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逼真“人體麵包”


曼谷西部Ratchaburi省一間麵包店最近推出了一系列類似人體的新款麵包,包括頭顱、軀幹以及手腳等肢體。據麵包店主人介紹,他們推出這款麵包是為了表現佛教教義關於虛幻與本相的描述,那就是:不要相信眼睛看到的東西,很多東西都是虛幻;眼睛看到的、心裡想到的往往不是事物的本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該麵包店表示這款麵包只作展示用,無意真正推向市場。



青蛙汁


在秘魯首都利馬,商家將活生生的青蛙扔進搾汁機,輾成肉泥,供顧客飲用。據稱,這種“青蛙汁”在當地的工薪階層中十分受歡迎,很多人堅信這種“飲料”能夠強身健體,解除疲勞,甚至對性功能低下也有神奇的治療效果。



油炸水蟑螂
柬埔寨街頭特色小吃,似乎在廣東也吃。



油炸毛蜘蛛
柬埔寨街頭小姑娘叫賣的油炸毛蜘蛛,不知道你敢不敢吃。



漳州小吃“雞仔胎” 是閩南語的一種叫法。是經過孵化,但又未能孵出小雞的雞蛋。雞蛋內的胚胎已經發育,剝開蛋殼,能看出小雞的雛形,細軟的絨毛,甚至還可以看到雞骨頭呢。要選用自然孵化的活雞仔胎。閩南一帶,每年秋涼以後,多有食用雞仔胎,滋補身體的習慣。



日本的金粒餐


金粒餐的制作過程冗長而復雜,俱樂部餐廳先要在眾多的侯選美少女,讓這些選定的少女每天嚴格按照俱樂部詳細制定的要求運動喝水吃飯起居。一個星期以後,餐廳就派人再選取她們中最符合要求的排洩物作為原料,再佐以各種名貴的調料鍋蒸油炸,之後按照嚴格的工藝標準進行造型──做成中藥丸子那樣一粒一粒的形狀和大小,表面要看起來極其光滑。也有些則需要按照客人的指定做成大便的形狀──最後再裹上食用金粉,金粒餐就大功告成了。



蜈蚣大餐



油炸蟋蟀



蜂巢



甲虫、蝎子



金槍鱼眼球



 

鳕魚精子

 


 

 

胎盤宴
——飯店:胎盤從醫院買的
制作“胎盤宴”的飯店位於哈市南崗區一居民區。該飯店面積不大,但夜間卻座無虛席。
該飯店老板稱,胎盤是他花錢從醫院買的。客人吃之前,不但要給客人驗胎盤真假,還會把胎盤的化驗單預備好。
——醫院:買胎盤要先預訂
據這位老板講,該飯店的“胎盤宴”有兩種做法,對於膽大的食客,他們將胎盤清燉,這樣食客既吃“肉”又能喝湯;如果食客膽小,則可吃到胎盤餡餃子。
根據飯店老板提供的線索,記者與銷售胎盤的一家醫院取得聯系,但被告知,買胎盤要預訂,該院已將臨產孕婦的胎盤全部“預售”出去了。
之後,記者通過熟人,到該醫院交了20元錢後,一大夫將一個外觀酷似“肉”的血淋淋的胎盤裝在一塑料袋內交給記者。那名大夫還說,“要是實在不敢吃(胎盤)就給我送回來,我這兒還有很多人等著要呢。”。
——知情人:醫院售胎盤是公開秘密
據知情人透露,這家醫院出售嬰兒胎盤已是公開的秘密,因為購買人數太多,所以要想買到不僅需要熟人介紹,還必須排班等候。院方負責出具所售胎盤的化驗單(證明胎盤有沒有乙肝病毒及其他傳染病)。
——專家:大補之說不科學
對這種“胎盤宴”,一些市民認為如今是市場經濟了,人們越來越追求營養美味,飯店此舉無可厚非。持否定意見的市民則認為,胎盤畢竟來自人體,讓它上餐桌總覺得不是那麼回事兒。
胎盤能隨意買賣嗎?哈爾濱市衛生局有關人士說,目前對此沒有明確規定。各醫院眼下對胎盤的處理主要是集中回收後,由有關部門制藥。
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醫生康志海說,胎盤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質、激素和各種酶,一經加熱,上述成分會被嚴重破壞。他認為,胎盤並沒有傳說中的那種神奇大補作用,胎盤因性別差異所含激素不同,不要盲目“進補”。

