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神社體系大約可分成兩類,一為國家神道,一為民間信仰,前者是日本政府自明治維新後為了推行國家政策,讓人民深刻感受到新體制國家的誕生,所推行的宗教政策與措施,創造了國家神道作為傳統,以鞏固其領導核心;後者是日本自古以來就有的傳統信仰,屬於自然崇拜的一種。日本統治臺灣之後,這些宗教信仰隨著日本人來到臺灣,特別是日本政府透過宗教的力量來強化其統治,神社即是政策下的產物,在國家主義之下被建構的國家神道世界,透過神社空間的展現,達到天皇神化、穩固人心的目的。做為日本國家宗教-神道教信仰中心的神社,祭神主要有天照大神(日本皇室之祖神)、天皇及皇族、國魂神(守護國土之神靈)等,也就是將天皇神化,加以祭祀而產生的神明。新竹神社主祀昔年攻台陣亡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選定地址為崧嶺山半山腰處,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曾於1895(明治28)年,率兵攻打新竹尖筆山時,在這個地方紮營,因此選在其曾駐留過的「御遺跡地」建造神社,別具意義。新竹神社的興築始於1915(大正4)年三村三平擔任新竹廳長時,之後繼任的高山仰正式設立新竹神社造營事務局,由總督府技師森山松之助及其助手八阪志賀助、手島誠吾設計建造。第一代新竹神社於1917(大正6)年動工,次年落成,其他設施包括中門、拜殿、社務所、手水舍、鳥居等等,並於1920(大正9)年正式列為「縣社」。1942(昭和17)年社格再升為「國幣小社」。1936年後為強化皇民化運動,殖民者也從精神方面利用國家神道教來達到目的,神社成為教化的工具,為擴大規模,於1938年動土興建第二代神社,1940年完成,除了本殿之外,尚有祝詞舍、神饌所、神樂殿、休憩所、齋館等設施,還增加了參拜道、公共廁所等附屬工程。


由吉田初三郎所繪製的第一代新竹神社鳥瞰圖,可看出第一代新竹神社社殿(今靖廬)、爽吟閣、北白川宮殿下御露營地(今成德高中)的相對位置





神社鳥居



新竹神社參道



新竹神社



神社後面的拜殿



新竹神社屬國幣小社,原址位於今日新竹市「大陸地區人民新竹處理中心」(即新竹靖廬),與新竹州廳(今新竹市政府辦公大樓)兩相遙望。台灣結束日治時期後新竹神社所在地由警備總部新竹警備分區進駐,1991年新竹警備分區移出,1992年此地成立大陸人民處理中心,原神社的神樂殿也成為新竹靖廬的行政中心。新竹神社殘蹟及其附屬建築於2001年由新竹市政府公告為市定古蹟。


新竹靖廬



繪馬殿現在殘破不堪



新竹神社殘蹟及其附屬建築



神社的石燈籠全被移到青草湖畔的靈隱寺



 



手水舍也被搬到靈隱寺



新竹市議會的前的這對石獅子正是以前新竹神社的狛犬。不過雖說是神社的狛犬,但在這兩隻身上卻找不出絲毫屬於東洋狛犬的特徵,因為它們是道道地地的閩南石獅子。

話說一百多年前,新竹的望族「林占梅」特別從大陸請名師來台,用上等石材雕刻一對石獅子,打算放在林家祖祠前。不過後來不知什麼原因,獅子雖已造好,但祖祠卻還沒修完,所以獅子先安置在當時剛完工不久的試院前面。

但沒隔幾年就改朝換代,日本時代來臨,林家的祖祠被徵收成為地方法院,所以這對原先打算放在祖祠前的獅子也無家可歸了,就一直擺在試院。然而好景不常,沒多久即碰上「市區改正」,試院被剷掉成了大馬路,獅子就移到武營封存去了。待武德殿蓋好之後,才又搬出來放在武德殿前。

新竹神社完工時,當時的新竹州知事古木章光不知出自於什麼樣的想法(可能為省錢,也可能他認為這對精美石獅若擺在神社前真的很有FU),用自己的名義把這對放在武德殿前的石獅子奉獻給神社,安在神社鳥居前面。換言之,此時它們的身分就轉變為神社的狛犬了。

戰後,民國三十七年,獅子從新竹神社遷移到中山堂。民國五十二年再遷到現在的市議會前擺放,公開的說法是為了保存歷史性的藝術品免於湮廢,不過相傳是為了用這對獅子來辟邪鎮煞,改改議會的諸事不順。

這對石獅所歷經之顛沛流離,與台灣其他地方神社狛犬相較,大概無「犬」能出其右,它們以後應該不會再搬家了吧。



爽吟閣原屬於潛園(原址在今新竹市西大路與中山路一帶),並曾做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下榻之處,之後因市區改正將損及此建築,林家後人林榮初於是將爽吟閣捐出,大正9(1920)年移築於新竹神社境內保存,而爽吟閣於戰後成為榮民住所,雖遭到改建但仍有部份遺跡,不過新竹市政府認為爽吟閣原本狀況就不佳,再加上遭受颱風破壞,已於2002年底遭拆除



 



2002年11月時的爽吟閣原址,而拆除後的爽吟閣之部份構件目前則被置於靖廬內的原第二代新竹神社繪馬殿處的鋼棚之下保存



原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牛埔山御露營記念碑舊照片(原收錄於1972年《成德國中(現為成德高中)畢業紀念冊》) ,此碑早已下落不明




 取自於臺灣舊照片資料庫的新竹神社境內之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牛埔山御露營記念碑舊照片(原收錄於臺灣總督府內務局於昭和10(1935)年出版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



位於教學大樓左側階梯旁的原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露營記念詩碑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露營記念詩碑碑上刻有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於明治28(1895)88日露營於松嶺(牛埔山)時所作的詩「追擊奏功休我兵 曲肱山阪待天明 日中炙熱全消盡 月下露營千感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pp 的頭像
kipp

kipp的部落格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