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台灣掀起的上海熱


2000年的9月,台灣某知名商業雜誌的封面,用了上海的那張經典照片--隔黃浦江遠眺陸家嘴大廈群。照片上面寫著豪邁的五個大字作為標題--前進大上海,好不震撼。當期用著大量的篇幅報導上海這幾年來的巨大變化,諮詢了許多的上海官員對上海的未來規劃,訪問了許多上海台商對上海與台灣比較的看法,走訪了許多上海進步繁榮的地方。最後,結論就是,上海越來越繁榮,到上海發展肯定機會無窮,創造美麗前景與人生當然,以大家對這家雜誌的印象來說,這樣的報導手法倒是很符合他們的風格。


而這一年稍早以前,有個在上海做生意的台商陳彬,寫了一本《我的上海經驗》,描述他近十年來高不成低不就的事業,生意中遇到的種種以及上海與台灣生活習慣的不同。本來是極普通的描述,沒想到這本書一夕火爆,原本名不見經傳的陳彬,突然變成名人。而當時媒體也號稱,台灣經香港轉上海的班機上,幾乎人手一本《我的上海經驗》。


從那時候開始,台灣掀起了一股上海熱,市面上出現一堆與上海相關的書籍,教你怎麼在上海買房子,怎麼在上海做生意,怎麼在上海生活等。媒體也開始討論上海好在哪裡,開始大力吹捧上海,上海一切都好啊!所有有關上海的資訊鋪天蓋地般席捲而來,前進上海成了新顯學。


當然,在那幾年上海的硬件是有很大的翻新變化的,快得讓人目不暇接。但是,在台灣社會,又是什麼力量推動這股流行與熱潮的呢?我一直覺得這要從陳水扁當選後開始說起。


當時民進黨雖然取得執政地位,但是,國民黨仍在國會中掌握多數,而且,淪為反對黨的國民黨,似乎又常為反對而反對,所以台灣政局基本上還是屬於動盪不安的。再加上民進黨當初突然決定停止建設第四核能發電場,又造成股市大跌,媒體又整天報導負面新聞,民眾簡直對台灣就失去信心了。


而那幾年的大陸,經濟快速發展,上海尤其突出。所以,在台灣發展看似停滯不前,而上海似乎又一飛沖天的對比下,上海熱可以說是結合了不滿現實、追求發展、媒體大力吹捧、民眾心理集體焦慮之下出現的如宗教神話般的造神運動。


上海熱的高潮甚至可以在一些綜藝節目裡看到。比如說啦,當時有個政治模仿秀的節目,裡面有個單元,就由藝人大炳來模仿當時的民進黨主席謝長廷,搭配一個上海姑娘夏幃老師,將一些經典的閩南語歌曲改編後用上海話來唱,順便做上海話教學,這個節目還一度引起轟動。


我對這次上海熱的第一印像是,拿起一本講上海的書,裡面剛好講到古北,配了一張圖片--仰角拍攝一位穿著時髦、戴著墨鏡的女人在高檔住宅大樓的中庭花園中散步的鏡頭。由此我對那一帶有了個大概的印象。沒想到,過了幾年我會經常在那裡出沒。


早期到上海的台灣人都算是比較有錢的台商階層,群聚效應的結果,使得他們幾乎都在古北那一帶居住。所以,這裡一些專做台灣人的生意,或台灣人開的餐廳、商店應運而生。


當然,也不是所有台灣人在上海做生意都那麼順利。有時候在一些台灣人開的餐廳裡吃東西,會突然有台灣人跑過來跟你攀親帶故地搭訕,跟他聊起來後,他還會告訴你一些此地人心險惡、投資風險之類的事情,最後免不了留下一句要投資找他,一副古道熱腸的樣子。等到他走後,餐廳老闆又會過來跟你說那個人有多壞,專門騙台灣人,不要相信他之類的警告。原來,這一帶也是所謂台流的出沒地,尤其是仙霞、水城路一帶的餐廳。這些人大多數是早年就來上海經商,但失敗後又無顏見江東父老,不敢回台灣的。好一點兒的,就乖乖地留在這等家裡微薄的接濟,惡劣一點兒的,就專門欺騙更後來的台灣人,造成了不少的問題與糾紛。


