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 10月13日 消息,據英國《每日郵報》13日報道,通常情況下,拍攝射擊照片只需要攝影師站在遠處,用照相機對准拍攝對像並按下快門即可,談不上非常危險。相比之下,美國攝影藝術家艾倫・塞勒卻將整個拍攝過程與極度危險聯系在一起。拍攝時,他的照相機與射擊對像之間的距離只有大約20釐米。


攝影師塞勒現年54歲,來自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他選擇一系列很常見的物體,展示它們被子彈穿透時的爆炸瞬間。塞勒選擇的拍攝對像包括鮮花和水果等常見之物,以及熏肉和玻璃雪球等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物。


塞勒是一名高速攝影專家,他的拍攝過程在暗室內完成,照相機距射擊對像大約20釐米。他使用的照相機采用自制的特殊閃光燈,延遲時間為 1秒。塞勒在描述拍攝過程時稱“已不是危險那麼簡單”。他說:“特殊拍攝裝備就是閃光燈,是根據哈羅德・艾格頓的設計自制的。閃光持續時間大約為5微秒,電壓達到1.7萬伏。這已不是危險那麼簡單,而是一次致命的挑戰。”


塞勒稱:“從步槍發射的子彈以每秒鐘大約 200米 的速度飛行並穿過一道激光束時就會觸發閃光,其原理與走進商店時激光束觸發音鐘一樣。照相機的快門時間被設為1秒,光圈值在9-13之間,具體取決於拍攝對像的反光率。在1秒鐘內,我的一只手要按下照相機快門,另一手則扣動步槍扳機。我利用延遲電路設置閃光時間,子彈擊中目標時閃光也隨之出現。爆炸由擊中目標的子彈產生的衝擊所致。”


在捕捉子彈穿物過程中,塞勒的拍攝對像可謂五花八門,從Bratz玩偶到蘑菇的幾乎一切物體都被他置於照相機前,進而拍攝出最具視覺衝擊力的照片。有時候,塞勒更看重的是拍攝過程,而不是拍攝結果。


在提到拍攝子彈穿透卡門貝干酪時,塞勒說:“在計劃射擊軟奶酪過程中,我的腦海中始終浮現著《巨蟒劇團之飛翔的馬戲團》的台詞―― ‘啊!我們確實有一些卡門貝奶酪,先生……不過有點松軟,先生……’即使拍攝效果並不理想,我也會把照片衝洗出來,這樣就可以引用‘巨蟒劇團’的台詞了。


塞勒指出,秋葵和蘑菇並不是理想的射擊對像,胡蘿蔔則容易失焦。理想的拍攝對像當屬好時巧克力Kisses。他說:“Kisses被子彈擊中後的爆炸效果非常震撼。為了獲得這張照片,我進行了大量拍攝。而糖果卻讓我非常討厭,被子彈擊中後,它們只留下一團粘糊糊的東西。”


在塞勒的子彈穿物攝影作品中,最令人感到驚訝的當屬聚焦常見事物的作品,子彈穿蘿蔔便是其中尤為成功的佳作,除此之外,從當地酒吧買的芥?花生也成為塞勒最推崇的模特之一。他說:“含水物體的爆炸效果具有相當的視覺衝擊力,而干燥的物體則只會爆裂成碎片。如果用術語描述這個過程,應該被稱之為‘流體靜力學衝力’。”


雖然在拍攝中要與步槍為伍,但塞勒對槍並沒有什麼好感。他說:“我有過一把槍,後來將它處理掉了。整個過程令人非常傷腦筋。”


“高速攝影之父”是哈羅德・艾格頓,他出生於1903年,1990年去世。生前是麻省理工學院的一名電氣工程學教授。


 




子彈穿過花朵的瞬間




 



 






 







 



 



 




  塞勒選擇的拍攝對像包括鮮花和水果等常見之物




子彈穿過草莓的瞬間


 


子彈穿透卡門貝干酪的瞬間




在捕捉子彈穿物過程中,塞勒的拍攝對像可謂五花八門,
從Bratz玩偶到蘑菇的幾乎一切物體都被他置於照相機前,
進而拍攝出最具視覺衝擊力的照片。



子彈擊穿巧克力的瞬間




有時候,塞勒更看重的是拍攝過程,而不是拍攝結果。
 


    全站熱搜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