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滴答...噹~噹~噹~...... 午夜的鐘聲響起,玲從夢中驚醒,灰暗的客廳中依稀可見皎潔的月光透射在窗櫺上似乎有個陰影一直在晃動。玲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到客廳看到心愛的老公面無表情的正躺在搖椅上來回的搖動,玲流下了眼淚;老公!您是不是捨不得我而回來看我,你知道嗎?我也很想你!也很愛你!你為什麼要離開我?不管玲怎麼哭訴,老公仍是沒有回應,獨自坐在搖椅上來回擺動。一直到凌晨兩點,玲有點累了,他知道這是老公不該來的地方,請他安息吧!只見玲背起老公沉重的身體往後院方向走去,到了院子裡,只見他把老公的身體輕輕的放進墳前的棺木裡,然後對著老公說:你一路好走,不要再回來看我了!


ki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