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惡魔在路途中掉了一張面具。
 
  小女孩好奇的撿起來,看了幾眼就帶上去。
 
  結果惡魔面具依附在她的臉上掙脫不了,她變成了面貌猙獰的怪物。
 
  小女孩驚慌失措的跑回村子找母親,結果母親不但不認得她,還聯合村人趕跑她。女孩傷心透了。
 
  結果有個青梅竹馬的小男孩出現,出面指認她,因為他相信是那小女孩。小女孩得到有人信任,面具脫落,再度重回小男孩的懷抱。
 
  「有沒有聽過啊?」她雙手繞著他的肩膀,髮絲垂落到他胸懷,身上的香味沁入到他的體內。獨特的香味讓他有種溫暖的感覺。
 
  他當然聽過了,這故事,她不知說了好幾次給他聽了。
 
  「明天要不要為我送行呢?」他轉過頭望著她,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
 
  「不要....因為我會哭....」她嘟起嘴巴,忍耐著不哭的表情,讓他好想笑。這一點就讓他覺得很可愛。
 他跟她都已經論及婚假了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在國外做一年。可以的話,他好想把她帶到身邊,可是她的父母不准。


 「在國外,你都要想我喔!」
 
「會的,除了妳誰都不想!」
 
「真的?」
 
「保證~」
 
他捏著她的鼻子,輕輕蓋上她的嘴唇,她的淚水不爭氣的落淚,紅暈的臉頰在燈光下更加紅潤。他幾乎差點放棄去國外的深造。
 
「別哭,為了妳,我一定馬上回來,到時我們再舉辦很慎重的婚禮如何?」
 
「好..好....嗚..。」
 
「別哭了,我會心疼的。我愛妳。」
 
「我也愛你。」今生,他只愛著她。
 
送別他離開沒多走,過了幾個月......。
 
她與朋友逛街途中,不慎遭到酒醉駕車碰撞,生命一度垂危。好不容易救活了生命,臉型卻變得可怕,因為手術過程中,縫合手術失敗。造成顏面神經受損。
 
她躺在床上,哭泣著。一張完美的臉失去,那又何必生存下去,到不如一死了之。父母望著她,一眼都不敢面對,要不是有朋友支撐,她還無法就這樣活著下去。
 
「這是他的電子信箱,要不要和他通信?」朋友好心的問。
 
因為她自己的臉造成內心的自閉,不敢與人溝通。就連心愛的他也不敢和他通話。
 
「他很擔心妳,一直想知道妳的情況....」
 
「妳要我說嗎!!妳要我這張臉去說嗎!!父母都不會接受我....更何況是他!我根本....。不敢面對他啊....」
 
她摸著那張扭曲的臉像怪物一樣。以前的她呢?不見了!他有何感想?會不會還愛著她?還會喜歡她嗎?她甚至不敢去妄想可以跟他結婚!
 
「這....也是試探他的機會啊!」朋友勸說下。
 
她終於和他開始通信,可是卻沒告訴他真正的樣子。因為心裡很害怕。緊接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一年的時間很快就到了。
 
來信的他很快樂的敘述他們之間的未來,她看了,心碎了,害怕了。
 
終於他回國的日子到來了,在朋友的陪同下,她胸口巨大的害怕和不安,但是內心有一絲絲想賭看看的機會。是不是像以前她故事所說的一樣,他會認得出她嗎?
 
她帶著帽子,墨鏡,口罩,來到機場,遠遠的一邊等著心愛的他入場。
 
他下了飛機,心情雀躍,一年的思念滿滿的充斥他的心。他對她的愛是無法說清楚。過去一年和她通話,中間雖然中斷,可是還是以電子信書來回,互相訴說彼此的思念。
 
一方面擔心著,為何她突然失去消息?她的朋友也一概不說。
 
還是不管這些了,因為今天就可遇見她,遇見思念一年的她。
 
踏入機場,人群穿梭中,他望著四周人群找她的身影,他相信,她不是毀約的女孩,一定有來。踏開腳步在機場開始尋找她的人,終於,在出口的柱子後方,他看見她的背影藏在柱子後面。
 
高興的他走過去,從後面抱起來。
 
「想死我了!跑到這裡接我!跟我玩躲貓貓啊!」
 
「你....。找得到我?」她聲音很小聲,彷彿要確定一樣。他感覺怪異,轉開她的身子,她怎麼遮起自己面貌呢?
 
「你....你..你還認得我嗎....」
 
哽咽的聲音從口罩底下傳來,他心一驚,趕緊抱著她,一定事發生事情了,不然她怎麼會這樣呢?
 