2000年台灣地區大選:國民黨內訌導致陳水扁當選


2000年的3月20日當天下午5點開始,全台各地的民眾幾乎都守在電視機旁,或者聽著收音機,緊張又期待地收看或收聽台灣地區大選的開票實況。各電視台也很應景地,在開票實況中加入戰鼓或充滿壯烈的背景音樂,更增添了讓人不得不屏氣凝神的氣氛。開票過程簡直就是纏鬥,陳水扁與宋楚瑜兩人的得票數一直互有高低,大家都在期待下一個開出的是自己的票倉,再度勝過對方。反而是實力及資源最雄厚的國民黨候選人連戰,一直處於落後的狀態。電視上陳、宋兩人的競選總部前,人都聚集得越來越多,反而是連戰那里人越來越少,頹勢已現。最後,陳水扁陣營以三十多萬票的優勢擊敗宋楚瑜。回首這次選舉,陳水扁從一開始未被看好一直到最後取得勝利,內外的因素夾雜,過程可說是戲劇化的。


前面提到,凍省之後,宋楚瑜就已經跟李登輝反目,但仍然留在黨內。以宋楚瑜的個性來說,怎麼就甘心這樣被摸摸頭乖乖蹲著呢?所以到了1999年,臨近大選前,國民黨內部提名態勢日趨明朗,理所當然地由當時的副總統連戰出任候選人,而在國民黨內部,仍是希望能夠力拱連戰和宋楚瑜搭檔參選,這才是黃金組合。


但宋楚瑜終於出走脫黨自行參選。他以原有的省長政績為基礎,以勤政愛民和清廉為號召,再加上挑選了本省籍的醫生張昭雄作為副手後,聲勢一路看漲,一度將對手拋在後面,順利地完成無黨籍候選人的聯署。


連宋配破局後,國民黨找了蕭萬長作為連戰的競選搭檔。


在民進黨方面,由陳水扁出馬競選。兩年前,他在台北市長落選那一晚,支持者就拱他出來參加大選。加上1997年他組了一個寶島希望助選團,走遍全台灣為民進黨的縣、市長候選人助選,掀起一股陳水扁旋風。他啟用了當時任桃園縣長的呂秀蓮作搭檔。唯一的小插曲是,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因爭取黨內提名未果,遂也脫黨參選。此外,李敖也決定參選這次的總統,但像徵意義還是大於實質意義。


所以,2000年這次大選,候選人雖然有五組,但實際上,是連蕭、宋張、陳呂三組人馬在對抗。


選戰前期,國民黨幾乎是動用一切資源在為連戰輔選,就如那時當兵的同學好幾個都跟我說,他們那陣子一直都在看《搶救雷恩大兵》(大陸叫《拯救大兵瑞恩》)這部片,看過兩三遍了,輔導長還會暗示:選陳水扁就可能會成為戰爭,大家可不希望戰爭對吧。


陳水扁陣營可也沒閒著,陳水扁當時的文宣戰非常高明,主打年輕改革的路線,又推出了周邊商品,這次新推出的是扁帽娃娃。而當時他的電視廣告可都是名家親自操刀的,無不讓人動容。雖然陳水扁後來做得夠爛,但那些廣告到現在看起來都還是讓人激動不已,有一些甚至被譽為台灣選舉史上最成功的電視廣告,自然這樣的訴求會打動人心。可以說電視廣告成功消除了陳水扁激進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溫情、改革的形象。正如每個廣告人都知道的,不要賣牛排,要賣牛排的嗞嗞聲。陳水扁這次奉行的原則是,不要太賣政策,要賣當選後的美好願景。