 


 


旺雞蛋


旺雞蛋是南京人,尤其是南京女孩喜歡的一樣街頭小吃。她們對於旺雞蛋的狂烈熱愛,在外地人看來很難以理解。特別是當他們了解到旺雞蛋的制作程序時,恐怕不但是無法理解,更是要吃驚不小了。

旺雞蛋的原材料價格非常低廉,其實就是沒有捂出來的死雞雞蛋,有的蛋裏小雞已經成形,有的還是雞蛋狀。所以,能不能吃到整雞就全憑運氣了。一般賣者喜歡在街頭架一個小煤爐,上面擱一鋁制臉盆,盆裏煮著上下漂浮的旺雞蛋。人們圍坐在爐子旁邊,憑自己的經驗挑選“整雞”,敲開剝殼、沾鹽、開吃。粗礦一點的人一口一個,全然不顧什麼雞毛、雞腸之類的東西;細致一點的人一口一口吃,邊吃還邊把雞身上的毛拽掉。每個人都吃得津津有味,因為個兒小,一般人都能吃上五六個。吃完了,還咂巴咂巴嘴,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現在,還新出產一種名為“活珠子”的旺雞蛋,不同的是,“活珠子”不是死雞裏挑出來煮,而是直接把正在孵化的正常健康的雞蛋制成旺雞蛋。所以吃的時候也用不著挑了,全是整雞,絕對不會吃出半個蛋來。兩者不同的只是後者乃人為所致。

南京人之所以喜歡吃這如此怪異的小食,據說是因為非常美味,而且很補,女孩們則看中了它的養顏功效。因此,在南京的大街小巷,旺雞蛋可說是遍地開花。如果你正巧在南京,又正巧有足夠膽量嘗新的話,不妨一試吧!

 


 

老鼠剩下的食物


印度西北部拉賈斯坦州的一座印度廟裏飼養著上千只老鼠,而使老鼠受到驚嚇或踩到老鼠的人將要遭殃了,因為在當地查蘭部落的部落民眼中,這些老鼠是人類的化身,他們的靈魂暫時寄托老鼠身上,直到他們重生為止。

代什諾蓋鎮一所學校的校長巴雷特說:“它們是我們的祖先。如果你踩死一只老鼠,就要捐獻給寺廟一只金的或銀的老鼠。”

這座印度廟建於16世紀,是為表達對馬塔的尊敬而建造的。估計每年約有100萬人前來參觀。馬塔是15世紀的女神,許多印度教徒相信,馬塔是最偉大的力量和勝利女神都爾乾的化身。

根據民間傳說,喝了老鼠吮吸過的牛奶或水,肯定會保佑你免遭災難。

蜂擁而至的信徒給老鼠帶來的供品包括牛奶、谷物、糖、椰子和香蕉等物。每天晚上,老鼠吃剩的東西就會分給窮人

 



猴腦

 

位列“中國九大殘忍菜”之首的猴頭,也是另人瞠目結舌:這裏說的猴頭絕不是食用菌猴頭,而是真正的猴腦。一個中間挖洞的方桌,幾個人圍桌而坐,中間的洞並不象火鍋或是麻辣燙那麼大,正好容一只猴子的頭伸出。一只非常可愛的猴子牽出,據說那是專門食用的猴兒,頭比較大。猴兒的頭頂從小洞中伸出,用金屬箍住,並且箍的非常緊,用小鎚輕輕一敲,頭蓋骨應聲而落。猴的腦部就完全裸露在食客們的面前。這時,有較饞一些的人,已經用湯匙升向紅白相間的猴腦,隨著桌下垂死猴子一聲慘叫,拉開了生食猴腦慘狀的序曲。

 


 


老鼠三吱兒


位列“中國九大殘忍菜”第二名的“三吱兒”,吃法如下:剛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盤,調料一盤。食用者用筷子夾住活老鼠,老鼠會“吱兒”的叫一聲,(這是第一吱兒)收到調料裏時,鼠又會“吱兒”一聲,(這是第二吱兒),當放入食用者口中時,鼠發出最後一“吱兒”。(共三吱兒)菜譜簡單,食用者需要無窮的饕餮動力和無比的勇氣,才可以品嘗這道菜。

評點: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發明這道菜和起這可怕的名字的人。三吱兒,把殘忍的食用生靈的程序,傳神的歸納在一起,不能不說是悲哀..

