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鐘一響,映入腦海裡的第一句話就是 ——今天,我一定要辭職。
刷牙,我一定要辭職;漱口,我一定要辭職;
洗臉;我一定要辭職;著裝,我一定要辭職;
整理儀容,我一定要辭職;騎車,我一定要辭職;
闖紅燈,我一定要辭職;上電梯,我一定要辭職;
打卡,我一定要辭職;接電話,我一定要辭職;
清掃,我一定要辭職;經理早,我今天一定要辭職;
使喚,我今天非辭職不可 ……
 


當然,如果我沒有卡費要繳,我一定會辭職;
如果我沒有房租要付,我一定會辭職;
如果我能夠不吃不喝聞風過日,我一定會辭職;
如果我室友找到工作,我一定馬上辭職。


可是,現在我的室友失業,所以我一個人要負擔所有的房租跟水電費,
還有每個月衝動消費所積欠的卡債 ……
重點是,就算我要減肥,也沒辦法完全不吃不喝過日子。
然後,打卡下班。看著夕陽西下,我告訴我自己,我明天一定會辭職 ……如果我沒發瘋的話。


老闆,我要殺了你!
我是經理助理、經理秘書、經理特助,隨你怎麼叫我,但是我真正的身分是「經理私人雜物工」。
窄裙、絲襪、高跟鞋是我的基本配備,早上起床還要先花半個小時把自己打扮得比酒店小姐還美,
來不及吃早點還要記得幫老闆買一份;還沒打卡就開始上工,算不算加班費?!!
沒命地飆到公司,得開門趕打卡,運氣不好,遙控器壞了,還要衝到分公司借鑰匙。
好不容易鐵捲門開了,嘟嘟一聲,卡鐘剛好八點三十一分 …… 這個月的全勤又沒了。
空空蕩蕩的經理室,最熱鬧的是泡茶桌,杯盤狼藉不說,還有一堆沾滿脣膏檳榔汁的杯子;
杯子上懸浮著一層白白的黴菌王子跟公主,不停地接吻製造下一代。
滿地的瓜子殼跟點點的煙灰,真搞不懂這些高知識份子是不是不懂垃圾桶存在的重要性。
花了大半天的時間清理完了經理室,匡噹的風鈴聲,警告著經理已經穿過大門即將進入辦公室。
收起滿心的無奈,開始擺笑臉,一聲虛偽的經理早,為我一千兩百五十塊的一天敲開了序曲。


一個早上才過了二十分鐘,我已經在心裡殺了老闆一萬次。我就是一顆穿著裙子的螺絲釘,
經濟再不景氣,勞力搬運的工作,仍然不是人人能做。
我肩不能挑,手能不提, 五公升 的水,從茶水間提到經理室,就夠我手麻半天。
經濟再不景氣,還是有人坐擁半邊天,她有金湯匙、有高學歷、有十三張以上的專業證照、
可能還有一個門當戶對的未婚夫、甚至精通八國語言,外帶流利的八種地方語言,一條絲巾是我兩個月薪水。
而卑微的我,一如廣大的中堅份子,有一張不大不小幾乎人人都有的 microsft windows跟 office的證照,
可能再加上在學校考的珠算、會計級證,而領照最久的一定是身分證,使用最多的莫過於機車駕照,可能還被押在小說店。
做的工作,美其名是週休二日、朝八晚五、中午休息一個半,穿得美美的 office ladies,
打打電腦,印印文件,大部分的時間都拿來東家西家、杯葛經理,其實天天都在跟經理鬥智,


盡心盡力,還得提防自己工作不保。


原來,我只不過是一顆隨時可以被取代的螺絲釘。
因為,我的工作,只要識字的、穿裙子的、有兩條腿的,都能做。
唉!真是可悲的一種認知。唉!難怪經理敢這樣對我。


第一次上酒店(上)
唉!小小螺絲釘真有這麼難做
今天我們那個頭殼裝屎的經理,又給我出怪招,拿了兩張發票給我,一張是金貝貝視聽中心開的,
地址是台中市大 X路 382號 1樓,品名是歡唱 KTV;
另一張是金寶寶理容中心開的,地址是台中市大 X路 382號 2樓,品名是理容。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兩張發票的關聯性,一定是唱歌喝酒,趁酒醉耳酣之際,
上樓給他摸兩把,ㄟ ~ 對不起,應該是做兩下。


