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前將軍廟



 


一提到金門的戰役,除了八二三炮戰,另外不能忘記的就是古寧頭大捷,在這場戰爭中,有一位英勇犧牲的團長李光前,村民在他為國捐軀後興建廟宇祭祀,只是您可能不知道,李光前廟竟然有兩座。 金門西浦頭上,一座看似簡陋的廟宇,但上頭8個大字卻威振四方,「丹心貫日 浩氣長昭」形容的就是這裡的主人,李光前將軍廟廟門上頭頂著的青天白日徽章,代表的就是他最大的驕傲。 民國38年,李光前將軍當時只有32歲,古寧頭戰役擔任14師42團團長,奉命到金門迎戰共軍,看到一群年輕的阿兵哥因為敵軍火力封鎖,連頭都不敢抬起來,才剛來金門剛好一天的他,身先士卒往前衝鋒陷陣,雖然不幸壯烈犧牲,但帶動了國軍士氣,成就了這場驚天地、泣鬼神的國共士氣轉折戰役。 古寧頭大捷,後人為了祭祀他,除了興建廟宇,每年舉辦超渡法會,祭拜李將軍和戰死的英雄們。 法師說,「保佑我們所有金門的老百姓,因為我們每年做法會,就是供養還有超渡他們,讓他們有所歸宿。」 只是說也奇怪,在民國93年配合大陸探親,也為包括李將軍在內的亡魂舉辦水路的超渡大會,讓他們能回大陸探親,但沒想到法會完後,竟然有人被李將軍托夢,表示廟裡被許多往生的英靈所佔據,因此村民聽了,怎麼得了,才在原本李將軍廟的正對面,隔了一條馬路,蓋了另一個比較小的李光前將軍廟。 西浦頭村民莊勇財表示,「乩童有說李光前將軍沒有地方住,大家都感念他,是先立了一個紀念牌,最後再蓋了一座廟(第二間)。」 如今李光前將軍廟香火鼎盛,每年農曆九月初七、初八,西浦頭村民都會做醮致祭,您如果有機會來到這兒,注意到有兩個李將軍廟,可不要以為是鬧了雙包。


李光前將軍雕像



身顯靈命蓋廟 


      有人說,在金門戰爭後的一兩年裡,經常能看到無名屍體,有從海上飄來的,也有淺埋在地裡的,甚至丟棄在一旁,無人理睬的。按照中國人的舊思想,人死了如果沒有葬身之所,鬼魂就無所依附,往往成為孤魂野鬼四處飄蕩。金門人說,古寧頭戰場一帶,孤魂野鬼最多。偶爾會有一兩個從海邊打漁回來的人突發神經,行為異常。 一天,一個穿著軍裝的女孩子引起了人們的注意。這個剛從海邊過來的女孩子,不知從哪裡弄來的一套軍裝,腳蹬皮靴。走在金門的路上跌跌撞撞,朝著金門縣政府辦事處走去。迎頭正碰到當時掌管金門的秘書長,據說,那時的金門是軍隊直接管轄,縣長比這位秘書長的官階還小一級。結果女子照面就是一句:“看到長官為什麼不敬禮?” 這位秘書長一愣,隨即覺得好笑,以為是個瘋子,叫隨從趕走。沒想到這個女孩子立即正色說:“我是李光前團長,不得無禮!”隨從被震住了,從女孩子口中說出來的分明是字正腔圓的男聲官話,底氣十足。對鬼魂附體有所聽聞的隨從立即換成另外一副面孔,向女孩子請教。 這女孩子摘下軍帽,兩眼平視前方,說自己就是古寧頭戰場帶頭衝鋒陷陣的李光前團長,在衝鋒的時候被人打了一槍倒下沒死,後來戰爭持續了三天三夜,他身負重傷卻沒人醫治,以致血盡而亡,如今成了孤魂野鬼,金門縣至少要蓋一座廟才能對得起他和死去的弟兄。  隨從不敢怠慢一一記下,秘書長則半信半疑。沒想到回到檔案館一查檔案,確實有李光前團長在古寧頭戰役中陣亡的記載,而且細節絲毫不差,這只有親身上戰場的人才會知道。於是秘書長立即吩咐手下修建李光前的廟,並且上報提升官職,將李光前從少校升為中校。後來,據說,那座廟建完後,那個女孩隨即脫去軍裝,而對自己之前的一言一行她也沒有絲毫的記憶。


 


