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們的部隊移防到小金門一個叫青歧的地方,
青歧是小金門最大的村落;其實人口少得可憐,大部分年輕人都到台灣謀職,留在當地的,就只剩下老人、婦女,和小孩。


青歧村原本保有著許多古老的閩南建築物,當年的八二三戰役,把這些古老的建築物炸得體無完膚,大多只剩斷垣殘壁,彈痕累累;黃昏時刻,夕陽下的青歧村,頗有幾分戰地淒美的風味。


阿水伯是青歧村土生土長的老人,自出生到現在六十多歲了,從來沒有離開過金門一步;台灣長成什麼樣子,
對他來說只有【莫宰羊】三個字可以形容。


阿水伯在青歧村開了一間小雜貨鋪,還擺著一張花式撞球檯,店裡除了賣一些日常用品之外,夫妻倆也賣一些小吃,另外也幫附近一帶的營區洗衣物,生活過得還算不錯。


一到假日,大部分的阿兵哥都喜歡到阿水伯的店,因為阿水伯就像能言善道的說書者一樣,總會說一些金門地區的鬼怪奇譚。


多年來,青歧村經常流傳著無頭部隊的傳說,至於真實情況和詳細經過,則鮮少人知道。


這一天,吃過午飯,我以及連上一個一等兵王成卓和下士陳信義來到阿水伯的店,在我們的央求下,流傳在小金門多年的無頭部隊的故事才終於真相大白..........


【那是發生在民國五十八年,我親身經歷的一個感人的真實故事......】
阿水伯一聲長嘆,若有所思的說道。
【那時候八二三砲戰剛打完不久,局勢很緊張,
兩邊的水鬼經常彼此登陸摸哨,一個班據點,
或是一個排據點,甚至一個連部整個被摸走是常有的事。】
【國軍部隊為了應付戰事隨時可能爆發,
所以每天行軍,出操、踢正步、刺槍,訓練非常的精實。】
【那無頭步兵連和這個有什麼關係呢?】陳信義好奇的問。
【那一年夏天的某個早上,我和往常一樣,清晨六點左右就騎著摩托車到附近的營區收衣服回來燙洗,
到了南山連發現大門衛兵竟然不見了,雖然心裡覺得奇怪,我還是直接將車子騎進營區,進入營區後,裡面一片死寂,半個人影都沒有,我感覺不太對勁,心想,就算是部隊出去晨跑,也該有大門衛兵和安全士官留守才對呀!】


【我好奇的往他們住的坑道走進去,突然之間,一陣冷風從坑道內直吹上來,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當我走到他們睡的寢室時,迎面而來的是令我震驚且終生難忘的畫面.....】


阿水伯點了一根,輕輕的吸了一口,然後緩緩的吐出煙霧,眼眶裡閃爍著淚水。
【你發現了什麼?】王成卓急著想知道答案。
【整個寢室一片血泊,每個人的喉頭都被切斷,左耳全部被割下。】
阿水伯語帶哽咽。
【整個連被水鬼摸走包括連長嗎?】
【沒錯,事後師部派人調查結果,全連無一倖免。】
【為什麼每個人的左耳都不見了呢?】王成卓百思不解。
【因為共匪的水鬼都要拿耳朵回去交差。】阿水伯回答。
【那這些屍首就是無頭部隊的來由囉?】陳信義繼續問道。
【無頭部隊就是南山連的英魂。】阿水伯接著說:
【那時全連被殺之後,有一段時間,當地沒有軍隊駐守,但奇怪的是,每到深夜青歧村的居民都會聽到南山部隊出操的聲音,有時是刺槍術,有時則是霹霹啪啪的正步聲。】


有一天深夜,南山連又傳來踢正步的聲音,
【正步...走......,一、一二 一....】
【我和一位鄰居好奇的跑去偷看,當我們悄悄的從營區側門的樹叢往內看時,集合場上飄著一片鬼火,一個連的兵力整齊的排成方陣,立於集合場正中央,個個全副武裝,托槍,一班一班的在練習踢正步,口令由站在一旁的連長發,恐怖的是,每個人的頭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盞盞綠色鬼火。


這件事情很快的傳遍小金門,軍方請來法師誦經超渡亡魂,希望他們能夠安息,但是沒有效,每到深夜,仍舊可以聽到霹啪啪的正步聲。】


【為什麼會這樣呢?難道是他們死不瞑目?】我訝異的問。
【其實不是死不瞑目,而是自責。根據法師和他們通靈交談的結果,
才知道南山連因為衛兵失職以致全營被殺,連長認為自己沒有訓練好部隊才造成如此結局,深感愧對國家,於是為了重整軍紀,死後每天操練。】
【結果呢?】我又問。
【一開始,先是南山連的直屬營長帶著乩童前去安撫,
不料因階級太低,無法奏效,回來後還病了好幾個月才復原。】
【接著是旅長、師長等將級軍官前去安撫,還是因階級不夠高,紛紛無功而返。】
【連將軍都鎮壓不了,還有誰能制服呢?】陳信義咋舌道。


