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前的今天,國府行政院遷都台北,兩天後,蔣介石自成都鳳凰山機場飛台,從此沒再踏上故土一步。這一幕,即使已經過了一甲子歲月,仍不免引人懷想:當時的蔣介石是什麼心情?是沮喪?悲傷?還是慶幸?透過蔣日記的揭露,吾人終可窺知一二。


     從成都到台北的飛行何其漫長,途中蔣不免心情沉重,以致「假眠三小時未能成寐」。12月10日當天的日記記載:「十八時半抵台北,與辭修同車到草盧寓(按,陽明山招待所)。空氣清淡,環境清靜,與成都灰塞陰沉相較,則判若天淵也。」


     自省一年慘狀 不敢回顧


     然而西南戰況失利的消息不斷傳來,卻讓他寢食難安,惡夢連連。12月23日的日記記載:「昨晚冬至,夜間夢在新建未漆之樓梯,努力掙扎爬上梯底時已力竭氣衰而醒。若此為預兆,前途艱危可知,而成功亦可卜也。」


     當年的最後一天,蔣在日記自省:「一年悲劇與慘狀實不忍反省亦不敢回顧」。而最令蔣感到苦痛且悔之已晚者,乃是「軍隊為作戰而消滅者十之二,為投機而降服者十之二,為避戰圖逃而滅亡者十之五,其他運來台灣及各島整訓存留者不過十之一而已。」道盡飽嘗眾叛親離的苦痛。


     陳誠、孫立人 互為犄角


     1949年1月21日,蔣介石宣布引退。引退前,蔣已為「棄大陸保台灣」的戰略預作布局。1月5日,任命陳誠為台灣省主席,1月18日陳兼任警備總司令。此前,孫立人將軍已經在台灣南部訓練新兵多時。陳、孫兩人一北一南,互為犄角,成為台灣防務的重心。


     軍事之外,財政金融也是關鍵。早在下野前的1月10日,蔣即命令中央銀行將儲備金移往台灣、廈門,由蔣經國、周宏濤負責督運。這批資產,依1949年市值估算,約為5億美元左右。6月14日台灣實施幣制改革,以運台80萬兩黃金作為改制基金,蔣在日記自敘:「此乃最重要之政策,得以實施,為慰。」。蔣的保台布局,至此已大致完備。


     80萬兩黃金 運台作基金


     此時大陸局勢更趨惡化。1949年4月21日,江陰要塞司令戴戎光投共,人民解放軍渡過長江,南京易幟。行政院遷廣州,李宗仁則飛往桂林,拒不赴穗。李宗仁提出六條方案,要求蔣不得再幕後指揮軍政大計,並冀其「暫時出國赴歐美訪問,免礙軍政改革,」作為赴穗的條件。蔣對李的前五條只做了敷衍答覆。至於出國一事,蔣則斷然拒絕,日記記載:「以余剿共之志,如國內有寸土可為我革命立足之地,則余不敢放棄此責任也。」


     除了內憂,蔣還須面對來自美國的質疑與挑戰。8月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中美關係白皮書」,予外界以美已放棄蔣政權的印象,一時之間,人心惶惶。8月12日蔣在日記寫道:「美國對華白皮書之發表,實為我國民族與革命最後最兇之一擊。」


     吳國楨任省主席 美屬意


     隨後,蔣做出妥協,根據鄭介民自美攜回的美方白吉爾上將備忘錄內容,於12月15日任命美方屬意的吳國楨為台灣省主席。蔣在日記記載:「此無異再冒險一次也。」12月31日,美國參眾兩院終於通過「繼續援華方案」,台灣的危局初獲確保。


     至此,風雲動盪的一九四九年總算過去。月底蔣偕家人到日月潭渡假,面對湖光平靜、山色蒼茫的明潭景致,蔣心有所感地在日記寫道:「在此重大失敗之中,亡命台灣猶有自由生活,殊覺自慰。」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