廟前的石碑 李光前將軍 就是在這裡掛的



金門古寧頭村因為民國38年的一場戰役而聲名大噪,但成為國、共兩軍交手的戰場,被犧牲掉的人命無以計數,因此,每到農曆七月,當地村民就會依循舊例,在村口、出海口隆重地舉辦路祭,祭拜國共「好兄弟」,也成為金門中元普度特色之一。 米糧、紅粿、祭品、香燭、紙錢到北山路口等地,就地虔誠祭拜國共兩軍的「好兄弟」。 一籃一籃的竹簍放著豐盛的祭品,帶著香燭、紙錢,古寧頭的村民全員出動,選在農曆七月初八這一天下午五點,到出海口祭拜國、共兩軍的「好兄弟」。 村民指出,「因為(民國)38年在這裡炮戰,我們的國軍跟共匪死戰就在這裡,要來這裡拜,共匪從這裡登陸啦!在這裡,這裡都是平原。」 老先生拿著一大把的香虔誠拜祭,老婦人則跪地默禱,一旁草坪上,冥紙堆成一座小山,慢慢的燒化成灰,祈求境內平安。 民國38年10月25日,共軍近萬人渡海強攻金門,在古寧頭一帶登陸,國軍將士迎頭痛擊,血戰三天兩夜,國軍獲得最後的勝利,也讓古寧頭成了國共決戰的最後戰場,但死傷也不計其數。 因此往後每年農曆七月初八,駐守金門的司令官都會帶著阿兵哥們,在海口和村口沿路祭拜,久而久之,就連村民都會跟著一起拜。 村民表示,「拜好兄弟啦!(記者:拜好兄弟喲!國軍跟共軍?)對對對!都有啦!就是這樣啦!一杯酒敬百個。」 一杯水酒敬百人,一把清香祭上千亡魂,現在的古寧頭舊戰場,成了古寧頭戰史館,只剩勇士的精神塑像和名為「金門之熊」戰車。 50多年來,路祭成了地方上的大事,有燒香、有保祐,古寧頭也從戰場成了觀光景點,只剩下出海口的軌條砦,還遙記著這些歷史。




早期三個勇士像的穿著係依照民國七十三年國軍的服裝配備,和民國三十八年當時的國軍配備不一樣。故國家公園於民國八十九年移撥接管後,為了呼應當時真實的 情景,把原本穿著民國七十三年阿兵哥戴鋼盔、穿皮鞋的勇士像,換成民國三十八年,國軍戴方帽、穿草鞋的大勇士雕像。



 



                       


兩位學生的離奇死亡


        這是一個有時間記載的故事。1984年,為了紀念古寧頭戰役,金門縣特地建了古寧頭戰史館。戰史館建成後,大家總覺得門前少了點什麼。後來幾個學藝術的大專生到金門服兵役,一次拍照的時候,在戰史館前擺出了幾個衝鋒的姿勢,被戰史館的人看到後提議在戰史館門口豎上幾個士兵的雕塑,建議很快獲得批准。
       可是誰來負責雕塑,最後戰史館輾轉找到了那三個學藝術的大專生,讓他們雕塑出當日他們擺出的姿勢。
       說來也巧,那三個大專生,翻來找去,沒找到合適的士兵照片。後來商議,用現成的,三 ​​人互為模特,互相把對方作為雕塑的樣本。三個士兵的塑像很快就做好,豎在戰史館門口,供人拍照留念。
       一年後,三個服兵役的學生各自回到自己的學校,雕塑的事情除了當作一時炫耀的資本外,慢慢地被拋諸腦後,直到有一天。
       那一天,其中一個學生被夜裡的噩夢驚醒。在夢裡,他看到站在古寧頭戰場上成千上萬的士兵將他圍住,並且不斷地毆打他,直到他口吐鮮血而死。為首的一邊打,一邊說,“你這小孩子真不像話,我們戰死了都沒有豎自己的雕像,你一點戰功都沒有就敢來搶風頭,看我怎麼收拾你!”
       做噩夢的第二天早上,這個學生把夢告訴了自己的母親,母親覺得只是一個夢,沒放在心上。沒想到幾天后,這個學生得了一種怪病,被送到醫院。一天夜裡,這個學生突然不斷地咳血,從晚上一直咳到凌晨。當家人發現整張病床被血染紅的時候,他已經閉上雙眼。奇怪的是,他死去的那個晚上,醫院沒人聽到他的咳聲。此時這個學生的母親才恍然想起了兒子曾經跟他說起的噩夢。當其他兩個學生前來弔喪的時候,這位母親把這件事告訴了他們。
       幾個月之後,另外一個學生無緣無故得了血癌,送到醫院的那天晚上,也是大口大口地吐血,直到血盡為止。消息一傳到第三個學生的母親那裡時,她慌了,連夜搭乘飛機到金門,跪在古寧頭戰史館的負責人前面,讓他立刻撤去三個雕塑。
       聽了這位心急如焚的母親講述的故事後,戰史館的工作人員請示後配合著把雕塑撤下,不久換上了一個以無名士兵為樣本的雕塑,離奇死亡的蔓延也就此打住。
       據說,在戰史館陳列的舊圖片裡,人們還能看到那三個雕塑的舊照。
       關於金門流傳的詭異故事還很多,版本也是花樣翻新,越講越精彩,越講越玄乎。其實故事的真假已經不重要了,但是故事所反映的歷史倒是需要我們去緬懷和反思,因為有了不正常的死傷,才有不正常的靈異故事,才有了這麼多被人們用來紀念也好、用來抹去悲痛也罷的靈異故事,說到底,兩岸需要的是和平。



金寧鄉古寧頭北山村口的北山古洋樓


  古寧頭戰役期間,國共在北山、林厝一帶展開激烈巷戰。 這棟中西合璧式的洋樓位居路口要衝,當時曾為共軍據為指揮所。稍後國軍反擊,雙方在此火拼。現從洋樓彈痕累累的牆垣上,不難想像當時激戰之驚心動魄。 民國七十五年九月,金防部在屋外築牆環護,並立北山村大戰紀念碑,供人憑弔,並為歷史見證;在民國94年因年久失修,國家公園又重新修復。



位於古寧頭城門旁,林厝公園內有林厝浴血殲敵紀念碑一座,用以紀念當時戰役之慘烈與國軍之英勇奮戰,這裡是北山村入口,當時國共兩軍在此發生激烈戰役,十四師四十二團中校團長李光前就是在附近陣亡。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