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傳,兩千多年前,就有了猜謎這種活動。那麼,猜謎咋又變成燈謎了呢?這裡還有個故事呢!


據傳,很早的時候,有個姓胡的財主,家財萬貫,橫行鄉里,看人行事,皮笑肉不笑,人們都叫他「笑面虎」。


這笑面虎只要看見比自己穿得好的人,便像老鼠給獵捋鬍子──拚命巴結;對那些粗衣爛衫的窮人,他則像餓狗啃骨頭──恨不得嚼出油來。


那年春節將臨,胡家門前一前一後來了兩個人,前邊那人叫李才,後邊那個叫王少。


李才衣帽整齊華麗,王少穿得破破爛爛。


家丁一見李才,忙回房稟報,笑面虎慌忙迎出門來,一見來客衣帽華麗,就滿臉堆笑恭敬相讓。


李才說要「借銀十兩」,笑面虎忙取來銀兩。


李才接過銀兩,揚長而去。


笑面虎還沒回過神來,王少忙上前喊道:「老爺,我借點糧。」


笑面虎瞟了他一眼,見是衣著破爛的王少,就暴跳如雷地罵道:「你這小子,給我滾!」王少還沒來得及辯駁,就被家丁趕出大門。


回家的路上,王少越想越生氣,猛然間心生一計,決定要鬥鬥這個笑面虎。


轉眼間,春節已過,元宵將臨,各家各戶都忙著做花燈,王少也樂哈哈地忙了一天。


到了元宵燈節的晚上,各家各戶街頭房前都挂上各式各樣的花燈,王少也打出一頂花燈上了街。


只見這花燈扎得又大又亮,更為特別的是上面還題著一首詩。


王少來到笑面虎門前,把花燈挑得高高的,引得好多人圍看。


笑面虎正在門前觀燈,一見此景,忙也擠到花燈前,見燈上題著四句詩,他認不全,念不通,就命身後的帳房先生念給他聽。


帳房先生搖頭晃腦地念道:「頭尖身細白如銀,論秤沒有半毫分,眼睛長到屁股上,光認衣裳不認人。」


笑面虎一聽,只氣得面紅耳赤,怒眼圓睜,哇哇亂叫:「好小子,膽敢來罵老爺!」喊著,就命家丁來搶花燈。


王少忙挑起花燈,笑嘻嘻地說:「老爺,咋見得是罵你呢?」


笑面虎氣呼呼地說:「你那燈上是咋寫的?」


王少又朗聲念了一遍。


笑面虎恨聲說:「這不是罵我罵誰?」


王少仍笑嘻嘻地說:「噢,老爺是犯了猜疑。我這四句詩是個謎。謎底就是'針',你想想是不是?」


笑面虎一想:「可不哩!只氣得幹瞪眼,沒啥說,轉身狼狽地溜起了。」周圍的人見了,只樂得哈哈大笑。


這事後來越傳越遠。第二年燈節,不少人都將謎語寫在花燈上,供觀燈的人猜測取樂,所以就叫「燈謎」。


以後相沿成習,每逢元宵燈節,各地都舉行燈謎活動,一直傳到現在。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