「我當然認得出妳啊!我愛妳啊!」
 
「那........這樣還會愛我嗎?」
 
在他的注視下,她拿下帽子,脫掉眼鏡,最後扯開口罩,一張醜陋無比的臉顯現在他的眼前。眾人的驚訝聲,此起彼落的聲音描述她的面貌。
 
他起先一楞,隨即笑開。他毫不在意。把她擁入懷中,輕聲呢喃的在她耳邊說著。
 
「好美....。我當然愛妳。」
 
他輕輕摸著她臉上大大小小的疤,吻如雨般碰觸那些痕跡。就算臉變了,以前的她不在了。他依然愛著她。
 
他和她開始籌備婚禮,雖然他這邊的父母不答應,可是他還是堅持著。因為他是真正的愛著她,他愛她的內心,不是外表。所以,一眼從背影就知道是她。
 
回到國內工作,他為了快點進入狀況,常常都比較晚回家。
 
所以,她經常擔心著。就算他時常打電話來告知他得去處,她還是會擔心。好害怕,他會不會因為她的臉而失去對她的愛。她變得好自閉,完全沒信心。
 
剛開始,她常常打電話給他,只要有一分鐘稍微遲到,她就會開始詢問他去了哪裡?有了懷疑的心,她變得有點歇斯底里。甚至完全希望他不要出去工作。
 
他皺著眉頭,好幾次想要說清楚想解釋,但是礙於她的內心創傷,他忍著不說。漸漸地,她變得無理取鬧,像個瘋婆子。每件事情都要講理由,說了理由還要再度懷疑,懷疑又再三的確認。
 
一次又一次。
 
他承受不了工作還有其他事情上壓力,面對她那些指責莫須有的罪名,終於,他說了!
 
「別連妳的心也跟著醜陋了!」
 
他憤恨的說,走出去。
 
面對他的指責,她哭了。她也不想這樣。因為她好害怕失去他,所以想辦法的困住他,沒想到卻帶給他困擾。以前她不是這樣的,臉醜了,心也醜陋了,一切的事情因為這張臉而變了。
 
她決定要道歉。打了電話,他跟她說正在開會。於是她來到公司,公司人卻說他沒來上班。
 
她愣住了,訝異著。再次打手機給他,然而對方未開機。
 
她開始害怕,他是不是找其他女人了。想到這,她皺起眉頭,因為她的胡思亂想所以他才會跑掉,所以改為擔心。她應該多信任他。
 
然而,在街上逛,對面隔著玻璃的咖啡廳,很清楚的看到他還有另一個女人。沒想到,她的想法竟然成真。隔著玻璃望著他面對那個女人有說有笑,她哭了。
 
那個女人有著一張好美的臉,是她以前曾經所擁有的,但是卻失去了。
 
她好恨,好恨他!他果然嫌她醜陋。嫌她不好看,他不要她了!
 
過了幾天,取消了婚約,他不什知什麼原因,一度拜訪她的家。然而都遭到拒絕。她連他最後的解釋都不聽。
 
就這樣又過了一年。
 
她帶著這張醜陋的面具過生活,直到她朋友再度勸說請她做手術。她一再拒絕,至少因為這張臉,她可以看清很多人的真面目。可是,她的朋友不死心,一再的勸說下,她跟朋友還有父母來到日本動外科手術。
 
朋友強調這是很有名的醫生,絕對會整形回來。
 
她笑了笑,抱著賭看看也無所謂,不過是一張皮而已。
 
過了12小時的手術,又過一個月的休養,她在朋友陪同下,打開了面紗。一張熟悉臉出現,是以前的她!以前的她回來了!她苦笑著,以前的臉回來了,可是他卻不在。
 
從此她過著另一個生活。另一個重新的開始。
 
她的生活圈變大,認識很多人,也結交一個與她可以廝守終生的人,她不要愛情只要幸福。這張臉就是給她美好的幸福。
 
跟著論及婚嫁的男子,她來到日本,想跟幫她動手術的醫師說謝謝。
 剛好,醫院裡給她答覆是那醫師不在。她待了許久,醫師終究沒出現。
 
轉開腳步,正要離開醫院。
 
忽然在轉角處,不小心碰到一名病患,臉上都是包著紗布。
 
「對不起..。」她以不流利的日文說著。
 
只見那病患似乎很訝異看著她,隨即衝忙的離去。
 
她似乎想什麼似的,抓著那病患的手,依然用著不流利的日文說著。
 
「這裡的醫生很好,給他們動手術,你的臉就會恢復原狀,看!我的臉就是在這動手術的!很漂亮吧!」
 
「........」病患沒說什麼。
 
未婚夫在門口叫住她,她對病患笑了笑,隨即走出醫院外。
 
望著醫院門口,看著她臉上那副幸福的笑容,他默默的流淚。
 
忽然,女醫師出現那病患的身後,用很正腔的日文說著。
 
「你還真愛她,為了她,捐出自己的臉皮,然而她卻不認識你....。一年前開始就找我希望動這手術,這結局你滿意嗎?不過我可以免費把你的臉恢復..。」
 
「不用了..。她認不出我就算了....讓我帶著這張面具活著吧....」
 
病患含著淚,她剛剛接近他時,留下的那股獨特香味讓他感覺更孤單。
 


小男孩後來撿起惡魔的面具,想試探看看那小女孩會不會認出他。然而小女孩不但嚇哭了,還要他別接近她。
 
小男孩就帶著那張惡魔的面具,可憐的活一生..........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