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到上海工作


9月,我辭掉做了兩年的工作,去克羅地亞玩了一趟。其實本來的計劃是要穿越整個巴爾幹半島的幾個國家,所以在行前一個月也把市面上能找到的有關巴爾幹歷史及情勢等的書籍全部讀了一遍,本以為這是一次精彩絕倫的苦行記,沒想到,我才剛要離開克羅地亞往蒙特內哥羅去,就在邊境被趕回來了,非常不爽,只好回克國繼續往一些去過的地方,草草結束這次行程,差不多待了一個月。


回來後,剛好有個到上海工作的機會,我就去了,就跟前面說的,自有了第一次到上海的不爽經驗後,對上海一直有種欲求不滿的感覺,非想要在那邊做出些什麼事才滿足。其實另一個原因是,當時有個上海女朋友,所以為愛走天涯啦!但沒想到,到上海後不久反而分手了。


一到上海我馬上就開始工作,所以忙得連住的地方都沒時間找,又不想住公司提供的地方,所以第一個月我都住在青年旅館裡。巧的是與三年多前在上海時住的是同一間房間同一張床,所以對環境也沒有太陌生的感覺,只求一個晚上睡覺的地方而已。當時旅遊的旺季過了,上海天氣也冷了起來,旅館裡冷冷清清,住客不多,幾乎都是來上海培訓的外地學生,曾經有八人間只住兩個人的紀錄。


於是,當時的生活就很單純。我下班吃完飯,或者外面逛一逛,就回來看書,或者跟旁邊的人聊天。住宿的旅客人來人往,也認識不少人,每個人都抱著不同的理由來上海。


有來找工作的人,過了幾天還找不到工作,就悻悻然地離開了。也有來尋求投資方的,找到了還很開心地請大家吃東西。還有來上海旅遊的,每天見他回來興沖沖地告訴大家他今天又去哪裡了。也有人半夜在你矇矓之間住進來,等早上醒來又已不見人影的。當然還有一種人,根本就是喜歡在這里長住下去,也沒有理由。各式各樣的人,有些深交,有些都沒見過長什麼樣子。


印像比較深刻的是一個法國人,他一路騎自行車從歐洲大陸進入中亞,再從新疆下西藏,最後從廣西來到上海。他把那一張大大的世界地圖鋪在地板上給大家看,讓人羨慕不已。


過了一個月,我終於找到一個住的地方,開始了租屋過日子的生活,依然是上班及回家兩點一線。我以前一直很不能理解,為什麼很多人都說他回家第一件事就是開電視,現在我理解了,原來是為了讓孤寂的房間有點兒聲音,假裝熱鬧一點兒。


到了12月31日那天,我帶了一些零食飲料回那個旅館,與當初認識的朋友在房間一起跨年聊天,大家一起聊著自己來上海的理想夢想。當晚,大家還是跟以前一樣,10點半幾乎都睡了。在這裡,晚上也沒什麼娛樂,大家也都不是來玩的,所以都習慣早睡。


到了半夜某時,房間裡每個人的手機都傳來短信聲,我突然意識到,大概是零點整,大家都同時收到新年快樂的短信吧!突然,我心裡不知道哪裡來的一陣心酸:那麼多人現在都還在外面跨年玩著,但在這裡一切都跟跨年無關。接下來,就听到大家開始回短信的聲音,然後,除了窗外的煙火聲,房間內一切又安靜下來。


那是我最後一次去那家旅館。後來,那家旅館也拆了,我每次經過那裡,總還要再望一眼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