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充哥現在在看守所過的好不好?

如果謝依涵、李宗瑞、鄭捷、魏應充四個人關在同一間舍房,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一個狀況。

中午用餐結束。

「魏董,我泡了咖啡給你喝呦~」謝依涵端著咖啡,靠上魏應充,右手上的咖啡匙,不斷地在咖啡杯裡攪拌著,還刻意彎腰,露出微乳溝。

「不用了...不用了....」充哥雙手合十婉拒。「妳也算小有名氣,我知道妳。」魏應充客氣的回道。

「大家關在一起也是緣分!來!我請大家喝香檳!」。不改富少習性,即便是在獄所,李宗瑞仍然像在夜店一般,熱情地招呼大家。

「依涵,喝一下喔!」李宗瑞一邊講,一邊把手機架好,開啟錄影模式。此時,他瞄到了一個紅色的身影。

「你拿水果刀幹嘛?」

「切水果給大家吃....」鄭捷緩緩回道。

四個人各據一角,整間舍房瀰漫著爾虞我詐、你搞我、我搞你的氛圍。

忽然,謝依涵臉色發白,直冒冷汗,雙手捧肚;沒多久,李宗瑞和鄭捷,也出現了相同的症狀。

唯獨充哥一人,沒事兒的端坐一角。

「魏董,你........」三人面容扭曲看著魏董。

「呵呵.....」充哥放下手上的「靜思語」。

「看守所也是用我的油啊!年輕人,你們還太嫩。」

正當充哥得意之時,發現自己肚子也開始疼痛,

充哥抱著自己肚子說:我平時吃素,沒吃到香豬油,怎麼會痛?

獄長說:我要試試你其他油品有多黑心。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