離題了、離題了,重點是他問我,這兩張發票可不可以報稅!!?
「 KTV」當然是沒有問題,就歸類為交際費囉!
「理容」!!啊,請問理容是啥啊!
我心理這樣想,但當然沒有白目到問出來,因為,這麼怪的名目,想也知道不是什麼一般的消費,
不然以我在家管理帳務多年的經驗,我怎麼會沒聽過。


不過,我想應該是不能報的。
當然,我也就直接這樣告訴經理了。
結果,在他作勢要把發票拿回去的那一剎那,突然話峰一轉,就這樣吧!你幫我拿去換。
你、幫、我、拿、去、換。
天哪!我可是良家婦女,我們經理竟然說的出口。我一世英名,竟然就要毀在這裡。
想我狂亂一生,清清白白,在校是師長誇讚的高材生,畢業後,只選擇百大企業應徵,
賺的是一個月兩萬多的辛苦錢,不管日子再難,可從沒想到過要到酒店,
這下,竟要為了這一個月兩萬多薪水又有豬頭老闆的工作破功,這下子可好了。


但是,能不去嗎?硬著頭皮,還是得去。唉!我 28 年來的清白~ ,
重點是,還得利用下班時間去,這世界中堅小小螺絲釘背負的悲哀。
先打個電話約約時間吧! 04-22XXXX38。「喂!您好,這裡是金細細 KTV,請問有什麼事嗎?」
挖哩勒,名目還真多,乾脆叫金光閃閃好了「我要找會計」「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努力的把我的來意,十分清楚的敘述了一遍。


「好,您稍後」「請問您是會計嗎?」我問。
「不是,請問您找會計有什麼事?」於是,我只好把來意再清楚的敘述了一次。
好個大公司啊!機關層層,還要不斷驗身呢!費盡千辛萬苦,
終於轉到了會計手中,我又把來意再說一次,想當然爾,我已經快沒耐性了。
「不行喔!我們只有理容這個名目」拜託,哪有可能,這是三聯式發票,公司行號報稅用的,
哪一家公司把品名報理容稅捐處不會刪的,你告訴我!
當然,情勢比人強,我是要拜託人家的一方,我當然沒說出口,只是很有禮貌的虛心請教:
「那請問理容,是什麼?應該報在哪一個項目裡?」那會計熊熊答不出來,還問隔壁聽起來像是小弟的人。
理容就是按摩啦!我也不知道人家報在哪個項目裡,但是就是可以報。


騙肖ㄟ,鬼才相信。但,我還是敢怒不敢言。
「可是我們公司不行耶!可不可以行行好幫我換張發票」
哪一家公司會把「開查某」拿來報稅的,我看是『抱睡』啦!
也許是我「盧」太久了,又感覺起來很有毅力的樣子,重點是我跟她說
「可是我還有一張你們的發票,開的就是視聽 KTV ,可不可以把我換成這個品名就好。」
呵!! 這下看你還怎麼拒絕。
「請問是刷卡還是付現?」刷卡。
那對不起,我們不能換喔!厚!又不能換,這次又是為了什麼?
「因為刷卡一定要換刷卡的發票,我們沒有辦法找出一張金額一模一樣的發票」


 @$#&*^,她是白痴嗎?方法有兩種,一種是收回去作廢重開,就當筆誤。
如果硬要用換的,金額差不多就可以了,又不一定要一樣的。
我的天哪!酒店的會計,不是應該都很靈活的嗎?怎麼這麼死腦筋。
「我只要金額差不多的就可以了。」我努力耐住想罵人的衝動。
「嗯,好,那請你先拿過來,等我找到適合的發票就換給你。」
天哪!竟然還要我跑兩趟,誰那麼多閒功夫,工作都快作不完了。


