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通常會被體型巨大的野獸嚇到,但實際上,真正可怕的反而是那些貌不驚人的小動物,因為他們具有危險而令人痛不欲生的武器。感謝上帝,絕大多數讀者一輩子也不會遇到以下這些小動物,更不會被它們傷害。但每年,還是有不計其數的人慘遭其毒。以下並非自然界最致命的小動物,而是最危險或是最令人痛苦的九大動物,請看:


排名第九:壁蝨


 



 


壁蝨是自然界僅次於蚊子的疾病傳播者。它們稀釋其他動物的血液,寄生於宿主的皮膚上,其中也包括人類。清理壁蝨是一件麻煩事,必須極為小心,莽撞行事很容易把壁蝨的頭部留在皮膚裡,導致嚴重感染。根據維基百科記載,壁蝨可以在人群中傳播多種疾病,如萊姆病、落基山斑疹熱、野兔病、馬腦炎、科羅拉多壁蝨熱以及多種埃裡希體病病毒。壁蝨咬宿主時會注入毒素,使宿主產生麻痺癥狀,漸漸上升終至全身麻痺。被刺、咬受傷,除造成痛癢不安外,傷口還可能引起各類蠅類幼蟲症的感染。


排名第八:長毛蜘蛛殺手


 



 


長毛蜘蛛殺手又稱長毛蜘蛛鷹,體形較大,名字又是“鷹”又是“殺手”,其凶狠可見一斑。長毛蜘蛛殺手得名於其生活方式:在幼蟲階段,它以塔蘭圖拉長毛蜘蛛為食。長毛蜘蛛殺手的叮咬被列為世界上最疼痛的傷口之一(也許僅次於子彈蟻的叮咬)。一個研究者曾經被它咬過,據他的描述,“傷口立刻感到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直接的後果就是我什麼也做不了,仿佛全身的開關都被人關上,只留下尖叫的開關。什麼克制,什麼公德,一下子都被拋到腦後,只剩下尖叫。”而在美國新墨西哥州,長毛蜘蛛殺手是該州的象徵之一。


排名第七:采采蠅


 



 


采采蠅是舌蠅屬中的吸血蠅,生活在熱帶非洲,長約6-15毫米,以脊椎動物的血液為食。從圖中我們可以看到與一般蠅類相比,采采蠅有著金黃色的美麗的外表,向前的剌吸式口器和特徵性的翅脈可與其它叮咬蠅相區別。采采蠅一生交配一次,雌采采蠅不產卵,直接產下幼蟲,在環境適宜和食物充足的情況下,每10天可產一個幼蟲。


采采蠅以在人群中傳播昏睡病以及在家畜中傳播那加那病而著稱。昏睡病是因感染布氏岡比亞錐蟲或布氏羅得西亞錐蟲而引起的寄生蟲疾病,二種不同亞種的錐蟲導致二種不同類型的昏睡病。早期癥狀和體徵有頭痛、不規則發熱、軟組織腫脹和關節疼痛,隨著病情的發展,錐蟲侵入腦組織,累及中樞神經系統,往往導致神經失常、昏迷(昏睡階段)甚至死亡。岡比亞錐蟲病潛伏期可長達數月或數年,通常病程較緩;羅得西亞錐蟲病不存在潛伏期或潛伏期很短,感染進展急速。如果不進行治療,兩者的死亡率均為100%。


目前所知可傳播昏睡病的采采蠅有9個種和亞種,所有采采蠅均靠吸血生存,但不同種的采采蠅嗜好的血源不同,最危險的是那些對血源選擇不專一的種群,它們通過叮咬已經感染的人、大家畜或野生動物而被錐蟲感染,感染後再叮咬其他人或動物時,就將錐蟲注入血內,錐蟲繁殖並侵入機體的體液和組織引發疾病。


排名第六:非洲勁蜂


 



 


