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而言各國之中央銀行若發行貨幣須有一定之依據,最著名的貨幣制度為金本位制,也就是中央銀行內儲備多少黃金,在市面上它就可以發行多少貨幣。


假設中央銀行手上有1000公噸的黃金,照今日(11月6日)黃金每公斤的市價是44792.74美元。


則一千公噸的黃金等於 44792.74 * 1000 * 1000 = 44,792,740,000美元
再換算成台幣為:44,792,740,000 * 30.192 = 1,352,382,406,080
所以央行手上若有一千公噸的黃金可以在市面上發行1兆3523億的新台幣。


而目前中央銀行手上有多少黃金呢?
據媒體報導約1300萬兩黃金等於487.5公噸。
若只有487.5公噸的黃金則
487.5*1000*44792.74*30.192=659,286,422,964
只能發行6592億新台幣。


若依據2010年10月央行手上之外匯存底為3838.4億美元則可買到:
383,840,000,000 / 44792.74 = 8,569,245.82公斤 = 8569.246公噸黃金。


看來央行可以拿手上的美金去買8569公噸的黃金,事實上這是一個迷思,原因為何?
主要是黃金每日驚驚漲,在60年代35美元可以買到一盎司黃金,50年過去了,目前要將近1400美元才可買到一盎司黃金,這表示美元在這半世紀當中眨值了40倍。
而央行手上的美元在市場上是不太可能買到這麼大量的黃金。


我之前一直奇怪,因為2010及2011年的甲子年是庚寅及辛卯年。在六十甲子納音歌裏庚寅辛卯松柏木,是60年來木最旺的兩年。
按五行理論木旺反剋金,正常而言金價不應如此的高,直到最近我才明白,美金也是金,這兩年美元對黃金的劇烈的眨值是符合五行理論的。


第2次世紀大戰結束後,為了加強國際經濟合作,重建國際貨幣秩序,恢復國際貿易的自由進行,1944年7月44個國家的代表們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的布列敦森林(Bretton Woods)舉行會議,以建立國際貨幣與金融交易的標準。


布列敦森林會議決議,將國際貨幣系統建立在一個與黃金固定的交換標準上,即是透過將美元與黃金維持在一個固定的比例(一盎司黃金定價為35美元),每個會員國的貨幣價格也都與美元(也就是與黃金維持)一定的比例,如此來決定各國匯率,且一旦決定下來就不能隨意更改,但允許各國的匯率在一定的小範圍內浮動。若當本國的貨幣浮動會超過或威脅到此一範圍,則本國的中央銀行必須出面干預,以使匯率維持在穩定的水準。


由於美國在戰爭時因戰爭物資需求的增加,刺激了生產力,因此大戰結束時美國擁有全世界70%的黃金儲存量,美國向其他國家承諾他國央行可隨時將持有的美元以35美元向美國兌換一盎司黃金。由於美元的價值與黃金交換比率固定下來,又可隨時兌換為黃金,因此美元就取代黃金,變成國際貿易中主要的交換媒介。美元變成了世界貨幣。


然而,在歐洲經濟體系復甦後,美國的國際收支平衡變成赤字。一直到1958年以後赤字就漸漸的擴大。之後,由於美國長期的貿易逆差,導致黃金大量外流,1971年8月15日,美國總統尼克森宣布美元貶值和停止美元兌換黃金,布列敦森林體系開始崩潰。


美國自從美元與黃金脫勾以後美元之發行有如孫悟空掙脫了金箍咒,它要怎麼發行就怎麼發行,後果就是全球的貨幣體系大亂。


美國經濟有多差看以下這張表就知道,這個號稱世界強國的經濟,連續十年年年貿易入超,負債達14兆6千億美金相當於美國一年的GDP(國內生產毛額),失業率高達9.6%。



這個國家還沒破產簡直就是奇蹟,前幾天美國期中選舉,美國人把票都投給共和黨以表達對歐巴馬執政的不滿,但這並不能改變美國的經濟情況。


在美國經濟即將崩潰之際,美國聯準會不得不以印製鈔票來拯救經濟,正常而言一般國家如果亂印鈔票後果就是嚴重的通貨膨漲,貨幣大幅眨值(像索馬利亞就曾發行面額100萬元的紙鈔),但各國又緊釘美元匯率,所以美元的匯率就卡在那裏,即無法透過眨值來達到拯救出口之目的,又無法改善美國之經濟。


任何持有大量美元的國家都應小心謹慎,手上的美金隨時都有可能變成廢紙。誰知道美國1929年10月的經濟大蕭條何時會再度發生。


美國聯準會(FED)啟動第2輪量化寬鬆大印鈔票,玫瑰石顧問公司董事、大陸知名經濟學家謝國忠警告這是「2012版世界末日」。他認為,一屁股爛債的FED大印鈔票操作美元貶值,同時意圖增加其他國家貨幣的升值壓力,此舉不僅無法解決美國當前的經濟困境,更可能造成難以收拾的通貨膨脹;美元和國債市場將崩潰,投資者將大舉逃亡,2012年將再爆發全球性危機。