 



吃蟲


貴州農村,人們最喜歡燒蜂窩,將蜂腎取回家炸熟作為飲酒的好菜。

日本人所食用的昆蟲達五六十種。在長野縣,那裏的人將昆蟲捕捉後,通過燒、煎、炒、煮等方法調制食用,他們最喜歡吃的是雀蜂幼蟲、螺蟲、青蟲、蛾蟲與蠶蟲,甚至把幼蟲混同在大米一起燒成飯團。

泰國人吃蟲十分講究,他們吃田鱉,則是選擇雄的吃;吃金龜子,則往往在金龜子體內塞滿豬肉、花生、蒜果之類的混合料。

在澳大利亞,有一種叫“普康古”的成蟲,體內含用大量脂肪和蛋白。這裏的人將蟲捕獲後,埋在沙堆內用火燒烤後再吃,其味無窮。這裏的居民還喜歡吃一種叫紅蟻的蟲,據說紅蟻腹內的蜜汁猶如葡萄甘淳可口。

北美的印地安人經常用火和煙熏殺成群結隊的蚱蜢食作,還用蒼蠅的蛹蟲制成一種叫“古查比”的餅來食用。

蟋蟀是非洲坦桑尼亞、津巴布韋及博茨瓦居民的佳餚;非洲還有些民族愛吃蚱蜢,新加坡唐尼島及歐洲一些人很喜歡吃蜘蛛;印度有的人捉到蜈蚣就往嘴裏送。

印尼巴釐島的居民對油炸蝴蝶感興趣;澳大利亞和巴基斯坦人喜歡吃飛蛾;有的阿拉伯人把蠍子視為佳餚,把蜣螂當作美食。

土耳其的婦女專愛吃線形蠕蟲;泰國某些居民愛把蟑螂拌進醬裏面做成美味可口的食品;中美洲人常以蛾子 餅為主食調劑;埃及人特別愛吃一種有花紋的甲蟲。

法國巴黎的一些餐館,用小金甲蟲的幼蟲作餡餅制糕點;黑西哥人吃的昆蟲更是多種多樣,有甲蟲、蒼 蠅、蚊子、臭蟲、黃峰、蜻蜓、蝴蝶等57種,一種名菜“墨西哥魚子醬”是以蒼蠅卵為原料烹制的。

 


 


人乳宴


湖南長沙一家餐館推出中國第一桌“人乳宴”,邀請長沙多家媒體記者品嘗。

就席前,先安排記者與專門為這家餐館提供奶源的6名“營養師”見面。所謂“營養師”就是正處哺乳期的婦女,她們年紀最小的23歲,最大的30歲,都來自湖南益陽市安化縣水淹鎮沙灣村。26歲的“營養師”李美珍說,她把剛斷奶的小孩放在老家由父母帶,就出來打工了,每天她們用吸奶器擠奶,每人擠奶量從三四兩到七八兩不等。

現階段,這家餐廳只推出了“人乳鮑魚”、“奶湯鱸魚”兩個人乳菜品。雖然服務員不斷請食客品嘗,大多數只是舉著筷子猶豫不決。一位食客更是面對整桌美味佳餚,從始至終沒有吃過一道菜。

據店老板介紹,他們花了三個月時間開發人乳鮑魚、人乳河蚌、人乳魚頭火鍋、人乳肚花、乳香藕片等60多個菜品。據知情人說,該店年內還準備在深圳推出標價高達28萬人民幣(約6萬2000元新幣)的極品人乳全宴。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