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眾傳播無遠弗屆的民主時代裡,「知名度」即財富,於是便有「姓名學」的名詞應運而生。但是,無論對姓名學多有研究,也不容易包羅中國人的奇妙姓名。


有的人,姓名讓人一見難忘,一生之中不知得到多少意外的驚喜;也有的人名字取得不太妥當,一生之中,飽受姓名之累。


在所有趣味化姓名中,如果作個分析統計,就會發現,奇怪的姓名,往往是因先有一個稀罕的姓。


打開電話簿,就能找到這些資料,有的姓氏只有一兩個或幾個名字,而且,仔細看看就會知道,他們是一家人。


電話簿裡的,有姓鈔的、姓閃的、姓須的、姓樂的、姓烏的、姓壽的、姓歸的,以及姓黑的「黑宅」,和姓愛的「愛宅」。


據說曾經有個姓樂的人,名字叫「樂樂」,三個字都是「樂」,後來他的長官點名,不知該怎麼唸,打聽一番,才知道他姓音樂的樂,第二個字唸「耀」字音,第三個字是快樂的樂。


姓閃的人,本來已經很稀罕了,電話簿裡卻有一位「閃擊光」先生,好有衝擊力的一個名字!無獨有偶,在姓雷的人家當中,也有一位「雷動天」先生,和閃擊光分庭抗禮,相映成趣。


有很多的名字,一看就能知道出於一個具有國族觀念的家庭。


例如以前台北有一位名作家夏楚,本身名字就很特別,但是他有一個兒子,名字叫「夏威夷」,不但容易記,而且風光旖旎,更隱含了民族思想。


除了夏威夷之外,台北新聞界以前還有一位同業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名字叫作「夏訓夷」。


除了愛國,還有思鄉。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畢業生中,有位男士名字叫「歸大陸」,無巧不巧,他的同學之中,有位小姐叫「田還鄉」,如果作起詩聯,對仗可謂工矣!


每個名字,都是經過反覆推敲的,有不同的作用,有不同的意義。有些是用名字來平衡他的姓,有的則是解釋性的,有的則是因姓命名,成為一個濃縮了的吉利話。


平衡式的姓名之中,最典型的是姓「黑」名「白」的,異曲同工的是,姓「烏」,但是名字叫「耀輝」。


解釋的例證是,姓錢的,名字叫「正」,另一位錢先生名字叫「一清」,都是自勉錢的來源非常清正。台灣前中央銀行副總裁「錢純」先生的名字,也是屬於這種類型。


因姓命名的例子很多,姓馬的,往往叫馬家驊、家騮、家驥、家驤….也有更壯闊的叫「馬如龍」的。


姓壽的並不多,但是有位壽先生大名叫「壽比南」,不知有沒有姓福的,可以叫「福如東」,那就可以「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了。類似情形是有一位「萬壽山」先生。如果他們聚在一起,必是一番福壽無疆的盛況。


最令人難忘的名字,往往就是最簡單、最整齊、最有趣的名字。


警察廣播電台昔日節目「平安夜」的主持人名叫「凌晨」,她有一位同學名字叫「秋月」。有一段時間,她倆下班時間都在夜裡,而且剛好可以在路上遇到,於是她們作了一幅對聯:「秋月欣逢秋月,凌晨巧遇凌晨」。


姓卜的,可算筆畫最簡單的,有位卜先生,生有一兒一女,兄妹一個叫「卜力」,一個叫「卜冫」(同「氷」字),筆畫各為四劃,而且都有點像日文的片假名,這個名字真可算是最簡單的了。


名字只有一個字的很多,其中不少更是一個部首寫到底的,例如,有金鑫、有石磊、有林森、有水淼、還有火炎。


至於單名而與姓氏連成一個意思的,也很多,例如有藍天、有樂天、有萬能、有黃金、白銀、洪福、雷雨….


以前台北萬華有位痔科大夫,姓賴,單名一個皮字,據說「賴皮痔科」生意非常興隆,不知是否姓名之賜。


兄弟姐妹多的家庭,姓名往往連成系列,電影界的先進唐紹華教授,膝下子女四人,名字分別是唐眉、唐眼、唐耳、唐嘴,這種「五官系列」的名字,實在也算很特別了。


除了五官系列,還有武器系列,有巴家兄弟,分別叫巴刀、巴劍、巴戈者:醫界人士還有許書刀、許書劍,都是名醫。


還有三位姐妹,芳名叫吳恙、吳為、吳涯,一個「無」字諧音,描寫三種境界,古意盎然,意境綿遠,應該出於名家手筆。


奇姓異名實在多得美不勝收,如果有人發起組織個俱樂部,大家見了面必定不愁沒有話題,沒有詩歌對聯,這種聚會,一定妙趣橫生,成為一個最難忘的聚會。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