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我參加了廣東「萬人遊台灣」活動。
     經過一個半小時的飛行,到了台灣第二大城市高雄。一踏上祖國的寶島,台灣地陪導遊就向我們自我介紹:「各位同胞:大家好,我姓李,李蓮英的李,但不是李蓮英,大家可以叫我小李,但千萬不要叫我小李子。不然,身上少一塊肉,我可不答應。」大家一下子就記住了這個幽默風趣的導遊。


     日月潭山清水秀,群山環抱,風景秀麗,感覺比西湖大,比西湖艷。在當地少數民族歌舞表演 「阿里山的姑娘」的美麗旋律中,宛如在仙境一般。導遊介紹,日月潭周邊居住的是一個少數民族。台灣大地震後,只剩下284人,政府為保留這支血脈,鼓勵生育,生一個子女每月可領6萬元新台幣,生10幾個,每年可領到千萬元,這政策令我們羨慕不已。


     我欣賞著日月潭邊少數民族原汁原味地載歌載舞,如癡如醉沉迷其中,忘記了時間。結果導遊規定的時間已過,船又不等人。待我回過神來,已找不到團友和導遊。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無奈之下,只好通過國際漫遊打中山國旅全陪的電話,全陪叫我待在原地不要急,他們會想辦法來接我,我又安心看表演。


     台灣導遊借了本地人的一部摩托車,火急火燎地來找我,看我還優哉游哉地照相,發火了,「急死我了,搞什麼名堂?」「你們走也不等齊人,我人生地不熟有什麼辦法!」我也火了,「國共」發生第一次「內戰」。「你是不是想一輩子留在這裡?」「留在這裡更好,你負責安排啊。」導遊不理我了,但很負責地 「國共合作」,把我接回了團。我過意不去,遞給他一支大陸菸,「兄弟,消消氣。」導遊當著全體團友的面向我道歉,「對不起,是我工作沒有做好,性子太急。」「不是你的錯,都是日月潭惹的禍。」我善意地開起玩笑。導遊也笑了:「其實我的根也在大陸,我是梅州客家移民,在台灣是第15代人了。」原來是同根同源啊,「你應該回梅州尋根問祖,到時我們給你當導遊。」團友們打趣道,車內又充滿了笑聲。


     參觀完台灣最高、世界第二高樓台北101大廈,還有時間多,我們要求參觀「總統府」,導遊說旅程沒有安排不能去,「國共」發生第二次「內戰」。我們堅決要求,導遊只好變相實行「國共合作」,告訴我們路線、出租車價錢,讓我們自己打的去,看完「總統府」,我們依依不捨地踏上了回途的旅程。


     在飛機上,我意外地發現,台灣《中國時報》8月17日報導了這次「台灣廣東旅遊文化經貿交流」啟動儀式的盛況,並配有大幅照片,照片上有我們團的倩影,我給黃省長照相的畫面,猶如一個特寫,非常清晰奪目。我興奮地拿給中山國旅的全陪奇哥看,大家互相傳閱,都非常開心,紛紛表示不虛此行,終生難忘。我看著機窗下慢慢遠去的寶島台灣,心中禁不住湧出一絲感慨:日月潭映日月輝,中山國旅中山情;兩岸同胞皆兄弟,相逢一笑泯恩仇。


 


引用自中時電子報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