非洲勁蜂又稱非洲殺人蜂。多年以前,26隻坦桑尼亞女王蜂被意外的帶入巴西,並與當地蜜蜂雜交,形成了今日凶殘的非洲殺人蜂。非洲殺人蜂的致命天性在於其對外界極為敏感的群集防禦體系。更可怕的是,即使受害者早已被逼退,遠離蜂巢,殺人蜂也照樣窮追不捨,趕盡殺絕。正是這一天性使得他們的攻擊極度致命,而死在非洲殺人蜂的狂舞之下也是世界上最痛苦的死法之一。而與之相對的,非洲殺人蜂毒針的效果其實和普通蜜蜂差不多。


有一年,巴西的幾名工作人員在清除煙囪上的一個蜂窩時,觸怒了那裡的“殺人蜂”,霎時間,發了瘋的野蜂傾巢而出,整個天空響起了可怕的嗡嗡聲。不管是人還是牲畜,只要是活動的物體,狂暴的蜂群都要加以攻擊。事後人們統計,在3個小時內,竟有500余人總共被蜇了3萬多下,平均每人60幾下。此外,還有許多貓狗被蜇死。在另一起“殺人蜂”襲擊人的事件中,受傷的人竟超過了1000人。


蜜蜂研究專家奧利·泰勒教授對非洲殺人蜂進行了多年研究後發現,蜂王是蜂群行動的指揮者,一旦發現活動中的生物,就“命令”進攻,窮追不捨,一追就是幾公里。而有趣的是,當蜂王分泌出一種叫弗羅蒙的物質,群蜂一聞到這種氣味,頓時變得溫順起來,就會停止戰鬥。現在,這種物質已經能夠人工合成了。泰勒將弗羅蒙物質和一隻蜂王放到自己下頜長鬍子上,手捧著蜂箱,殺人蜂爬滿了他的臉龐,也都乖乖地不再刺蜇人了。


排名第五:以色列殺人蝎


 



 


以色列殺人蝎,又稱以色列金蝎或中東金蝎,棲居在中東和北非乾燥的沙漠區,生長緩慢,體長約5~8公分,體色為黃褐色、深褐色、黑色,尾部相對較短。以色列殺人蝎的體型呈纖細的流線型,但卻擁有一對強力的大型螯肢。這個金黃色的美麗小動物是世界上第一毒蝎,以其凶殘的習性和劇毒的尾刺聞名於世。它的毒液實際上是多種神經毒素的混合物。儘管其毒液的劑量通常不足以殺死一個成年人,但對於小孩和老人來說,它依然是致命的。有趣的是,從以色列殺人蝎的毒液中提取出的縮氨酸蝎氯毒素是治療腦腫瘤的靈丹妙藥,而毒汁中的其他成分對治療糖尿病也有奇效。


排名第四:黑寡婦蜘蛛


 



 


黑寡婦也許是世界上聲名最盛的毒蜘蛛了,死在其毒汁下的人不計其數。黑寡婦蜘蛛是一種具強烈神經毒素的蜘蛛。它是一種廣泛分布的大型寡婦蜘蛛,通常生長在城市居民區和農村地區。其毒汁的毒性比響尾蛇的還要強,只是分泌量較少使其致死率顯得稍低。黑寡婦蜘蛛的毒液會(acetylcholine)促進神經遞質乙酰膽鹼的釋放。乙酰膽鹼作用於肌肉,能引起肌肉的收縮。一般而言,黑寡婦蜘蛛的毒素對兒童和體弱者威脅較大。不分公母,黑寡婦蜘蛛的腹部都有一個紅色的沙漏狀花紋。母蜘蛛一般體型較大,而且和民間傳說不同,母蜘蛛在交配時很少會吃掉公蜘蛛。


黑寡婦蜘蛛通常生活在溫帶或熱帶地區。它們一般以各種昆蟲為食,不過偶爾它們也捕食蝨子、蜈蚣和其他蜘蛛。當獵物纏在網上,黑寡婦蜘蛛就迅速從棲所出擊,用堅韌的網將獵物穩妥地包裹住,然後刺穿獵物並將毒素注入。毒素10分鐘左右起效,此間獵物始終由蜘蛛緊緊把持著。當獵物的活動停止,蜘蛛將消化酶注入傷口。隨後黑寡婦蜘蛛將獵物帶回棲所食用。


