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在嘉義新訓中心結了業,下了部隊卻不幸抽到金馬獎,在前往金門途中的船上就聽到一些休假回營的老兵正在談論某某連隊出事的事情,所以在還沒有分發到那個連隊之前就已知道哪個連隊出事了!一直很擔心調到那個連隊,沒想到愈擔心就愈容易成真,我就這樣被編到那個連隊;而且還是發生事故的那個排。到了連上我開始問老兵,那個輕生士兵的床呢?不會是自己睡到的床吧!學長說那個床已拆了,才放下心中的大石。但其實心中仍是毛毛的,每次放假都會經過的廢品庫一直不敢瞧他一眼,趕緊快速通過。在一次深夜衛哨值勤時我聽到野狗一直在吹狗螺 ,隔壁庫房的燈一直閃閃爍爍,我就知道他已回來了。


      正當眼皮不聽使喚時, 一位跟我一起值勤衛哨的學長遞根煙問我要不要抽,我說我不抽煙,謝謝!"學長可不可以跟我講講那段故事呢?你真的想聽嗎?"學長問我,我說是的,一直很想解開心中的迷團,雖然害怕,但總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學長吐了一口煙說:那位弟兄剛剛有來過,你知道嗎?我說我相信,因為附近的野狗剛剛一直在吹狗螺 ,我可以感覺他的存在,好吧!趁現在站衛兵閒著也是閒著,就說給你聽,看學長似乎一點都不緊張,倒是已經習慣了。


      學長於是吸了一口煙,聽他娓娓道來,學長說:那位輕生的弟兄跟他是同梯的,或許你再早一點進來,就輪到你抬他的屍體了,你們這梯真是lucky。這件事搞得全連差一點翻過來,還驚動整個營隊,我有陰陽眼,一切都看在眼裡,那天在現場祭拜軍旗時,那位罹難弟兄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往生,看大伙到底在忙些什麼事,也過來湊熱鬧,我整個頭皮都發麻了,只看見他面無表情就站在大伙後面東張西望,似乎有什麼委曲想跟大夥訴說或是道別,那天軍旗被狂風吹得立了又倒,倒了又立,整夜連上燈火通明,大家都不敢就寢,一連幾個晚上大家都不敢闔眼,一闔眼,那影像又歷歷在目。


   那位輕生的弟兄原本就很孤僻,很少跟連上互動,老兵老是找他麻煩,他也悶不吭聲,那天回台灣休假,回來就想不開,自己結束了生命,到了晚上晚點名時,原本應該回連上報到的他,卻不見蹤影,連長問其他弟兄有沒看到他,卻沒人知道,逾假未歸是要遭到通緝且軍法審判是很嚴重的事,那晚整個連上分批出去搜索,由於金門沒有路燈,只能拿著手電筒照明,其中一個小隊搜索到廢品庫時,學長說當時他也在場,原本烏漆媽黑的廢品庫大伙都沒找到什麼,就要放棄回營之際,一位弟兄的手電筒突然掉下去,正要撿拾時,發現燈光照射下的大樹似乎有東西,好像是一瓶吃剩的蜜豆奶,那位弟兄趕忙通知其他同行的弟兄,大伙手電筒齊照發現一雙腳浮在半空中,再往上一照,不得了了,一張吐著舌頭掙獰的面孔正吊在樹頭上,那不正是失聯的弟兄嗎?大伙臉色突變,腿軟狼嗆的奔回連上,報...告....連..長,大伙結結巴巴的告訴連長剛剛看到的情景,連長知道後率領整個連隊趕赴現場,馬上請隊上的菜鳥新兵把屍體抬下,並把那顆樹給鋸掉埋了,那晚屍體被抬到連集合場上等軍醫來鑑定死因,並移送停屍間,大伙焚香祭拜,營長知道後也來關切,後來調查發現這位弟兄是因為感情因素回台休假時發生兵變,回營收假又怕被老兵欺侮,於是想不開在廢品庫旁上吊自殺。


         學長深深的吸了一口煙說:有些人就是這麼不懂得珍惜生命,兩年兵當完沒死在戰場卻賠了性命.為了感情真是不值得,聽學長講完我身體一直在抽搐顫抖著,站衛兵想睡覺的心情也沒了,怪不得當天我獨自一個人在餐廳做剪報時,連長很緊張,趕緊吩付衛兵前來查巡,看我有沒有在現場,似乎怕我也走上絕路,現在想想原來是因為這件事, 兩年兵當完並沒有再遇到什麼靈異的事,唯獨那天野狗吹狗螺一直讓我記憶深刻,是我兩年軍旅生涯中最大的感觸,那年我在軍中遇到的靈異故事在此分享給各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pp 的頭像
kipp

kipp的部落格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