 除了謝國忠發出「末日警語」外,全球知名投資大師羅傑斯(Jim Rogers)也抨擊FED主席伯南克說:「不幸地,伯南克不懂經濟、不懂貨幣,也不懂財務,他只懂印鈔票。」


 他還嘲諷稱:「只要給伯南克一台印鈔機,他會盡其所能狂印鈔票。讓自身貨幣貶值,向來行不通。」羅傑斯建議投資人,應該將資金投入「實體」資產,例如金屬及農產品。


 謝國忠則指出,世界經濟不穩定的病因,就是美國大印鈔票。他說,美國已將利率降到零,讓財政赤字達GDP的10%,這是一個頗具震懾力的「凱因斯式政策」。但經過數季後,經濟又掉了下來,失業率也未改善,刺激政策已經失敗了。


 他認為,美國希望讓美元貶值,並迫使人民幣、日圓、歐元等貨幣升值,採以鄰為壑方式解決目前自身的經濟難題。但問題是,世界各國在經濟復甦脆弱的節骨眼上,紛紛選擇出手阻升本幣;如果美元貶值仍救不了出口,量化寬鬆就只會導致通膨,造成石油價格飆升,整個國家將失去穩定,所以美國貨幣寬鬆是一招「死棋」。


 上述窘境若成真,謝國忠警告,世界將在2012年再次進入另一場危機,美國國債市場將率先崩潰,美元的價值將隨著飆升的貨幣供應量和通膨蒸發掉,也難逃崩潰命運。


這一次,不管你是親美、愛美或是仇美、反美,每個國家都註定要對美國老大哥朝貢,總金額約一兆美元。


     美國祭出六千億美元的QE2(二次量化寬鬆),等於狂印美鈔,美元勢必要貶值,全球訐譙不斷。撇開可能引起的全球金融混亂、貨幣大戰等不談,各國都可能因此損失慘重。因為全球外匯存底中美元資產佔多數。


     這個機制是如此反應:你拚死拚活生產出東西,賣出後賺了一千萬元,很高興的放在家中;突然間,發現這一千萬元「變小」了;你擁有的面值不變,但損失了購買力。在同一個經濟體內,是透過通膨達到此目的;如物價上漲五十%,你的一千萬只能買到原來五百萬元的價值,你被A了五百萬元。債務人(欠人家錢者)愛死了通膨,因為它實質上減輕了其債務。一些債務沉重的政府,最愛啟動通膨機制了。


     在國與國間,就是由貨幣貶值達到此目標;你賺了一千萬美元,視若珍寶、捨不得拿去花,而且,很倒楣的是:你對老美有信心,以美元(或美元資產)繼續持有這筆錢。但美元貶值五十%,結果手上的一千萬只值過去五百萬的購買力,你被老美A了五百萬美元。老美現在玩的就是這招。


     全球的外匯存底約八.八兆美元,根據世界黃金協會的估計,其中約十%是以黃金持有;其餘以貨幣型式持有者,大概的配置是:美元占六五%、歐元占二六%、英磅占五%、日圓占三%,剩下的是其它貨幣。這樣估算,全球以美元型式持有的外匯存底有五.一兆美元。如果依美國「債券天王」葛洛斯估計,QE2要讓美元貶值二成,那麼,全球外匯存底就要損失一兆美元的購買力。


     各國被迫對老美「進貢」最多者,當然是外匯存底最多的大陸。大陸外匯存底已達二.六四兆美元,其中持有的黃金只占一.五%,其餘貨幣中,美元大致占了六五%。如果美元真貶值二成,大陸外匯存底等於損失三三八○億美元。夠痛吧?


     台灣最新的外匯存底數字是三八三八億美元,黃金儲備占四.八%,美元貶兩成,損失大概是四七五億美元,用三十元的匯率算,大概是一兆四千多億台幣,只比咱們一年的中央政府總預算少一點,也是夠心疼的。比較聰明的是德、法等國,外匯存底中超過六成是黃金,受美元貶值導致的損失少,因黃金上漲獲利的增值多。


     不過,美元貶值的損失,在數字上不易看出,因為外匯存底數量是換算成美元計算,美元貶值損失的購買力不會反應在總體數字上,反而可能因其它貨幣兌美元升值而「長大」哩。


     其實,單是今年以來,美元平均對各貨幣的貶值幅度就達一成上下,不過,這是因美國經濟仍疲弱,新興市場則快速復甦;美國寬鬆貨幣政策產生的資金流向這些市場所致,各國其實也摸摸鼻子─認了。但在各國逐漸收回量化寬鬆、甚至升息因應資產泡沫與通膨時,美國卻來個超級寬鬆、資金大放送,擺明了以鄰為壑,要全球分擔老美的經濟苦難,各國當然訐譙不斷。


     中國、巴西已揚言要到G二○會議中談此事,連老美忠實盟友德、法都罵聲不斷,所以,好戲還在後頭。只是,老美來這招,又讓全球經濟被置於更高的風險與不確定中。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