排名第三:行軍蟻


 



 


行軍蟻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大群行軍蟻席捲而來。行軍蟻主要棲息在非洲和亞洲,在長途“行軍”時會建立臨時蟻穴。它們對人類最大的威脅也就在於行軍。當五千萬隻螞蟻組成的軍團穿堂入室,尋找補給。年輕人或者兒童就有可能被大團的行軍蟻覆蓋,窒息而死。螞蟻軍團會首先進入人的肺裡,最後從裡到外把人全部吃掉,只留下一具骨架。


它們的下顎極為有力,咬住東西就再不鬆口,因此,在某些醫療條件較差的非洲地區,單只行軍蟻會被用來當作縫合傷口的釘子。


行軍蟻行動非常迅速。雖然每一隻行軍蟻都非常小,一滴水就可以就可以將它衝走或者淹死,但是它們合起來的力量太大了,沒有什麼東西能將它們擋住。碰到溝壑,它們就抱成團,像球一樣滾下去連接到對岸,形成一個蟻橋,讓大軍通過。更寬一點的,前面的毫不遲疑的衝下去,好像蓋房子夯實基礎一樣,直到將溝壑填平,讓大軍通過。


行軍蟻的捕獵能力驚人。蟋蟀、蚱蜢等身體比它們大上百倍千倍的“大塊頭”都是行軍蟻的美食。雖然一隻蟋蟀很有力氣,對付一兩隻行軍蟻很有把握,但是當成百上千隻行軍蟻源源不斷的迅速爬上它的身體咬它的時候,它最後也只要被消滅掉。甚至一頭豬或者豹子碰到行軍蟻,半天內也能被吃的只剩下骨頭。行軍蟻所以這麼厲害,一是因為它們數量多,二是因為它們的唾液裡有毒,獵物被咬傷後,很快就被麻醉失去抵抗力了。


排名第二:子彈蟻


 



 


讓子彈蟻咬你一口,你不會死,但你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子彈蟻也正是由此得名,它的叮咬給人以子彈穿過般的劇烈疼痛。這是世界上已知最疼的叮咬。在施密特叮咬疼痛指數中,子彈蟻被描述為“帶給人一浪高過一浪的炙烤、抽搐和令人忘記一切的痛楚,這一煎熬可以持續24小時而不會有任何減弱。”


子彈蟻分布在亞馬遜盆地的雨林中,而且樣子和貌似黃蜂的祖先相似,百萬年來都沒有什麼改變。和它們的祖先一樣,子彈蟻咬人是在所有昆蟲裡最痛的,如果不幸被咬到,必須承受24 小時的劇痛。在亞馬遜土著的成年禮中,這種螞蟻會被織進袖子裡給年青男孩穿上。 參加成年禮的男孩必須忍受這種劇痛,象徵自己已經變成真正的男人。


排名第一:瘧蚊


 



 


毫無疑問,瘧蚊是世界上最危險的生物。其中,甘比亞瘧蚊是其中最著名的一種,因為它是最危險的瘧原蟲, 惡性瘧原蟲的宿主。每年有3億人染上瘧疾,其中一百萬至三百萬患者因此喪生。瘧蚊還會傳播登革熱、象皮病和黃熱病。瘧蚊多在夜間活動,所以躲避它們襲擊的好辦法就是擦驅蚊水,並穿長袖睡覺。


瘧蚊大多數分布在熱帶地區,最主要的分布區是在附屬於撒哈拉沙漠的非洲地區。已知大約450個亞種,其中有30—40種是瘧原蟲屬生物的寄主,會傳播瘧疾給人類。有一部分的瘧蚊也是犬心絲蟲症的病原體——犬心絲蟲的宿主。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