【這種情形持續了將近半年,半年內,沒有任何部隊敢進駐南山;直到有一天,在一次高賓演習後,這件事情才獲得圓滿的結局。】
【什麼高賓演習?】王成卓楞楞的問。
【高賓演習就是高級長官巡視金門地區。】阿水伯解釋道。


那一年冬天,蔣公巡視小金門,當他巡視到南山連時,
發現這個重要的軍事據點竟然沒有人駐守,馬上把陪同巡視的小金門司令官叫去臭罵一頓...........


【陳司令官,這裡為什麼沒有駐守部隊?】蔣公生氣的問。
【報告總統,因為........】司令官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
【到底怎麼回事?趕快說。】
在 蔣公的逼問之下,司令官才一五一十的說出事情的來龍去脈。


蔣公聽了之後,深受感動,於是取消了當天返回台灣的行程,決定要留下來,親自安撫南山連的英魂。


這一天,太陽下山後,蔣公先進駐青歧村,隨行的文武百官數十人,道士法師十幾人,加上好奇圍觀的百姓,擠得水洩不通。


大家都在等待深夜的來臨,每個人的心情忐忑不安,尤其是隨行的官員,深怕蔣公有任何的差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青歧村的氣氛也逐漸凝重,淩晨一點時刻,南山連終於有了動靜。
【正步.....走.....一.......一....,一二一....,】
【向左.......看.......,向前....】


當剛強有力的回音來自一公里外的南山連時,立刻引起在青歧村等候多時的民眾一陣騷動。
文武官員想多派道士、法師,以及隨行的人員陪同蔣公一同前往,都被 蔣公一一回絕。只見蔣公起身帶著一個待從官坐上吉普車,從容的離去.........


南山連的集合場依舊綠光閃爍,無頭部隊精神抖擻的托著槍,秩序井然有序的出操上課。蔣公緩緩的往部隊的正前方走去;此時,無頭部隊突然有了舉動。


【立正........】無頭連長發現 蔣公向部隊走出去,
立刻下命令,隨後轉身面向 蔣公報告操課進度
【陸軍第x師x旅一營南山連上尉李開鐘報告,全連實到,官士兵合計一百三十人,課目,基本教練;閱兵分列式;報告完畢,長官好!】


陪同前往的待從官嚇得面無血色, 蔣公則氣定神閒,
不疾不徐的對著部隊說:【各位弟兄辛苦,為什麼這麼晚還在訓練呢?下去休息吧!】


無頭部隊依舊立在原地;連長沒有下令,沒有人敢擅自行動。
【我知道你們很自責,但是你們並沒有對不起國家,
生死勝敗乃兵家常事,你們已經盡了該的責任了,國家不會怪罪你們的。】
蔣公安慰他們。


全場一片寂靜,部隊依然站立不動,氣氛顯得更加凝重。
一旁的待從官則嚇得雙腿直發抖。
【我是中華民國五星上將蔣中正,也是國家最高的領袖,我代表國家向各位宣佈,剛剛看了各位的閱兵分列式,我非常的滿意,從此以後,你們可以不用再出來練習了。】


無頭部隊聽完,突然有哭泣的聲音傳出,嗚咽聲隨即擴散成一大片,現場充滿哀淒。
【我知道你們很愛國,正因如此,你們更應該安息,好讓新的部隊進駐這,才能真正的保衛國家,你們說是不是?請李連長把部隊帶回去休息!】
蔣公此時眼眶也閃爍著淚水。
聽了 蔣公這重要的一席話之後,無頭部隊深受感動,終於有了動作。
無頭連長此時跑到部隊正中央,整理完部隊,向 蔣公行完禮之後後帶著全連緩緩的往集合場的盡頭走去,
身上的鬼火也慢慢減弱了,消失,不到幾分鐘的時間,
整個部隊消失在海岸邊的叢林中。


自此之後,南山連恢復平靜,新的部隊也順利的進駐,
蔣公安撫鬼魂的事蹟也深烙在金門人的心中。
默默的聽完無頭部隊的故事,我們三人都感染了那種哀愁的情緒,愣愣的對望著,不發一語,阿水伯深深的吸了一口煙,歎道;【唉!這一切都是戰爭造成的悲劇。】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