而且,我下午 1點上班, 8 點下班,請你在這個時間來,限制規定還真是多勒。
「我用寄的好了,請你開好寄回來,可以嗎?」「寄來是可以啦,但是開好請你自己來拿。」
這下我額頭不是只有3 條線,是一坨線外帶烏雲罩頂,
但是,我真的很懶得再說了,就這樣吧!
搞不好他們會計跟我們經理剛好有一腿,那我豈不是死得難看。


來做酒家女(下)
助理的命運,真注定要這麼悲慘
三天後,金細細的會計終於來電,說我可以去拿發票了。
~376 、378 、380 、382 ,一定就是這一家,看著門外斗大的招牌,
一樓金貝貝,二樓金寶寶,直著唸不就是寶貝? _貝了嗎!
我興高采烈的把車停好,一走到門口,泊車小弟似乎知道我的來意似的,
問也沒問,就領著我往內走,直覺是認為會計已經先打了招呼,哇塞!
酒店的會計就是不同凡響,地位可比我們小小的助理大多了,
不只工作的場所金碧輝煌,點心紅酒有人服事,凡事還可以交代下面的人去做,真幸福。
穿過了大廳長廊,鑽過了門楣小巷,這酒店裡的路還真四通八達,
來到了一個外表不怎麼起眼的辦公室,一開門進去,燈光閃閃爍爍,中古世紀雕花沙發。
哇塞!連會計的排場都這麼大,酒店就是酒店。「你坐一下,我去請幹部過來。」


喔!這裡的會計,都叫幹部喔!我又學到一樣了。
等了大概十五分鐘,這裡的會計還真忙呢,終於珊珊來遲,一開門,嘩!
大禮服的還盤頭髮勒,這裡的會計上班都穿這麼美啊!後面跟著兩個彪形大漢,還配保鑣呢。
一坐下,「看你雖然有點年紀了,但是打扮打扮還可以啦!」
拜託,來拿發票還要被批評外表,這可讓我心裡有點不爽
「小姐,不囉唆!我們這裡是採公檯制 …………。」


我 …,我不是來應徵的啦!我才出口,聲音還沒出喉頭,對方立刻強勢的說「等我說完。」
看著後頭兩個彪形壯漢,我硬是把話吞進嘴裡。
任由她繼續介紹著公司制度,上班時間等等,本來心裡有點不爽,還怕怕的,
但反正沒事,來都來了,發票沒拿到也走不了,我只好認真的聽她介紹。
其實,聽著對方開出的條件,我還真有點心動。
一個月月休 10天,不用作帳,不用抄報表,晚上八點上班,
也不用在冷的要死的清晨起床,還可以白吃白喝唱歌唱到爽,
反正一樣都是應付一些經理級的人物,這我可是箇中高手,
買煙買檳榔什麼的,只要他們高興就好,還有小費可以拿。
我又是千杯不醉的夜貓子,不要出場就好,還可以月入數十萬,工時比現在短,薪水比現在多,
怕被上下其手,出門帶個充氣奶罩就得了,想到這兒我不知不覺認真的考慮了起來 …… 。


「小姐!小姐!」我趕快回魂。
「什麼事?」
「明天上班可以嗎?」豬頭老闆跟愛上酒店的豬頭老闆;
2萬 5對 10萬;掙扎中,理智還是戰勝了虛榮「ㄟ ~對不起,我不是要來應徵的啦!
我是來替我們經理拿發票的,貴公司發票品名不適合我們公司報帳,所以我 …… 。」
「喔!不早說,害我浪費這麼多的時間」
ㄟ~ 你以為老娘喜歡啊!這是我下班的私人時間耶!更何況你們又沒給我機會說。
「小林,帶她去會計室。」又走過了許多的長廊門楣,
原來,傳說中的會計室不過就再入門轉彎處的一間 兩坪 不到的小小辦公室,


帶著我繞到頭都快暈了,但發票終究是給我拿到了。
經過這次的經驗,我決定我回去一定要,在發票品名上,好好的教育一下我們那個豬頭經理,
否則,下次他拿「騎馬」的發票回來給我報,我要怎麼去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pp 的頭像
kipp

kipp的部落格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