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蔣經國繼任與十大建設


1978年,蔣經國就任了。


台灣人熟悉的那個畫面--每年蔣中正穿著軍裝,在雙十節閱兵時那挺拔的身姿和強有力的口音軍民同胞們變成蔣經國那親切的揮手以及謙虛的致意親愛的父老、兄弟、姐妹們不變的是那浙江口音,但敏感的人似乎從這句話裡聽到了些弦外之音--時代開始改變了。


蔣中正崩逝(是的,當時的報紙用的就是這個充滿了皇權帝制意味的封建字眼)後,副總統嚴家淦繼任,但實權卻在行政院長蔣經國手上。嚴家淦可說是虛位首腦,當時都叫他YESMAN 。雖然兩年後蔣經國的接班已經是可以預見的事,但還是有不少人不太滿意,不知道蔣家王朝還有多久。當初有個政治笑話是這麼說的:蔣介石去世後,不可避免地在天堂遇見了國父孫中山先生,壯志未酬身先死的孫中山非常關心中華民國的狀況,於是問老蔣--


我死後,中華民國有沒有行憲啊?


蔣介石馬上回答:有啊!有行憲,有行憲啦!


孫中山又問:那第一任總統是誰?


蔣介石回答:是我。


孫中山心想,老蔣一統江湖,確實當得,又問:那第二任呢?


這時老蔣不太好意思說還是自己,可又不太想說謊對不起國父,於是回答:余右任(于又任)。


孫中山高興地說:不錯不錯,書法家當總統,文學治國。那第三任又是誰呢?


蔣中正腦筋一轉,機智地答道:吳三連(吾三連)。


孫:嗯,輿論界有人出任總統,也好。那下一任又是誰?


蔣:趙元任(照原任)。


孫想了一想說道:很好,語言學家當總統。那第五任呢?


蔣:是是趙麗蓮(照例連)。


孫中山開心地說:太好了,連教育家也做總統了,真是越來越進步了。


這是個很典型的諷刺蔣家的笑話。其實,蔣中正的影響力一直到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都還存在,在我小學時都還要背蔣公遺囑,音樂課也要學唱蔣公紀念歌。而每次老師一提到蔣介石或國父孫中山先生時,大家都要正坐或立正一下表示尊敬。這些事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挺傻的。


在此前一年,中山高速公路也通車了,這是一條縱貫台灣南北四百多公里的高速公路,也是台灣第一條高速公路。


當初建成時,許多人批評這根本是一條超大型的養蚊場,因為根本沒多少車子在上面跑,是富人專用的。但事後幾十年證明,這條高速公路對台灣經濟產生了重大影響,讓商品貨暢其流地在台灣西部三大港間流通。甚至到了後來,台灣私家車變多後,這條高速公路根本不敷使用。許多我這一代台灣人的成長經歷裡,一定都有過年爸爸開車載著全家走高速公路回中南部老家的印象,並且,一定會被堵在路上好幾個小時。本來南北往來只要四個多小時,這時變成近十個小時或更久,整條高速公路變成一個大停車場。在晚上看來,車尾燈就如同一條紅紅的龍,盤到地平線的另一邊。


因此,後來當局又建了好幾條方向重複的高速公路,以減輕車流負擔。但高速公路在台灣除了交通功能外,還有很重要的戰備功能,在某些路段上,是特別設計來供戰鬥機起降的。


那幾年,十大建設陸續完工。十大建設是指台灣在20世紀70年代時所進行的一系列基礎建設工程。在這之前的台灣許多公共基礎建設,如道路、港埠、機場、發電廠等,仍處於欠缺、老舊的狀態。再加上1973年10月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受到全球經濟不景氣的影響,為了提升和深化總體經濟發展,當局開始規劃進行十個大型建設工程。這分別是:核能發電廠,中正國際機場,鐵路電氣化,台中港,中山高速公路,大煉鋼廠,大造船廠,石油化學工業,蘇澳港,北迴鐵路。在十大建設中,有六項是交通運輸建設,三項是重工業建設,一項為能源項目建設。


但當初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決定十大建設的計劃時,是冒了很大風險的。當時台灣經濟尚處於起飛初期,民眾經濟所得尚未提高,以及當時遇上第一次石油危機和台灣當局退出聯合國等外交困境,可以說,台灣在發展十大建設時,當局是沒有經費的。所以,有部分官員表示反對,但蔣經國以一句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力排眾議,後來通過找沙特借款才得以解決。也就是說,十大基礎建設是舉債建設。後來也證明蔣經國的決策是完全正確的,確實推動了台灣經濟起飛。可以說,台灣經濟完全起飛是在十大建設之後。


以當時蔣經國的觀念來說,他認為,在經濟成長的過程中,富可敵國與貧無立錐如果形成兩個極端,卻被理解為經濟真的成長了,這應是一大諷刺。所以,為了避免像許多高度開發國家那樣財富集中,貧富懸殊,他認為發展不僅要財富增加,也要合理分配,這樣人民才能在均富的標準下愉快又勤勞地工作,社會才能穩定。可以看到,十大建設裡有七項是經濟基礎建設,對台灣未來來說,不管採取哪種發展策略都是非常必要的建設。


十大建設所帶來的經濟方面影響,的確給台灣帶來煥然一新的生活風貌,但另一方面也牽動了政治與社會的演化。在人民知識與經濟能力大幅提升的情況下,要求政治開放的呼聲也越來越高,原來嚴密的政治控制體系已逐漸不能應對人民的要求了。


轉載自網易 作者:廖信忠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