終於到了大選前一天,三方各自又在全台各地辦選前造勢大會。當時班上有四分之三的同學都是到陳水扁的場子去,就在學校附近的中山足球場。於是下課後,大家帶著自製的牌子旗子、造勢晚會必備的高音喇叭,還有水和零食之類的,一群人就這樣騎著摩托車往晚會地點去了。一路上,遇到許多也是要到現場去的民眾,大家互相揮著旗子歡呼,旗幟鮮明地合流,搞得跟飛車黨大會師似的。下午4點到了現場,許多人已經在現場搶好位置,等晚上6點晚會開始,真像是演唱會現場。


總之,走群眾路線起家的民進黨對於這種晚會啊活動什麼的,對氣氛控制一直是一流的,總是能把民眾帶到一種很HIGH的集體狂熱境界。某某人士講完了,可能會來首音樂表演,然後再來個台上台下的互動節目,接下來又換下一個人繼續講,反正不會讓人覺得悶就對了。那天晚上的高潮是一人發一根仙女棒,全場十幾萬人同時點起來,璀璨無比,讓人產生一種選給陳水扁台灣未來就無比光明的迷幻感覺。當場大家心情激動無比,我也趁機在這種如見證時代般浪漫的氣氛下抱了心儀的學妹好幾次。接下來,又從台上滾下好幾個巨大的,上面寫著如貪污、腐敗等字的充氣大球,讓現場民眾用手頂啊頂的,一直把這些球頂到場外,代表用人民的力量將這些東西趕出去,哎真是創意無限。


因為中山足球場剛好在台北市松山機場的航道正下方,接近跑道了,而松山機場的末班機通常是10點左右。那一天節目已經進行到晚上11點了,天上卻傳來飛機飛過來的聲音,大家都很有默契地知道,那是李登輝或連戰的專機飛回來了。結果等飛機飛過上空,果然看到那個總統專機,十幾萬人同時歡樂又示威般向著飛機喊叫,不知道當時他們在機上有沒有被嚇到。


反正晚會最後的高潮是陳水扁的演講,但是很多人覺得已經HIGH夠了,所以也不聽完就先離場。半夜12點多了,路上還都是人,看見公車開過來,也不用管是不是站牌,大力地揮著旗子,車子就停了下來。


民進黨在那幾年的選戰很奇怪,只要基調是歡樂的,就會選勝,如果又打悲情牌,一定會輸。但台灣人喔!只有在選舉期間才會那麼瘋狂,一過了選舉日子還不是要照常過下去!這幾年許多人已經不再那麼狂熱了,但是造勢場子有時間還是可以去玩玩的,到現場吃點兒小吃,聽聽演講,乘乘涼,感覺還是不錯的。


選舉的結果是陳水扁獲勝。就在陳水扁幾乎確定要當選之時,參謀總長在電視上宣誓依照憲法會恪守軍隊本分,服從新元首。這段簡短的話非常有意義,台灣從1949年來,首次結束國民黨的統治,政權和平轉移,平穩過渡。


但陳水扁實際上是在國民黨分裂的情況下取得了政權,只拿到相對多數的接近40%的選票,只有合法性但沒有正當性。接著而來的後遺症,都在後來幾年慢慢出現,如統獨對立、省籍矛盾、南北對立等。而陳水扁在任的8年實在做得不怎麼樣,讓許多當初支持他的人極度失望。這一次政黨輪替唯一比較有價值的,可能是造成8年後的再次政黨輪替。民眾知道了自己選票的力量,讓這種輪替成為常態,政黨也會有所警惕。


國民黨選舉失利的當晚,支持者在街上抗爭連續數天,要求李登輝下台。結果李登輝辭去國民黨主席職位,連戰為代主席。翌年,連戰當選國民黨首次黨員直選的黨主席。後來,國民黨內部要求清算李登輝的聲音不斷,李登輝最終被開除黨籍,李係人馬在國民黨內失寵,導致了國民黨的再次分裂。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