,但她怕他如同怕虎,從來不敢跟他爭執。最終因為他的外遇,他們分居了。戴笠按照他的典型做法,把毛秀叢的兄弟毛宗亮提拔為總管,任命他在各個訓練營地和軍統內部當合作社經理一類的職務,負責買飲料雜物。盡管戴笠對毛宗亮非常依賴,但他看不起這個小舅子,而毛宗亮也覺得自己的姐姐是最不幸的一個人。分居后,毛秀叢就病了,并于1939年死于上海。戴笠的助手們宣稱,他對戴笠玩弄女性感到非常尷尬。每次他坐車外出視察特務站,總有各种女性陪同,而他的隨從官則被迫做起中間人來。一位前秘密特務說:“我雖四次做過他的隨行人員,卻從沒有人敢提起他這些有關污辱女性的事。”

    但并非所有的性關系都這么隨便。隨著時間的推移,特別是在他生活的后期,戴笠似乎變得比較穩定并且有點重感情起來。在他戰前活動的高峰期,据說他有兩個主要的情人:趙靄蘭和葉霞弟,他經常同時攜她倆外出。比如,每當外地情報組送來緊急報告時,戴笠會從他所在的任何地點親自連夜坐車去南京向蔣介石匯報。在這些長途夜行中,通常有兩個司机輪換開車,戴笠往往在后座的趙靄蘭和葉霞弟中間休息。


葉霞弟畢業于浙江警察學校特訓班。她在三机無線電學校當事務員時,戴笠看上了她。她一旦成了戴笠的崇拜對象后,他便決定讓她住到上海警備司令部司令楊虎的公館里,學一套上層風度。戴笠是楊家的密友,也是楊家在環龍路公館的常客,他對這位國民党將軍能夠在身邊圍起一大堆女人替他應付社交的能力非常羡慕。他對楊虎的情婦們能夠犧牲色相,并奉命對將軍的要客給予性便利印象非常之深。在葉霞弟學會了這方面的做法后,戴笠把她安排到了美國學習政治經濟學。她回國后,他又安排她在成都華西大學教書。后來据一個對戴笠最苛刻的傳記作家宣稱,戴笠把葉霞弟嫁給了他最好的朋友胡宗南當妻子。

這事是真是假且不說,但戴笠把自己的另一個情婦也許配給了一個朋友。趙靄蘭結果嫁給了軍統電訊處處長魏大銘。但這些聯姻對這些女人來說并不總是如意。1940年戴笠引誘他的英文秘書余淑衡,雖然這個年輕的湖南女人已經与軍統的一個重要特務訂了婚。戴笠說要跟余結婚,但兩年后他迷戀上了影星胡蝶后,馬上用送她去美國學習的方式把已經怀孕的余淑衡拋棄了。

盡管這可能有夸張的成分,但戴笠在生命的最后年月里的确為這位女演員所傾倒。當戴笠對胡蝶一見鐘情時,胡蝶已經嫁給了上海的商人潘有聲。為慶祝他們的“婚姻”(戴笠最終想以合法的形式認可他們之間的關系),這位秘密特務頭子在重慶郊外的楊家山購置了大片的地產來建造一座景色華麗的公館,以示對這位大都市影星的崇拜。在重慶霧蒙蒙的傍晚,戴將軍和他的情人會夢幻般地沿著刻有“喜”和“壽”字的水泥道漫步,閑逛在用价值上万兩銀子的熱帶植物和异國樹木裝點的“神仙洞”里。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