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眷村文化館是由早期的海勝里活動中心改建,在更早的年代,這裡是海光三村的診療室。將這棟建築物留下來,不單單只是舊建築再利用,有更多的部份是期望透過在地的情感留存,保留眷村的歷史、眷村的生活、眷村的記憶、眷村的故事…。


    


從二戰後接收日遺財產文物,到後來的國民政府撤退,中國大陸來台的人民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漸漸地,他們群居或雜居在台灣的各個城鎮。由於來自中國大陸各地的他們,其中有許多是以竹籬笆將住所圍起來,若有似無的與外界隔離,後來,我們稱竹籬笆內居住的民眾為眷民,他們居住的地方叫眷村。



參雜著一種「幾年後我們就要回家鄉了」那樣的心境,1949年從對岸來台的大遷徙,使原本就有許多族群的台灣,又加入了更多不同的元素,這群抱持著很快就要回家去的他們,以最簡單的行李,匆匆忙忙移居來台,群居或雜居在台灣的許多城鎮,由於他們的住所有許多是以竹籬笆簡單的將居住的地方圍起來,若有似無的與外界隔離;後來,我們稱竹籬笆內居住的民眾為眷民,他們居住的地方叫眷村。
  在眷村裡,因為有來自大陸各省的居民,因此常常有走完一個村,就像走完整個中國大陸似的,聽到各地的方言,吃到大江南北各樣的料理。



國軍眷村文化的發展,在近代台灣社會歷史演變的過程中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那些用竹籬笆為建材圍成居住環境的眷村,散佈在全台各地,因而孕育出獨特的文化。這樣的眷村文化裡面參雜的一種「情愫」,一種對家鄉的思念,與對台灣的依賴及生根。 隨著都市文明潮流的演進,眷村文化在時代脈動中逐漸被淹沒,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要保存一個時代特有的文化,必須多方面的努力經營,這並非是件容易的事,但絕對是件極重要的事。



時代變異,老舊眷村在推土機及怪手的推挖下,慢慢消失不見,而當時的第一代眷民也逐漸凋零,第二、三代則因眷村改建及事業、婚姻等的種種因素 慢慢搬離眷村,當年眷村活絡喧囂的景象已不復見。
  隨著都市文明潮流的演進,眷村文化在時代脈動中逐漸被淹沒,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要保存一個時代特有的文化,必須多方面的努力經營,這並非是件容易的事,但絕對是件極重要的事。我們相當期待在推動眷村改建政策時,同時能重視眷村文化的保留,以作為歷史的見證。



 



 



 



 



 



 



 



 



 《剪紙俠》是一部以點色剪紙為創作手法而製成的2D手繪動畫,故事內容在講述一個原本就擁有剪紙技巧的年輕男子(代表現今人們對於剪紙的印象-使用紅色紙張剪製而成),為了拓展自己的視野而外出修練,在旅程途中發現一座擁有色彩之都-蔚縣,進而瞭解到點色的技巧,並發生一連串事件。

        點色剪紙在台灣是一項相當罕見的民俗藝術,它原是中國鄉間過年時使用於窗戶(糊上宣紙的木格窗)上的裝飾品,但經過時代的演變,現今的窗戶已變成冰冷冷的鐵鋁及玻璃,點色剪紙的用途也變成觀光客旅遊時帶回家的工藝品。

        作者因家裡的背景,從小就對於中華文化有著濃厚的興趣,對於點色剪紙這種保有深刻文化意涵卻鮮少人知道的藝術,希望能透過動畫的方式讓大家多認識,也希望能夠創作出一種不同於院線動畫片的中國風武俠片。


 



 



 



 



左營自助新村位在海青工商大門正對面,下個月即將面臨拆除命運,利用假日特來此取景



一群藝術工作者與大學生,透過網路聯繫並取得眷戶同意,在自助新村既有彩繪牆面外,找到七面磚牆與鐵捲門,以「眷村的星空」為主題聯手展開創作,仍盼藉由多元色彩,讓眷村釋放最後的燦爛。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