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三月學運,李登輝開始一連串的政治改革


20世紀90年代的第一年,世界各地都不太平靜。這一年世界發生了許多大事。年初,南非人權鬥士曼德拉獲釋,引起全世界矚目,也讓國民黨有點兒尷尬。在台灣與南非還有外交關係時,這兩個難兄難弟其實在國際上的人權名聲都不太好,在許多國際場合也受到些抵制,所以兩邊關係也特別緊密良好,互通有無。等到曼德拉獲釋後,台灣人權運動人士受到了很大的鼓舞,紛紛要求當局有更多的開放,挑戰體制的動作也變得更大。


北歐波羅的海三小國,也都在那一年脫離蘇聯,各自獨立。那幾年,東歐國家解體的速度快到讓人來不及反應。那年台灣事情也挺多的,從2月的政爭、3月的學運,一直到影響台灣社會的職業棒球賽開打。 20世紀90年代的氣氛,似乎一下子跟80年代不一樣了。


在1990年3月的某天,天氣還有些寒冷,我經過中正紀念堂,聽到遠方傳來歌聲。那歌詞奇怪得很,我印象裡,只聽到一句什麼什麼就一定要實現。在廣場上,坐了數千名大學生,廣場中央豎了一座野百合的像。


中正紀念堂其實泛指台北市中心的一個大廣場,廣場末端有一個3層台座,是個約70尺高的宮殿式建築。 1980年建成時算是當時台北市內最高的建築物,裡面有個蔣中正的巨大坐姿銅像,是紀念蔣中正的地方。後來,在這廣場的兩邊又建瞭如太廟般古典式的音樂廳及戲劇院,與紀念堂呈三合院的樣式。據說,當初在設計這個紀念堂時,還考慮到中軸線與黃帝陵遙遙相對,不過在廣場公園裡休憩的凡夫俗子市民同胞們,大概也不會去理這類的解讀。從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這裡也常常變成各種政治性集會的場所。所以啦!這裡的大門也常常慘遭噴漆,作為抗議什麼的。又因為這裡太過象徵和具有個人崇拜性,反對人士也喜歡戲稱這里為中正廟。


當年在台灣的這場學運,號稱三月學運;又因為用代表純潔崇高的野百合作為像徵,因此也稱為野百合運動。這次學運可說是20世紀90年代爭取民主改革的街頭抗議的最高潮,完全由大學教授及學生髮起,因此也得到社會上的普遍支持。在那之後,李登輝召開國事會議,開始了一連串的政治改革。


那年2月,台灣的政壇(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政壇指的就是國民黨內部)爆發惡鬥,對大選方式產生歧見,形成所謂主流派與非主流派之爭,也就是國民黨內的領導權之爭,是為二月政爭。此一惡鬥,導致政局不穩,直接戳爆了當年虛胖的萬點股市,也讓民眾對政局產生了反感。另一方面,因選舉時召開的國民大會也通過了臨時條款修正案,將任期延長為9年,創下國會議員自行通過延長任期的惡例。


台灣除了一個立法院外,另外還有一個國民大會負責修憲及選舉等任務。而不管是哪一個國會,當時都還有許多的老代表,即1949年時跟著國民黨一同來台的國會議員。因為不可能回到大陸再重選,因此他們的任期一直從當年到現在。只有等他們去世或其他原因,國會中有空缺人選,才能選新的代表。當年他們被稱為老法統,國會也被揶揄為萬年國會。


因此,這次學運,一方面是對政局混亂的控訴,另一方面也是對國民大會制度的不滿。在學運之初,只有台大一些學生社團參與,但很快成為全台大專院校學生的大串聯,接下來在社會各階層也引起廣泛的迴響,普遍都是給予支持。終於,在數天后,李登輝接見了學生代表,並對當前的政治局勢達成一定的改革共識。不過有八卦消息說,學運剛開始時,只是幾個大學生喝完了酒發發牢騷,不滿老國大,就決定晚上一起去中正紀念堂靜坐抗議,沒想到擦槍走火,第二天事情一傳開,越來越多的人響應,終於成為一場全台大學大串聯的學運。


在台灣近30年的民主運動中,有種世代的說法。比如說,最早參與美麗島事件的那些人被稱為美麗島世代;參與美麗島事件辯護的那些年輕律師被稱為辯護律師世代;而參與這次三月學運的領袖人物則被稱為學運世代,他們很多人後來加入了民進黨或與民進黨有較接近的理念,開始成為民進黨內或台灣社會的中堅力量。但那次學運,完全可以說是學生們草根性的社運。當時,雖有一般民眾及創黨之初的民進黨聲援,但為了避免給人與政治掛鉤之嫌,在運動之初,他們就已與非學院人士有效分割了。


潔白純真的野百合學生形象,已經成為台灣民主運動歷史之中的一個醒目圖騰。因此,近年來,許多當年參與學運的人,都跳出來抗議民進黨將這次學運作為泛綠陣營的正當性的一部分。也就是說,民進黨已經將這次學運當做是自己的黨產來消費,而且民進黨在執政後也忘了當初學運的初衷。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在那有點兒陰冷的寒風中傳來的帶唱歌聲。等我上了大學才知道,那句拗口的歌詞是國際歌裡唱到的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當然,國際歌的內涵似乎也跟這次學運甚至是台灣大眾當初想要的走向不同。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